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与企业推动鼓励 印尼更多农民弃烧芭防林火

印尼当局近年来加强执法对付涉及烧芭的企业,加上有些企业与地方政府合作推行计划鼓励人们放弃省钱的烧芭辟地法。这些计划已经初见成效。

(珀拉拉万讯)印度尼西亚的林火与烟霾问题周而复始,受苦最大的其实是当地居民。当局近年来加强执法对付涉及烧芭的企业,不过也有些企业与地方政府合作推行计划鼓励人们放弃省钱的烧芭辟地法。这些计划已经初见成效,参与的村落越来越多,这些村子周围的林火也大幅减少。

廖内省珀拉拉万县(Pelalawan)朗甘村是参与“农村无火患计划”(Fire-Free Village Program)的村子之一。31岁防火队长伊赫桑对《雅加达环球报》说,2015年烧林垦荒造成的浓重烟雾笼罩了他所在的村子,他家中多人患上严重的呼吸道疾病。

他说:“我的大儿子无法呼吸,必须紧急送院。我记得当时火势很大,村里只有一条路可以通往镇上去,我们走投无路,连呼吸都很困难……我后来加入“农村无火患计划”,因为我在乎我们的环境。”

当时的烟霾不仅影响廖内省,还扩散至新马等东南亚国家,引发区域环境灾害。

纸浆制造商亚太资源国际公司(Asia Pacific Resources International)2014年试行“农村无火患计划”,2016年正式推出。其成效显著,2014年至2015年参与农村被火烧毁的土地大减90%,参与村落从最初的九个增至20个,今年料会有更多村子加入。

“农村无火患计划”去年来到朗甘村时,只有伊赫桑一人应聘成为小队长。他说:“有些人认为这是个无利可图的差事。”

育有两个孩子的伊赫桑原是一所小学的合约教师,每月工资仅140万印尼盾(约合148新元)。事实证明他改行是对的,如今他的收入比之前多了一倍有余。

参与防林火计划 向村民灌输停止烧芭

伊赫桑每天在村里巡逻,向村民灌输停止烧芭、预防林火和地面火的重要性。不过他坦言,这个任务吃力不讨好。“有一回我劝一个渔民小心看守他的篝火,他竟拿起砍刀威吓我。”

伊赫桑接受过为期三个月的职业训练,内容包括了解烧芭的危险性以及烟霾对人体健康构成的危害、掌握基本的灭火技术、尽速与有关当局进行协调工作。

“农村无火患计划”还特设奖金奖励积极防火的村落,奖金最高可达1亿印尼盾(约合1万新元),用于村内设施开发。参与村落的防火表现由独立委员会评估,奖金多寡视达标程度而定。

朗甘村村民多务农、打鱼或是在当地种植园和矿场打工。这个占地1万1700公顷的村落去年发生地面火的面积少于2公顷,为此获得半数即5000万盾的奖励金。

村长乔哈瓦扎指出,地面火不仅由农民烧芭引起,有时候渔民生了篝火过后没有完全浇熄,地下仍有火在闷烧,不及时扑灭足以引发火患。

他说,宣导防火意识再加上防火队长的日常巡逻有助于防范意外火患。

该村将利用所获的奖励金添购灭火配备以及整修村内清真寺。

“农村无火患计划”提倡可持续农耕方法,亚太资源国际公司会向参与村落提供农耕设备协助农民以非烧芭方式清理土地。该计划也开发了一套烟霾监控系统,利用先进配备和科技实地采集和综合相关数据。

珀拉拉万县瓜拉多兰村的防火队长赫米表示要改变当地人的烧芭习惯不容易。他坦言自己曾是烧芭者,后来意外烧了邻居的土地,须变卖家当赔偿近2000万盾之后,他才吸取教训,停止烧芭。

赫米当上防火队长后,积极劝说亲友切勿重蹈其覆辙。

去年瓜拉多兰村获得“农村无火患计划”颁发部分奖金,同样将用于改善公共设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