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农民弃耕稻养虾致富 环保人士:破坏生态或难持续

(蓄臻法新电)长期以来,湄公河三角洲是越南主要的水稻种植区,但是如今越来越多农民逐渐舍弃种植水稻,转而靠养虾致富。不过环保人士警告,越南养虾业破坏了生态环境,最终或难以维持下去。

54岁农民唐云阔戴着一只闪闪发亮的金表和一枚粗大的金戒指,看起来不像是一般农民。他一边喝着米酒,一边炫耀自己的预期收入。他原本以种植水稻、洋葱和养鸭为生,直到2000年开始养虾,生活就此显著改善。

唐云阔说:“养虾可以带来非常高的收入,什么都无法跟养虾比。”他预计今年的养虾收入可高达10亿越南盾(约合6万新元)。在越南,这无疑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当地米农一般上每月仅能赚取100美元(约合137新元)。

上世纪90年代,海平面上升导致海水倒灌进入湄公河三角洲,丰富的虾群随之而来,再加上欧美地区对虾的进口需求不断上升,部分精明的农民意识到虾类养殖的条件已经成熟。时至今日,湄公河三角洲养虾业的规模已达到数十亿美元。

养虾业创造的财富也改变了唐云阔所在的朔庄省的面貌,新铺设的公路上,电单车取代了脚踏车,道路旁用钢筋水泥建起一栋栋多层民宅,这在上一代人的眼中是完全无法想象的。

唐云阔说:“现在一切都发展起来,我们有了机动车、修了公路,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他用养虾赚来的钱为家人盖了三栋房子、买了好几辆电单车、给女儿办了风风光光的婚礼,还收藏了价值数亿越南盾的古董。

养殖虾出口高达30亿美元

 

越南去年养殖虾出口总值高达30亿美元。唐云阔说,养虾的经济回报丰厚,即使收成不佳,也胜过种植水稻。不过,他承认养虾在某种程度上犹如赌博,比如他的养虾场不时会受到水质污染和疾病入侵的困扰。

有环保人士警告,湄公河三角洲高密度虾类养殖带来的收益可能难以持续。如今,水质污染和水产养殖病害已开始影响养虾收成。与此同时,大片红树林被砍伐以让位给养虾场,这使到当地更直接受到风暴袭击,而气候变化也导致海平面持续上升,一场更大的自然危机正在酝酿中。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湄公河三角洲项目经理怀亚特说:“这(养虾业)是不可持续的。”该组织鼓励越南农民保护红树林,并在养殖过程中停止使用有害化学物质,如此一来,当地出产的虾类可被评定为有机食品,从而获得5%至10%的额外卖价。

越南政府希望从出口养殖虾赚取外汇,但也深知养虾的风险,因此并未在湄公河三角洲全面发展养虾业,反而投入了数百万美元,将种植水稻的淡水区隔开,以确保越南继续维持稻米产量,确保稻米自给自足。

美国康奈尔大学博士研究生戈曼指出:“他们(越南政府)试图在出口创汇和经济发展之间穿针引线,但同时也不希望因此牺牲长期食品供应保障。”

为此越南政府在政策上既发展养虾业,也保护水稻种植业的长远利益。比如,在部分地区,政府鼓励农民半年养虾、半年种水稻,然而农民们却更倾向于放弃水稻种植,完全投入养虾,赚取更多钱。唐云阔有两块地,一边是淡水池塘种米,另一边是咸水池塘养虾,不过他说:“如果种米那边可以养虾,我会非常高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