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达曼: 我不是下任总理人选

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明确表示,他不是下任总理的人选。他有绝对信心,我国第四代领导团队将会产生“同侪之首”,从李显龙总理手中接过国家的领导棒子。

尚达曼昨天傍晚为本地工程公司黄芳工业位于裕群圈的新总部主持开幕后,回应记者有关我国政府领导层更新以及总理接班人的问题时,排除自己担任政府最高领导人的可能。

近来有关支持尚达曼接任李总理的议论越来越热烈,新闻网站雅虎新加坡前阵子就委托商业与公共政策研究公司黑箱研究(Blackbox Research)进行民调,结果高达七成国人支持尚达曼出任总理,而超过五成受访者更视他为下任总理的第一人选。

针对各界揣测与期待,曾在至少两个公开场合上清楚表明不会接任总理职务的尚达曼,昨天再度重申过去的说法。

他说:“我知道坊间出现这些议论,所以我要清楚表明,我不是总理人选。我斩钉截铁地说,不是我。我了解自己,我知道自己的能力,这不是我。我擅于制定政策,我擅于为年轻同事提供咨询并辅佐总理,但我不擅于担任总理。这不是我的志向,这不是我。”

在李总理访问日本这几天暂代总理职务的尚达曼也提到,交接领导棒子不是新加坡当前最迫切的问题,政府也没有计划在本届任期内完成交接。

他说:“我们很幸运,总理的身体目前健康,尽管近期曾有小惊吓,但医生已判断他健康良好。”李总理上月在群众大会上一度感觉晕眩,无法站稳,引起国人关注。

尚达曼指出,李总理仍完全掌握大局,不论国防、经济或社会政策,他都清楚新加坡面对的各项挑战。尚达曼说:“总理在国内外备受高度敬重,如果大国领袖无意让我们的总理成为座上宾,新加坡就不会年年都受邀出席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总理状态极佳,政府不急着在本届任期完成领导层交接。”我国不是G20成员,但自2010年以来已六度受邀出席峰会。

另外,尚达曼多次强调,新加坡的政治文化与众不同,因为“我们是以团队而非一群个体的形式运作”,每一名内阁成员各自以“符合自己强项的方式”,为整个团队和新加坡做出贡献。

尚达曼以建国元勋吴庆瑞博士和拉惹勒南为例说,这两位领导人贡献卓越,“不论是我自己还是未来都不会有人,能为新加坡做出与吴博士和拉惹勒南相提并论的贡献”。尽管如此,他指出,吴庆瑞和拉惹勒南都明白自己不是担任总理的理想人选。

尚达曼强调,第三代领导团队的当前任务,是“壮大第四代领导班子,让他们有能力在下届政府任期接手”。他说,第四代成员有各自的强项和不足之处,但总体来看,他们是一支强大的团队。根据尚达曼的观察以及他与第四代团队共事的经验,“他们当中有几个有潜力成为同侪之首”,继续带领新加坡往前迈进。

他也提到,身为第三代领导成员,他会继续辅佐第四代领导团队,但完全排除他担任“过渡”总理的可能。

政治观察家、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认为,这是尚达曼立场最明确的一次,目的可能是要“应付民众的期待”。他说:“近来有关民选总统保留选举的议论,可能再次推助尚达曼接任总理的讨论,有些群体必定会感到失望,但我不认为这会消弭国人是否已对少数族群出任总统或总理做好准备的讨论。”

我国经济进入艰难期 刊第4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14523884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