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

陈宇昕(记者)
陈素君(编辑)

前天正好是我工作满五周年,我收到一位前受访者的电邮。去年1月份,他受访登报寻亲,成功找到亲手足以后,送我一束花和几个水果。一年半后,他主动联系并附上两张全家福,告诉我,他与家人相处得不错,哥哥还和他一起做义工。

美国联邦调查局以“马来西亚高官一号”代称那个窃取马来西亚人民至少35亿美金的贼子,我愤而写了好几首诗,加上许久以来的,我从来没有为一个人写过这么多诗!这样一个事实让我痛苦万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