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新西兰看沙望海

雷恩加角、90英里海滩和蒂帕基溪沙丘是新西兰北岛的旅游景点,各具特色,作者最近到上述三地看沙望海。

新西兰是个四面环海的国家,国土面积约为26万8021平方公里,由北岛和南岛以及许许多多的小岛组成。地形狭长,所以新西兰的任何一个地方距离大海都不超过130公里。

这趟,我们沿着海岸线的公路到北岛走一趟沙和海之旅。

雷恩加角:新西兰最北端

雷恩加角(Cape Reinga)是游客可以抵达新西兰的最北端土地。再往北是新西兰国家科学研究保护中心,不对外开放。新西兰的土族是毛利族,“雷恩加”(Reinga)一词源自毛利语,意思是“阴间”。在毛利人传统的信念中,雷恩加角是人死后灵魂进入阴间的地方,在海角的最北端有棵树,灵魂会从山岬中跳到这棵树的树根,再从那里跃进海中,随着海水回返祖先的家园。传说归传说,今天的毛利人相信不会有这样的举动。

雷恩加角最著名的建筑物就是那座建于1941年的白色灯塔,用来引导来往船只航行。一般上,灯塔有通信设施,可供管理员居住,如今这灯塔已经完全自动化,无需人来看守。灯塔旁有个指示牌,上面有从灯塔到世界各大城市的方向和距离。我抬头向上望,没有新加坡,真希望有朝一日,新加坡这个小红点也能够榜上有名,成为世人敬仰的城市国家。许多游客都喜欢在灯塔下留影,心里喜滋滋地证明自己来到新西兰的最北端。

雷恩加角的东部是太平洋海域,西部是塔斯曼海(Tasman Sea),地势比海平面高出许多。那天天气晴朗,我们居高临下,占尽了天时地利,只见两股海水在此处交汇,西边的塔斯曼海水浅蓝中带点绿色,近乎孔雀蓝,东边的西太平洋则呈深蓝色,中间的交接线形成了一环白色弧形的浪花。当两股海水冲撞时,构成了旋转式的水花,我把它想象成华尔兹,姑娘们美丽的衣裳随着圆舞曲的节奏绕着小伙子们旋转;同行者当中,有人认为那是天地间另一种阴阳交合的体现。瞧!人类的想象力是那么丰富,又是那么罗曼蒂克。

20171012_lifestyle_nz1_Large.jpg
雷恩加角的东部太平洋海域和西部塔斯曼海的交界处,形成了一环白色弧形的浪花。隐约还可看到毛利人传说中招亡魂的那棵树。

90英里海滩:望不见尽头

90英里海滩(Ninety Mile Beach)这个名字取得好美,让人一读就知道,这里海滩的长度是人的眼睛无法看到尽头的。它位于北岛奥波利(Aupori)半岛的西岸,面对着塔斯曼海,和雷恩加角是在同个风景线上。

20171012_lifestyle_nz2_Large.jpg
雷恩加角的海湾,碧蓝的大海和天空,水天一色。

游览90英里海滩有许多种方法。有人直接驾了车子在沙滩上奔驰,考验开车技术的同时,又享受在海滩上飙车的快感。这种车子性能要特别好,动力强又能防水防锈,驾驶员要有责任感,注意海滩上的游人,最重要的是要记得买保险,万一出了状况,个人可担当不起。

我们选择步行。从停车场到海滩,要走过许多大大小小的沙丘,路边告示牌告诉我们:塔斯曼海强力的海浪,把沙冲到岸上,海风经年累月地把沙粒刮起,吹移一段距离之后再落下,这时碰到了障碍物如大石头、植物等,阻止了气流,使沙子在顺风一侧堆积起来,天长地久就成了沙丘,连绵的巨型沙丘就成了沙山,这里的沙丘就是从前潮水留下的痕迹。我一面走一面想:水和沙争地到底谁会赢?

走着、想着就来到了90英里海滩。抬头一看,哈!延绵无尽的海滩让人眼前一亮,波澜壮阔的海面,一波逐一波的海浪,一波又比一波来势凶猛的浪头,真叫人叹为观止。海浪的狂野令站在天地间的我,感觉到自己十分渺小,面对着大海,让我思潮起伏的不仅仅是“天连水,水连天”的色彩和景致,还想到大海的沉稳,以及海纳百川的那种宽容胸襟。

回头看岸边,有游人在戏水、踏浪、捡贝壳,海滩上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贝壳,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非常吸引人。再向海上望去,竟有人在波涛中垂钓,我只感觉那人像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这样的风,这样的浪,能有鱼吗?身边的老林提醒我:“别这么早下定论,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和定力,他可能钓得到大鱼。”我听了,点点头。是的,有这样的可能。

20171012_lifestyle_nz3_Large.jpg
海阔天空,任我独钓。

蒂帕基溪沙丘:顺沙坡往下滑

20171012_lifestyle_nz4_Large.jpg
将身子俯伏在滑沙板上,沿着金色的滑坡滑下来,惊险但有趣。

无穷无尽的蒂帕基溪沙丘(Te Paki Sand Dunes)是90英里海滩上另一道亮丽的风景,身子俯伏在滑沙板上,从高处顺着沙坡的斜度往下滑,那种快感是人生一大乐趣。这里的沙细如粉又不带沙砾,适合赤脚步行。然而,要在细如粉的沙坡上行走,是非常考耐力和体力的。这和爬山不同,山的土地坚硬,一步一个脚印不怎样费力。可登沙丘就不一样了,细如粉的沙软绵绵,左脚一踏上沙坡,就陷进去了,好不容易把左脚从沙地里拔起,右脚又陷入沙里了,再加上沙子经过太阳曝晒后是炽热的,非常烫脚,真是一步一艰难呀!年轻人上沙丘都得费九牛二虎之力,何况是我这个老乐龄,更是难上加难。看着年轻人从沙丘顶上沿着沙坡滑下来时的刺激,以及战胜大自然的那种满足感,真叫我羡慕。

20171012_lifestyle_nz5_Large.jpg
走在细如粉的沙坡上,非常考耐力和体力。

这一趟新西兰之行,阳光、海水、浪花和沙,至今还叫我回味无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新西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