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柔佛战场决生死

号称代表马来西亚百万华人的马华公会,在2013年大选只赢得七个国会议席及11个州议席,被讥讽为“7-11便利商店”。

在这七国11州席位当中,仅一国二州是华族选民居多的选区,导致马华在华社的代表性备受质疑,在执政联盟国阵内的地位也江河日下,甚至遭巫统部长公开呛声“民主行动党才是华社老大”。

面对地位不保的危局,马华只能背水一战,尤其必须保住上届大选在柔佛州赢得的四国二州,但残酷的现实是:上届大选在柔佛州赢得四国13州的民行党,已将柔佛州视为前线州,早已放话将在来临大选派遣强将挑战马华。

来临的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可谓是马华与民行党的终极对决,马华将浴火重生抑或遭赶尽杀绝?民行党会否再次势如破竹,高奏凯歌?

选举结果不仅攸关两党荣辱,也势必牵动马来西亚多元族群政治的走向。

去年11月,马华在常年代表大会上矢言一雪前耻,痛击“邪恶联盟”(指在野的希望联盟) ,让马华重获新生。

马华把那场大选前最后一次的代表大会变成誓师大会,高喊“同志齐心,其利断金,战、战、战!”的口号提升士气,因为马华很清楚,来届大选已无退路,如果无法重获选民支持赢回失去的议席,甚至保不住七国11州,马华将沦为一个可有可无的政党。

马华要重新赢得支持,尤其是华人的信心与选票,就必须清楚当初自己是怎么输的。只有对症下药,才有机会反败为胜。

20180408_news_myge1_Large.jpg

国阵老大哥巫统坐大 马华“敢怒不敢言”“当家不当权”

刚在3月庆祝创党69周年的马华,自马来西亚独立以来就以华社代表的身份在政府内做事,多年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因此一直都有一定数量的支持者。但国阵的“老大哥”巫统长期一党独大,在国家经过争取独立、独立初期的建设与发展等风雨飘摇时期、进入稳定期后,巫统开始出现党内权斗。而作为一个马来政党,当内部出现斗争,想要争取基层的支持,就必须以马来人利益至上,但这在多元种族的马来西亚,很容易就一不小心走上种族主义的道路。

在这个时候,对于相对少数的华族而言,希望看到的是本身的利益不受侵蚀,同时希望政府一视同仁对待所有马来西亚公民。然而,马来西亚先是有一个强势的首相马哈迪掌权20多年,后来国阵特别是巫统又于2004年大选时,因为新首相阿都拉的效应而大胜,致使巫统在国阵内越发坐大,一些巫统领袖更是态度狂傲,经常不顾其他族群的感受发表一些种族言论,引起非马来社群不满。

面对这些傲慢的巫统领袖,不时成为“箭靶”的华人希望马华挺身而出,维护华社,但马华总是以“内部沟通管道”处理问题,却没有显著效果。看在华社眼里,马华就落得一个“敢怒不敢言”“当家不当权”的形象。

上两届大选 华社用选票教训马华

在上两届大选中,华社终于用选票表达对马华的不满。2008年大选,国阵受到“政治海啸”冲击,其中马华只赢得15个国会议席和31个州议席,比2004年大选的31国76州锐减大半。到了2013年大选,马华所得席位再度减半,只赢得七国11州,是马华有史以来成绩最差的一次。

对此,政治评论员谢诗坚表示,马华如果继续“沉默”“转弯抹角”或“欲言又止”,将难挽回华社的心。以最近发生的“巫统攻击郭鹤年”事件为例,马华没有在第一时间为郭鹤年辩护;尽管后来马华部长在内阁会议中替郭鹤年说话,但率先挑起此事的巫统部长纳兹里始终没有公开向郭鹤年及华社道歉,还反呛马华无权就此事代表华社要求他道歉,再次令马华形象受损。

马来西亚一些网民就调侃说:“有巫统这样的朋友,马华还需要敌人吗?”可马华如今的问题是,它不但有巫统这样的朋友,还有在上届大选中赢得超过八成华族选民支持的“神对手”民行党!处于如此境地,马华惟有破釜沉舟,才有机会战胜对手。

