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转机回新遇恐袭:血迹斑斑行李堆弃 机场如“鬼镇”

受害者的亲人在天亮后纷纷到出事机场附近的法医办事处认领亲人,这个母亲痛不欲生。(法新社)
平静的机场突然变得犹如战场,枪声和爆炸声平息后,很多人惊魂难定,小朋友也止不住哭。(法新社)
SQ392折返樟宜机场后,该航班的机组人员先后领取行李离开。(邬福梁摄)
国家田径队选手林宁娜(左)和教练路易斯·昆哈滞留在机舱三小时,昆哈举起大拇指示意他们平安无事。(取自受访者Instagram)

土耳其机场遭恐袭

基斯·纽博纳前天从英国搭乘土耳其航空班机回国,途中在阿塔图尔克机场转机。不料,班机降落后,机上的乘客因机场关闭而受困于机舱内。

地上的血迹和碎落一地的玻璃,让在土耳其阿塔图尔克机场转机的新加坡籍学生基斯·纽博纳震撼不已。

27岁的基斯·纽博纳(Keith Neubronner)前天从英国搭乘土耳其航空班机回国,途中在阿塔图尔克机场转机。不料,班机降落后,机上的乘客因机场关闭而受困于机舱内。

纽博纳向《联合早报》回述,班机在当地时间28日晚上10时55分准时降落,但飞机师在降落后告知乘客,因为机场遭恐怖袭击,他们将滞留在机上几个小时。

他说:“我们滞留机上一个半小时,在那段时间,我想机上的每个人都在尝试保持冷静。”

乘客们在下机后立刻领取行李,前往机场内办理离境手续。纽博纳说:“机场内还有其他航班的旅客,每个人都要以最短的时间办理手续,整个场面有点混乱。”

据他描述,机场内的行李输送带上堆满了被遗弃的行李箱,整个机场就像是“鬼镇”一样。纽博纳与其他旅客在接近入境大厅时,看见清理团队正在清除地上一滩滩的血。他回想时说:“看见地上的血和碎落满地的玻璃,当时才真正地意识到整起事件的真实性。”

旅客们后来分别被带上停在机场外停车场的约50辆巴士,被载送和安顿至市区内的数个旅店。

纽博纳说:“土耳其当局处理得非常恰当,工作人员都非常冷静,沟通的指示清晰明了。” 他在昨日本地时间约下午3时,已订到由新加坡航空飞回我国的航班。

我国田径选手林宁娜 滞留机舱三小时

新加坡国家田径队选手林宁娜(Dipna Lim-Prasad,25岁)与教练路易斯·昆哈(Luis Cunha)前天在阿塔图尔克机场转机时,也一度受困机场。

他们较早前在葡萄牙参加训练和比赛,并在前天乘搭土耳其航空班机飞回我国,途中在阿塔图尔克机场转机。与纽博纳一样,恐怖袭击在他们抵达机场前发生,因此他们同样被要求留在机舱内。

根据《海峡时报》报道,他们在机舱内待了三小时。林宁娜说:“我感到很惊讶也很难过。恐怖袭击在我们降落前30分钟发生,我们只被告知发生了紧急事故。”

他们踏入搭客航站后,看到大批因为机场关闭而滞留的乘客,其中有些感到不耐烦和焦躁。原本要转搭的土耳其航班TK54被取消,他们等了约九小时后才取得隔天同一个航班的机票,机场人员也安排他们当晚到酒店留宿。

隔天他们回到机场,发现机场大部分运作正常,受破坏的地方也在维修中。她对机场人员在遭受巨大惊吓后仍得继续工作,表示同情。

她说:“我的疲惫跟机场人员的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他们的朋友在工作场所中受伤或丧命,而经过了这一切,他们还要继续工作,应付不礼貌的乘客。”

新航班机被迫中途折返

伊斯坦布尔阿塔图尔克机场星期二发生恐怖袭击事件后一度关闭,新加坡航空公司昨天凌晨1时35分飞往伊斯坦布尔的SQ392班机,在飞行约五个小时后中途折返新加坡樟宜机场。

SQ392当时载有201名乘客和14名机组人员,它在大约清晨6时多从印度上空折返新加坡,并于早上10时30分飞抵樟宜机场。

停留约三个小时后,新航于昨天下午1时25分用SQ392D代号,再次启航飞往伊斯坦布尔。然而,这趟航班上的乘客已减少至115人,而且换了11名新的机组人员。

据记者昨早在樟宜机场第三搭客大厦抵境区观察,SQ392折返后,约上午11时10分,一名机场工作人员从行李输送带上将属于该航班的几个行李箱取出,排列整齐。随后,可看到机组人员先后领取行李离开。

