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定点的四季人生

 关于作者陈芝莲,热爱当一名天涯浪人。依然是个追梦者,朝更多地方探索出发。

52旅游达人手记

如果说名古屋是深深的爱恋,开罗是一生一次的短暂激情,珀斯则是细水长流的老伴。

如果说要我从今以后只能留在同个地方,住在一个国家,我想这对我而言好比天使失翼,被贬入地狱。

近十年来,游览了32个国家,也因为丈夫的工作而成了“伴公妇人”,在三个国家生活,不知不觉开始迷恋异国的四季分明,当季的食饮花草。在那些不一样的国度,天天都有新发现、新认识。

三地之一:名古屋

名古屋位于日本中部,虽然位置就在两大城市东京和大阪之间,却常被人们遗忘。它不是一个亮眼热闹的城市,但这麻雀小市却富含日本东部和西部的交融特色。住在这里时,平日可以轻松安全乘搭地下铁和电车,到每个角落走走、拍照。周末就和丈夫一起游车河,到处跑,发现一些连当地人都没去过的地方。

在中部最北的夏天,能登半岛(Noto Peninsula)到处都开着又大又圆的紫阳花,当地人也自豪地推广着传统漆器。在还没有新干线到达之前的金沢,见过那被雪覆盖的巨大拱门,也吃得到冬季鲜嫩的黑喉鱼。就因在杂志上偶然看到黑溜溜的松本城,我们也到了那儿,赏了乌城旁的春樱,吃了信州荞麦面和具争议性的马肉刺身。随着早秋的凉爽,我们到了附近的岐阜,乘小船在清澈的木曽川上参与自古流传至今的鸬鹚捕鱼活动。日本的春夏秋冬这辈子都玩不够!

三地之二:埃及

转眼间,就和最爱看的综艺节目《秘密的县民Show》里那对夫妻一样,被派往埃及。生活方式和日本截然不同,又正好遇上了“阿拉伯之春”发起的“埃及革命”,习惯了自由自在、任意出门的我,一下子成了笼中鸟,还真有点不适应。庆幸的是,那时的我喜欢宅在家里,做个标准黄脸婆,天天做饭,追电视剧和看书。

一年只下六天雨的开罗,夕阳是我见过最美的。虽说埃及给人的印象离不开沙漠和金字塔,但它其实也有四季。春天的大街上,可看到高大的蓝花楹,将平日沙色风景染成一片紫色。躲在有阴之处,夏天的酷热也不太难过。秋冬是一年之中最好出游之季,我们趁机巡游了尼罗河,摸了摸千年默立的金字塔,实现了小时幻想中的探险家梦。

三地之三:珀斯

位于澳大利亚西部的珀斯是大家常去游玩的地方,这成了我们的下一个家。移居前也曾去过珀斯,当时认为这个占据全澳三分之一面积的州无趣、慢拍,交通不便,须开很久的车才能抵达。习惯24小时营业的快板生活,觉得店家黃昏5时30分打烊就变成死城的日子,十分约束。

不过,这样的生活方式迫使我们放慢脚步,活在当下,享受大自然。工作虽忙,应酬更多,可是当地人都以生活为主。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不再是遙不可及的都市传奇,而是生活方式。

因为气候和开罗相似,只是南北半球顛倒四季,所以相当容易适应。当10月之春到来,人们远足赏野花。圣诞餐改为后院或海边的正夏烧烤会。秋,则到西澳北部的埃克斯茅斯(Exmouth)来个自驾游,浮潜找蝠鲼和鲸鲨。冬天陶醉在珀斯的雨天,品尝美食美酒。

如果说名古屋是深深的爱恋,开罗是一生一次的短暂激情,珀斯则是细水长流的老伴。世上还有太多碰不到的“恋人”,玩不完的国家,这辈子真的没有办法定点不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