来临大选 马华创党以来最重要战役

20180408_news_myge2_Large.jpg
马华去年在常年代表大会上喊出‘战、战、战’的口号提振士气。(马华面簿)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去年在党代表大会上,带领全场超过1600名中央代高喊“战、战、战”提振士气。确实,来临大选是决定马华命运的最重要战役,它既是生死之战,也是荣辱之战,而最关键战役,非柔佛之战莫属。

其实早在2013年大选之前,马华就提出该届大选是其“不成功便成仁”的生死战。结果是马华经历了血战后只赢得七国11州的席位,还因此遵守时任总会长蔡细历选前的承诺,即“成绩差过上届大选就不入阁”。那也是马来西亚有史以来首次内阁中没有马华代表。

作为多元种族国家,内阁没有华人代表,尤其是马华代表,十分不妥,首相纳吉后来委任了马华仅存的几位国会议员,包括廖中莱和魏家祥出任部长,令马华不至于丧失政治地位。

正因为上届大选输得如此惨烈,马华本届大选压力更大;它必须全力争取丢失的议席,或至少必须保住现有的七国11州,否则马华这次很可能就走入历史,结束其执政党的生涯。

马华要浴火重生,除了必须抵御外敌,更重要的是内部不能乱。马华过去经历多次党争,残留的派系问题不曾彻底解决,是该党最大隐患。

马华之前宣布了多名准候选人后,地方派系问题开始浮出水面。以马六甲的亚罗牙也国会议席为例,在马华中央决定派“天兵”——首相政治秘书、马六甲市前国会议员王乃志取代古乃光上阵后,当地马华区会基层强烈不满,号召万人上街示威抗议。

被要求弃国攻州的古乃光,在廖中莱和前任总会长蔡细历党争时期被视为蔡细历的中坚支持者,因此,以廖中莱为首的党中央领导层如此布局,可能会引发扯后腿问题。据悉,除了马六甲,柔佛和霹雳也潜在类似问题;在马华面临生死存亡、全力打翻身仗之际,如果党内还不能枪口一致对外,无异于自寻死路。

■荣辱之战

马华在上届大选后被嘲笑是“7-11便利商店”,署理总会长魏家祥为此警告,如果华人来届大选继续支持民行党,马华可能只会赢得一国三州议席,沦为“1+3大马彩”, 华社届时在政经文教方面的权益恐遭削弱,华人未来要捍卫或争取权益,就只能像是期待“中彩票”一样,不再是必然,而只是偶然。

这番言论固然是想让华社了解,政府体制内若少了马华,可能会面临诸多问题。其实更重要的是,马华要竭尽所能避免沦落到如此不堪的境地,否则失去华社信任的它,不仅颜面尽失,在国阵内也会丧失影响力,无法成为与其他成员党,尤其是巫统平起平坐的伙伴,就算能继续留在国阵内,也只会是个仰人鼻息的存在。

马华要拼的不仅是政治地位

马华作为马来西亚历史悠久的政党,还是争取国家独立的功臣之一,如果最终竟落得如此下场,将是奇耻大辱。因此,来届大选攸关马华的命运、未来和荣辱。它不仅要胜,还要胜得漂亮,这包括必须赢得更多议席,或至少确保成绩不比上一届差,以及须以更高的多数票胜出,而不是“惨胜”,才能挽回面子。

目前马华拥有的国会及州议会席位,大部分是混合区或马来选民居多的地区;换言之,马华是靠着非华族选民才得以胜出,而这些选民当中,很多其实是巫统的支持者,他们投票给马华,皆因马华是国阵成员党,因此支持马华就等于支持巫统。

自诩代表华社的马华,借着这样的关系在非华人区胜出,多少有些尴尬,因此来届大选,面对来势汹汹的民行党,马华要拼的不仅是在国阵内的政治地位,更重要的是维护马华的尊严。

■柔佛之战

马华目前拥有的议席大部分在柔佛,共四国二州,柔佛因此可说是马华的最后阵地。柔佛不仅是巫统发源地和堡垒州,也是马华的超级安全区,过去数名总会长都在此上阵,例如林良实和黄家定,蔡细历则是柔佛州峇株巴辖人。