对于为什么会换机组人员,一名不愿具名的SQ392空服人员受访时说,飞机折返后,如果同一批机组人员再继续飞行,那将会超过19个小时的航班时限。

谈到飞行途中折返,她透露,当时机上没有无线网络,大家都不知道伊斯坦布尔发生恐怖袭击,直到机长宣布航班得折返新加坡时才知道那里发生了事故。

她说,自己是第一次遇到类似事件,但并不感到惊讶,因为已做好随时面对紧急状况的准备。她也透露,当时机上的乘客都相当镇定,没有显示任何震惊或紧张的情绪。

根据新航官方网站,昨晚从伊斯坦布尔返回新加坡的SQ391航班,会在当地时间晚上8时起飞,并于今早本地时间11时30分抵达,而今天的SQ392航班也将如常起飞。

此外,那些持有已确定飞往或离开伊斯坦布尔机票的新航乘客,若要重新订票或更改航线,新航将免收相关费用,而这仅限在本月29日或之前购票、飞往或离开伊斯坦布尔、日期在7月31日之前的机票。

暂无新加坡人伤亡 我国外交部强烈谴责恐袭

我国外交部强烈谴责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阿塔图尔克机场发生的恐怖袭击,并表示暂无新加坡人在事件中伤亡。

陈总统李总理致函慰问

陈庆炎总统和李显龙总理昨天也分别致函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及总理耶尔德勒姆,强烈谴责恐怖袭击,也对恐袭夺走许多无辜人命表达震惊与难过。

外交部昨天上午发文告说,这起袭击造成大量无辜伤亡,新加坡对此感到难过,也会在这个艰难的时期与土耳其人民和政府同在。外交部也向罹难者家属表达慰问,希望伤者早日康复。

陈总统在唁函中说:“新加坡强烈谴责这种针对无辜百姓的恐怖行为,并将与土耳其团结一心对抗恐怖主义。”他也代表新加坡人民向死难者家属表达深切慰问,并祝愿伤者早日康复。

李总理在给耶尔德勒姆的唁函中,对这起造成许多人丧生的恐袭事件表示“震惊”和“难过”,并形容恐怖主义分子的行为“令人发指”。

他也说,新加坡将致力与土耳其合作,对抗恐怖主义这个全球面对的潜在威胁。

多名我国政要事发后也在个人面簿贴文,谴责这起恐怖袭击。外交部长维文医生指出:“这起事件再次提醒我们要保持警惕,并在全球反恐和对抗暴力极端主义中相互合作。”

他也说:“土耳其是新加坡的好朋友,我们将与土耳其人民和政府同在。”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指恐怖袭击与斋戒的宗旨背道而驰。他说:“这起恐袭发生在神圣的斋戒月,破坏了和平的斋戒期,给土耳其和世界各地许多回教和非回教人民带来哀伤。这有悖斋戒月的宗旨。”

大部分旅居当地国人都平安

负责回教事务的通讯及新闻部长雅国博士用“毁灭性”形容这起发生在斋戒月期间的恐袭,并为罹难者的家人和受伤者祈祷。

外交部已与大部分向外交部登记、旅居伊斯坦布尔的新加坡人取得联系,他们都安然无恙。设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新加坡大使馆也与土耳其当地政府机构保持联系,至今没有接到任何新加坡人受伤或受直接影响的报告。

外交部将继续联络其余有向外交部登记的新加坡人,并呼吁在土耳其的新加坡人提高警惕,遵从土耳其当局指示。

需要领事援助的国人可拨打+90 530 0667311联系新加坡驻安卡拉大使馆,或拨打外交部24小时热线+65 63798800∕8855。

游土耳其国人减少 本地旅客影响不大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阿塔图尔克机场发生恐怖袭击而一度关闭,许多航班被取消或延后,但对新加坡旅客的影响似乎不大。受访的本地旅行社说,目前没有旅行团在伊斯坦布尔旅游,有些自由行旅客会在机场转机,但他们的行程暂时不受影响。

土耳其近年来多次发生恐怖袭击,前去旅游的新加坡人已大为减少,加上现在新加坡的学校假期刚结束,出游的高峰期已过,因此在土耳其的旅客不多。

华宫旅游市场与通讯总监佘柳华受访时说,公司目前没有旅游团在土耳其,但有一些自由行旅客会在接下来一个月内到阿塔图尔克机场转机,前往欧洲各国,当中有好些是商务旅客。

她说:“这些转机的旅客大多乘搭土耳其航空或新加坡航空的班机,都是在出事的机场转机到克罗地亚或希腊,大约将近100人。如果是学校假期期间,人数会多两倍。”

她还说,旅行社会密切留意情况,在必要时为旅客另作安排。

星光旅游也有类似情况,董事经理曾正豪说,下个星期将有一组11人的旅游团会在土耳其转机去欧洲,他们暂时没有改变行程,公司会与他们保持密切联络。

曾兄弟旅游的一个土耳其旅游团已在上周返回国门,下一个团将在两周后出发。有一些在阿塔图尔克机场转机的顾客,昨晚已回到新加坡。

阿塔图尔克机场去年接待的旅客约6130万人次,在欧洲最繁忙的机场排名中位居第三,排在英国希思罗机场和法国巴黎戴高乐机场之后,在全球排名中则占第11位。

据樟宜机场的网站,土耳其航空与新航昨晚10时的联号(codeshare)班机TK55和SQ6267已经取消。土耳其航空的本地办事处表示,不会对航班是否受影响发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留学生转机回新遇恐袭:机场如“鬼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