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法下被扣留10日 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获释

吉隆坡警方刑事调查主任鲁斯迪说,玛丽亚陈昨日下午约4时30分获释。玛丽亚陈说警方释放她时并没说明理由,仅说是“上头的指示”,且表示会继续调查她。

(吉隆坡综合讯)马来西亚维权组织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在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SOSMA)法令下被扣留10天后,昨日终于获释。

吉隆坡警方刑事调查主任鲁斯迪说,玛丽亚陈昨日下午4时30分左右获释。

玛丽亚陈的亲密战友——净选盟前联合主席安美嘉在警察总部迎接玛丽亚陈,并乘车返回灵市住家。安美嘉说,她本来是要到警察总部协助玛丽亚陈录口供,没料到警方会释放她。“我们真的惊喜万分,如释重负。”

玛丽亚陈在家门口对记者说,警方释放她时,没有告知她获释的理由,仅说,“这是上头的指示”,且表示会继续调查她。

她说,她下午约2时受警方指示收拾个人物品,然后蒙着眼走过一道长地道,被带到一间办公室盘问,过后被告知将被释放。“我完全没有料到会获释,这太令我感到意外了。”在国安法令下,警方可未审先扣长达28天。

她说,警方对她的口供并不满意,包括净选盟账户、全球净选盟,以及关于这个组织跟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的关系。“他们认为,我们依然有瓜葛。”

警察总长卡立早前说,警方逮捕玛丽亚陈是要调查净选盟与索罗斯旗下的开放社会基金会(OSF)的关系,而无关净选盟5.0大集会。

玛丽亚陈感激支持者每日在独立广场展开声援烛光会,并表示这可能是她获释的原因,因此她将前往独立广场向支持者道谢。

她下午5时许一抵家门,其父亲及三名儿子都兴奋不已,一家人抱成一团。

警方每天分两轮盘问每次逾六小时

追述她的10天扣留生涯时,她说,她本月18日净选盟5.0大集会前夕被捕后,双眼被蒙,被带去不明地点的女性囚室单独禁锢。“该小囚室可隔音,且没有窗口,天花板的灯24小时亮着,人在囚室,完全失去时间观念,累了即睡,间中也曾在梦中被人唤醒去录口供。”

她说,在开始扣留的四天里,警方每天分两轮来盘问她,每次时间超过六小时,但过后时间缩短,大约是上午9时30分至中午12时30分,之后让她用膳,下午约3时至6时则继续录供。

她说,警方盘问的问题每天千遍一律,都是围绕在净选盟课题,如活动、帐目、资金来源、谁是净选盟社交媒体面簿及推特的负责人、面簿及推特密码。

她说,她因患有背痛,无法在硬床入睡,在人权委员会来探访她时作出投诉后,警方次日即提供她床褥及背单。

她声称自己被警方如恐怖分子般来盘问,无论如何,她不曾受到任何肉体虐待。

热词 :

净选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