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证先锋”出击沉默证物发言

小印度跑马埔路与翰莎路交界处于2013年12月8日晚上发生致命车祸,一名印度籍客工遭私人巴士辗死,结果引发在场客工骚动,最终演变成400人大暴动。(档案照片)
义顺三尸命案被告王志健被押回命案现场调查。(档案照片)

实况报道

怀疑女佣牛奶下毒,在白开水内加尿液?还是邻居洒毒水,弄死盆栽?或者下属手脚不干净,把你的签名转到另一份报价单从中牟利?

像上述例子,一些人就会带了样本,委托“法证专家组织”(The Forensic Experts Group,简称TFEG)去化验,协助他们解除疑惑。

本报法律专线记者访问了几位创办人,看他们如何用科学方法为商家和一般民众破解“疑难杂症”,或协助惹上官非者“破案”。

郑明强博士(55岁)、林靖静(47岁)、杨秋容(40岁)和谢葆玲(39岁)是卫生科学局(Health Sciences Authority ,简称HSA)法证化学与物理化验室的前法证科学人员。

说他们像电视剧里的“法证先锋”一点也没错。他们在卫生科学局接过的案子,包括轰动社会的乌节路分尸案(菲佣遭同乡女佣肢解,弃尸乌节路和麦里芝蓄水池)、黄娜失踪案、义顺三尸案等。

2013年,他们凭着一股傻劲,毅然放弃高薪,离开舒适环境,创办了TFEG。

法证服务需求增大

2013年前,不论是刑事或民事诉讼,需要法证专家的个人或公司,一般只能寻求卫生科学局的协助。如果该局无法承接,人们只能到海外求助,不仅费用昂贵,也不一定有效。

林靖静说,相对于欧美私人法证服务“林立”,这样的概念在亚洲还是比较新颖的,知道他们存在的人也不多。

“我们这组人搭档了至少15年,合作无间,离开政府机构并非要赚大钱。”

随着社会越来越复杂,人们对法证服务的需求也越来越大。比如,要调查产品掺杂物(adulterant)的厂商、处理索赔案的保险公司、想洗脱罪名的刑事案被告、要打赢官司的民事案各造,甚至卷入邻里纠纷、被指虐佣的市民等。

最近,一些饲养宠物狗的主人因为质疑委托商家在处理后的宠物骨灰掺杂了其他成分,曾经寻求他们的协助。

“私人法证服务的市场庞大,我们觉得可以把CSI(美国电视片集《罪案现场调查》)的价值,发挥到任何值得调查的事件上,为社会做得更多。秉持这个信念,我们才创办TFEG。

“并非只有富人才能争取公义,我们最大的心愿是希望公司他日壮大后,也能为贫困者提供无偿服务(pro bono service)。”

从控方转向辩方?

离开卫生科学局的林靖静在受访时笑着说,一些人以为向来代表控方的他们,如今转到“黑暗边”,靠向被告了。

“其实,我们是科研人员,不偏护任何一方,是向法庭负责,而不是控辩任何一方。”

“我们提供的是独立检测和分析。好比检验的是一瓶水,不论是哪一方交来的,测试结果还是一样的。不同的只是把审查报告交给谁罢了。”

“科学是中立的,所以我们可以代表任何一方。”

她强调,法证是关乎真理,“身为法证人员,我们用科学揭示真理,相信可以让沉默的证人——物证,自己说明一切”。

“多年来,我们在司法界已建立起声誉,现在没必要去当雇佣枪手,或协助客户‘草拟’他们所要的报告而毁了它。”

杨秋容指出,身为法证科学人员,无论是刑事或民事案,我们的责任是协助法庭找出真相。

“同样地,我们也将多年来累积的专业知识和经验,运用在法庭以外的不同领域,协助客户进行内部调查或帮助有需要的市民解决问题。”

提供解读服务

一些人看病,如果对医生的看法或医药报告存疑,为慎重起见,通常会征询另一名专家的意见。

同样地,如果有一天你要打一场关乎声誉、金钱或性命的官司,对待涉及的专家报告当然也会同样慎重其事。

谢葆玲说,打官司时,当事人对证物的采集、检验和分析过程是否有所了解?

