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爸爸去旅行

只怕父母不健在的时候,回想起来,你的记忆中是完全没有跟父母出游的画面,有的可能只是你小时候他们带着你出国旅游的残存片段而已。不思量,自难忘。

我的岳父今年82岁,虽然患有糖尿病多年,但他的生活作息和饮食习惯都非常健康,血糖受控,精神奕奕,思路清晰。所以当他说要去广州探亲时,我们都没有反对,一是我老婆和姐妹会一路陪同;二是他要去跟他的三哥相聚,这个三哥今年85岁,住在黑龙江,前几年来过吉隆坡,人很硬朗,样子看起来比我的岳父年轻,老婆说他不敢乘搭飞机,所以这一次就坐了40个小时的火车,从黑龙江去到广州,就是为了见一见这一位来自南洋的弟弟。

三是岳父因为护照出境的问题,整整30年没有出过国,这一次移民局批准了申请,岳父喜出望外,他二话不说,决定前去中国,他老人家虽然是在马来西亚出世,但是他的心却一直都向着中国,他临出发前,还跟我分享他在80年代曾经去过北京旅游,言语之间,他对这块神州大地有无限眷恋。

在广州的13天,老婆断断续续地传来许多照片,一路上老婆用手机记录下岳父的一举一动,像他活泼地在广场上跟一群大妈起舞,他跟三伯总是靠得很近地在聊天,他风骚地在漓江上撑着扁担拍照……只是通过照片,我感受到岳父澎湃的感情,几乎每一张照片他都是带着笑容的,这是难能可贵的,自从岳母离开后的这几年,我好久好久都没有看见他那么的开心了。

万水千山隔不开血浓于水

有一天老婆又传来一个视频,画面上我看见岳父在教着三伯弹钢琴,老婆说:“爸爸很用心地在教阿伯弹琴,弹的曲子是《友谊万岁》。”我看见老婆的短信,心里揪了一下,两兄弟纵然分隔万水千山,但是却隔不开血浓于水的感情,老婆还说:“爸爸几乎连一分钟都离不开阿伯,两个人好像有谈不完的话题。”这是可以理解的,一世人两兄弟,难得团聚,当然要珍惜每分每秒,因为若要下次再见,也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所以,那天岳父从广州回来后,他就拉着我分享他在那儿的快乐时光,他说:“真的是很奇妙,我一踏在那黄土地上,就有一种回家了的感觉。”最后,他还说了一句:“如果还有机会,我要再去一次。”我以为他想重游北京,因为上次他去天安门广场却没机会参观毛泽东的陵墓,他的心一直都念着,但他却说:“我想去福建。”我恍然一悟,岳父是福建人,他对于自己的根,仍然带着千丝万缕的挂念。

我也问他最想念广州的什么?美食?美景?我以为他会说是三伯。

“我想念的是广场上在玩耍的孩童,他们蹦蹦跳跳的,很可爱,很活泼。”我想,他是开心看见中国的未来希望,那是一种最美丽的想念。

共同拥有的难忘回忆

看见岳父满载而归的快乐,我觉得这一次出游除了圆了他老人家的心愿之外,也成了他跟三名女儿共同拥有的难忘回忆。我常说,我们年轻一辈都喜欢旅游,这里去那里去,大部分都是跟朋友、跟爱人或跟自己的家庭,但很多时候都忘了带着父母同往,或是从没想过为他们计划一个他们向往的旅游。其实,只要机会还在,只要有心达成,这会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只怕他们不健在的时候,回想起来,你的记忆中是完全没有跟父母出游的画面,有的可能只是你小时候他们带着你出国旅游的残存片段而已。不思量,自难忘。

从广州回来后的两个星期左右,我在公司工作时,突然收到老婆传来的一个视频,我打开一看,眼泪不禁掉落,我看见三伯的背影,他正在弹着钢琴,幽幽地弹着《友谊万岁》,虽然琴音不大流畅,但却是我听过的所有版本中最动人的一次演奏。

关于作者:在马来西亚各大报章杂志撰写专栏二十多年,曾任编辑和记者,也担任过杂志主编、电视节目主持人和电台DJ,现是广告创意人。不是异乡的陌生人,游历过三四十国家,喜欢的地方,常会重复到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