枉凝眉

蒋勋乃谦谦君子,眼中的红楼人物个个有情,患严重公主病的林黛玉固然呵护备至,甚至连犯众憎的妙玉,也有本事隐恶扬善,别出心裁替她辩白:“妙玉的不彻底,与其他人物没有那么大的不同。评论家对她苛刻挑剔,或许还是因为她是“尼姑”吧。世俗中男性常有“尼姑思凡”的嘲讽刻薄……”天地良心,我这种既不是评论家也不是世俗男性的普通读者,之所以觉得她非常讨厌,倒与她的职业无关,也从不批判任何思凡思春,完全因为此姝性格的势利和行为的造作,栊翠庵简直被经营成挑客的高级私人会所,见高拜见低踩,华人与狗恕不招待。宅心仁厚的蒋老师说,“她如此嫌厌刘姥姥的脏污,却对黛玉、宝钗这些青春中的知己同伴没有了洁癖”,不正是白鸽眼的极端体现吗,怎么反而当作人品高尚的证明了?还是我们的亦舒明理,单刀直入以“刁钻”形容她的不堪,狠批出家人通过梅花瓣雪水煮茶标榜品味的荒谬行径:“一个人如果执迷不悟地坚持,无可厚非,但也不必嘲笑他人庸俗,生活习惯去到如此疙瘩如妙玉,那真是枉凝眉,终身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