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旅图

关于作者江燕玲,自由写作人,自在画家,彩墨画及书法班导师。喜园艺泥手栽花,爱游历。

起初我以速写本慢作线描速写,尔后发现男女老少在祭祀仪式告一段落时,都很乐意当我的速写模特儿。

我的旅游可说很纯粹,我可为了踏青赏花而出游,也可为了画人物素描而屡次旧地重游。

峇厘岛绿油油的广袤稻田怡

人心目,丰富多彩的节日庆典上,虔诚的印度教信徒一律盛装打扮,不论男女,鬓上多簪花,妇女头上顶着祭祀神灵的鲜花果品,别具特色。起初我以随身带着的速写本慢作线描速写,尔后发现男女老少在祭祀仪式告一段落时,都很乐意当我的速写模特儿,于是带了折叠厚纸皮当画板,用碳笔、宣纸作人物慢写,约15分钟即告完成。画成后让模特儿在宣纸上签名留念,然后抓一把有备而来的糖果送给他,小孩则另送一支铅笔。小小友善,皆大欢喜。

犹记得十余年前在寮国乡村送糖果,小孩从未吃过,不识糖果为何物!有次和朋友们在缅甸村庄给儿童派糖果,惹得全村人出户抢夺,尘土飞扬,吓得大伙慌忙逃离……

为舞娘重游峇厘

峇厘小乡村静谧的午后,瀑布清泉常有妇女赤身露体地洗浴、洗衣,不理路人的眼光。记得梯田里有个峇厘岛老妇斜倚凉亭闲憩,我即刻打开折叠椅,准备画速写,一个同行画友拉拉衣衫,示意老妇褪下上衣,老妇果真照办,让大伙悠闲地画了张半裸素描。其实峇厘岛早期妇女只着纱笼,袒露上身,乡间闷热的午后常见老妇延续这一习俗。这也让我萌生了聘请当地女子当人体模特儿的念头,以支付新加坡女人体模特儿同样的酬劳,请了餐馆一个气质淳朴娴静的年轻舞娘入画。为了画她而三次重游峇厘海边村落。第三次到访时发现那村庄餐馆夜间舞蹈改由两个女童取代,原来那美目顾盼的姑娘已嫁人去了!虽感若有所失,却默默祝她幸福。

峇厘岛的酒店及乡间民宿皆灯火昏暗,享用了情调晚餐后,就悄悄把房里的昏灯换上自备的明亮灯泡,在唧唧虫鸣,呱呱蛙声的静夜里,取出白昼的画作,稍加润饰并记上日期。外子擅于写生,雅号“陈写生”,他执教于南洋艺术学院时,我们只能趁学校假期旅游写生,多年前他卸下南艺教职自营工作室,出游的时间就自由多了,而他的许多佳作,皆为旅途“旅图”。

大牛挨近把篮子当草来吃

“旅图”之行若有三几良朋画友同往,乐趣倍增。辽阔的梯田,五味杂陈的贩猪市集,都是吾人停留之地。慢作旅图,旅游的步伐缓慢,享受作画时心无旁骛,凝神专注的气静神闲。

尼泊尔和印度都是极富特色的地方,人物轮廓明朗画意甚浓,在印度游走于名胜古迹,提着一个放画板宣纸的草织大篮子,竟有大牛挨近把篮子当草吃!周边小松鼠毫不畏惧,跳上掌心吃花生。

曾在恒河度过灯节,即印度教徒屠妖节,恒河边餐馆尽是素食,入乡随俗茹素十余日,蔬菜是磨成糊状的菠菜和炸得香脆的秋葵。

在河岸、街边、庙宇,画了许多不同阶层的人物。圆圆围坐,用灯盏、碎花诵经祭神的妇女,纱丽服饰靓丽,发髻上雪白茉莉香飘。也遇见众人迈着沉重脚步,扛着橘红色彩布裹着;串串美丽花环绕着的;完结了此生的轻盈灵魂来到圣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