不过,经历了2008年大选和2013年大选的反风吹袭后,柔佛对马华而言已不再固若金汤。上届大选,反对党在柔佛夺下五国18州,是在野阵营历来成绩最好的一次;其中,民行党占四国13州,表现比马华好。

来届大选,马华务必守住柔佛这最后一道防线,但已将柔佛视为前线州的民行党,预料会派出猛将继续追击马华。上个月18日,民行党已宣布,会派出素有“政治屠龙手”之称的大将刘镇东,到马华堡垒区亚依淡挑战魏家祥。

魏家祥是亚依淡的三届议员,该区被视为反对党无法动摇的地区,如果刘镇东将魏家祥拉下马,显示马华大势已去;如果魏家祥蝉联,则可证明马华的实力不可小觑。

从上届大选民行党国会领袖林吉祥领军南下征战开始,柔佛已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当地政坛流传这么一句话:得柔佛者得天下。来届大选对马华或民行党而言,柔佛都是最重要的战场。马华已决定在八个国会选区及15个州选区上阵,如再遭重挫,恐怕真的会被民行党赶尽杀绝。

强将出征柔佛 民行党也拼了

至于民行党,则有多名重量级人物在柔佛参选,例如林吉祥、刘镇东(现任居銮国会议员)、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等。盛传还会有外州大将前来助阵,他们若都胜选,必能扩张反对党的政治版图,但若败选,则意味着民行党折损多名强将,这不仅打击该党士气,还会影响在野联盟希望联盟(希盟)的前景。

马哈迪成了民行党双刃剑

自2008年大选后,在野的民行党在华社的地位如日中天,到了2013年大选更是横扫超过八成的华族选票,对马华构成严重威胁。

来临的大选,民行党希望复制上届大选的情况,甚至取得更好的成绩,彻底打败马华,成为最能代表马来西亚华人的政党。不过,过去五年马来西亚政坛发生了不少变化,选民的想法和立场难免随之转变,民行党是否仍能获得华社鼎力支持,也充满变数。

民联瓦解 支持者大失所望

2013年大选,马来西亚改朝换代呼声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当时的在野联盟人民联盟(民联)赢得过半总得票率,但却未能赢得足够的国会议席执政中央。民联较后于2015年因伊斯兰党和民行党断交而瓦解,这对民行党乃至整个在野阵营来说,都是一大冲击。

上届大选选民之所以大力支持民联,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对它寄予厚望,希望能实现马来西亚独立以来第一次的政党轮替。但民联却在其共主、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入狱后开始分崩离析,最终瓦解,令选民大失所望。

民行党过后和公正党以及从伊党分裂出来的国家诚信党合组希盟,但其吸引力却不如安华入狱前的民联。希盟为拉拢马来选民,避免他们回流巫统,不惜接纳“宿敌”——前首相马哈迪及他率领的新党土著团结党。此举在战略上或许没错,但对许多经历过“茅草行动”“烈火莫熄”“华社诉求”等事件的民众来说,与马哈迪站在同一阵线是难以接受的事。

因此,马哈迪成了民行党的双刃剑。民行党要想在槟城、吉隆坡、雪兰莪等传统强区以外的地方扎根,就必须借助马哈迪的力量,吸引马来选民,尤其是保守派的支持;但马哈迪因素也可能让民行党流失“资深火箭(民行党党徽)粉”“民联粉”的支持,因为这些人就是因为不满马哈迪及其领导的巫统,才会大力支持反对党。

尽管民行党如今势头大好,但受限于马来西亚华族人口不多的关系,如果不能突破及跨越种族争取全民支持,那该党的格局及前途终将仅止于此。因此,民行党有无法放弃与马哈迪结盟的理由,但这些理由能不能说服支持者,要等到大选开票那天才知道。

马来西亚社团注册局本月5日宣布暂时撤销土著团结党(土团党)的注册,勒令前首相马哈迪领导的土团党解散。事件促成包括民行党在内的希望联盟,于6日正式宣布在来临大选使用统一标志参选,即人民公正党的“蓝眼”标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