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是到处留点遗憾

关于作者:黄龙翔从事教育研究工作超过20年,近10多年来经常趁海外学术行程之便,规划自由行。他也是影评人和专栏作者。

作者跑过的地方越多,留下的遗憾也越多,觉得细细回味曾经走过的一切美好,才最真实。

对于从事学术研究的我来说,每一回的旅游,哪怕是参加一次学术会议后匆匆的一日、半日游,都是一次跳出自己的小宇宙,跟世界的另一隅(也跟过去的自己)对话的机遇。用眼耳口鼻接触新事物,与自己的既有知识、经验与思维碰撞,重构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与感知。

不同年龄层的旅游攻略

只是,我还是放不下学术工作,不能像许多旅游达人一般地放空几个月或几年,去浪迹天涯海角。打从我28岁时第一次到巴黎、伦敦自助旅行至今,无数次的自由行大多是学术行程前后的宠宠自己,只有两回是真正纯粹的自助旅游行程。为此,我曾记下对旅游的感觉:“年轻的时候,有时间、有体力,钱不够用;现在,手头较宽,没时间,体力开始下降;退休后,有时间,没体力,怕是钱又不够用。”此事“古”难全。

所以,在不同的年龄段,不同的条件限制,我做了不同的旅游攻略。年轻时跑英法、意大利,在最短时间内用最经济的方式跑最多地方;路可多走,吃得随便(都为省钱)。中年时比较舍得花钱,较看重行程的质感,也发现品尝当地美食、体验人家的生活一样重要。

可孤家寡人独个儿上路也有其局限。很多开销因一人使用而省不了钱,有些地方一个人去不能体验。如最近去扬州,听说老字号富春茶社有正宗扬州小吃,叫出租车去,司机笑问:“你一个人去富春茶社吃?”我被“茶社”二字忽悠了,以为可独个儿泡茶吃几款点心,到那儿才发现全是一大桌一大桌的食客叫餐馆分量的菜。

后来在附近找到一家连锁中式快餐店,叫了扬州炒饭、烫干丝、两份扬州烧卖和两份桂花糕,发现服务员们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我。原来烧卖的分量不是像港式烧卖那样可一口呑下,而是如小包子那么大;桂花糕也是好大一块──我一人叫了差不多三人份的食物!一个人叫菜就是难做到既要多样化,又要控制分量。

少跑一两个非常想去景点

可要寻找合拍的旅伴也不易,不能想去哪就去哪。六年前跟三位女同事去杭州开会,会前周末游上海。我原本规划好自由行程,她们也答应参加,去了那儿却自顾自地“慢活”享受人生,我一个人自己跑行程。四年前跟三位克罗地亚老外朋友一起游日本关西,三人的年龄全都小我10岁以上。还好跟我一样爱密集跑景点;可当中有一人晚上又爱拉我们去泡酒吧,结果每天早上6点起床,凌晨1点多才能一起回酒店。几天下来,我几乎撑不住(平时习惯11点上床)。

所以,自由行的规划和实践,就是一门如何依据自己最想体验的东西,把手头上的旅游资源(时间、金钱、体力,有没有旅伴或当地友人等)最大化的艺术。可是,几乎每个行程都会少跑一两个非常想去的景点。如半年前去蒙古,本想提早一晚到草原上去住蒙古包过夜,却因为当天的工作赶不完而取消,只能第二天早上去草原意思意思逛逛。上个月去南京,原本规划跑总统府,周一去时才发现人家逢周一休馆。两次都因为是在当地逗留的最后一天,再没调整行程的余地。

曾在另一个行程中,带我出游的当地友人安慰我说:“留一点遗憾,以后才会想再回来。”只是我跑的地方越多,留下的遗憾也越多。还是细细回味曾经走过的一切美好,才最真实。

自由行的规划和实践,就是一门如何依据自己最想体验的东西,把手头上的旅游资源(时间、金钱、体力,有没有旅伴或当地友人等)最大化的艺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