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的心愿

原本每个月定期聚会的这一群朋友,自从有三人升任为祖母后,想要相聚,比牛郎织女还要难。一个饭局,改了又改,改了再改,终于千辛万苦地选定了日子,大家匆匆赶到约会地点,相对一看,发现她们三人都少了过去那种神采飞扬的亮丽,有者还像糜软的油条一样,萎蔫萎蔫的。

阿萱是杂志编辑,酷爱阅读,偶尔也舞文弄墨;然而,应接不暇的编务工作和永无止境的家务琐事,却使她无法尽情享受阅读的大乐趣。陆续选购回来的书籍堆积如山,她总想:等退休吧,退休之后,便可以“为所欲为”了。然而,退休之后,仅仅在书籍浩瀚的天空翱翔了短短一年,初次弄璋的长子便对她说道:“妈,我的孩子,交由您照顾。”长子要的,是母亲一个理所当然的承诺。那一个“不”字,重若秤砣,压在舌根上,无论如何也无法脱口而出。自此,生活又陷入了没完没了的忙碌中。阿萱觉得自己是一个活在饥馑中的人,那一叠叠令她垂涎三尺的书籍,明明近在咫尺,但又伸手难及。她说:“这个孙子还没带大,另一个孙子又来了。等我把他们都带大了,眼力也衰退了。那一叠个好书,也许只能带到天国去读了。”无奈的语调里,曳着的是无法纾缓的焦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