“报告结果如何影响你的案件?你懂得解读法证报告吗?如果无法掌握这些资料,官司未打,你已处于劣势了。”

她指出,有时连法官、主控官或辩方律师也觉得法证报告过于技术性,不易理解。

TFEG提供解读服务,详细阐述和解释所得出鉴定结论的依据。如果发现另一造的专家报告无误,或报告确实对当事人不利,也会通过律师劝告理亏的客户放弃抗辩。

“如果可以这样在庭外解决问题,或直接认罪,也能节省法庭宝贵的时间。”

相反地,如果TFEG发现对方的报告有问题,就会提出专业质疑。

郑明强博士说,案件有许多不同层面,不只是科学证据,也包括案发时的情况,比如精神状况等其他因素。

“法证可以协助提醒各方应争论的要点。”

他强调,法证报告应由另一法证人员来解读。“律师的背景通常倾向人文而非理科,让外行人为你解读科学报告是很艰巨的。”

证物论、法证人员替证物说话

法律讲的是证据。不论刑事或民事,证物显得额外重要。

林靖静举例说,有人在工业意外中受伤了,现场血迹斑斑。可是,安全经理怀疑个中有内情,而非真意外。

“意外如牵涉工伤赔偿,就可能涉及欺诈。如果有怀疑的理由,就可以运用法证去侦查。”

林靖静是血迹喷溅痕专家。她说,血迹喷溅痕能协助解答何人(Who)、何时(When)、何地(Where)、何事(What)、为何(Why)和如何(How)的问题。

针对证据转移,郑明强博士引述20世纪法国法证科学先锋罗卡(Edmond Locard)著名的“罗卡原则”说:凡有两个物体接触,就会有互相转移(Every Contact leaves a trace)。

“这是重要的法证原则。物体一旦被接触,都会留下线索,比如指纹、毛发、纤维、DNA等。这样的转移,可以是双向或单向的。”

他指出,犯人可以制造伪证或录假口供,或供证时忘记一些事,但沉默的证物既不说谎,也不会忘记。

“它们可以证明某个人是否在现场,只是搜证人员未必找得到他们。”

他强调,无论是液体、血迹、污渍甚至微粒等,任何蛛丝马迹经层层剖析后,都可能成为证明一人无辜或有罪的证据。

收费昂贵吗?

法证学集合了物理、化学、生物、数学,甚至地质学和工程学等多个领域。TFEG的组员各有研究专长,与国内外的检控单位密切合作,经验丰富。

除了日常化验和分析工作、以专家身份出庭供证,他们也抽空为司法界和执法机构人员、私家侦探或任何企业的调查人员,以及学生提供有趣的培训课程。

此外,他们也具备设立实验室的能力,并且在海外法证研讨会或相关刊物上,积极发表科研报告,至今超过120份。

TFEG提供的物证鉴定服务范围广泛,包括:

■ 血迹喷溅痕

(bloodstain pattern)

■ 假药(Counterfeit drugs)

■ 受管制药物和毒物分析(Controlled drugs

and Toxicology)

■ 火患与爆炸

(Fires and Explosions)

■ 枪弹和工具痕

(Firearms and Toolmarks)

■ 文件鉴定(例如遗嘱或公司文件的笔迹和签名)(Questioned Documents)

■ 现场重建和分析(Scene analysis and reconstruction,包括车祸现场重建)

■ 科学模拟实验

(Scientific simulations)

■ 鞋印和印迹(Shoeprints and Impressions)

■ 微量物证(Trace Evidence)

■ 不明化学物品和物质(Unknown chemicals

and materials)

针对收费的问题,林靖静表示知道收费是人们所关切的,但她表明收费得视所需的服务范围,以及能否达到需求而定,她认为“最重要的是价值”。

她说:“我们会根据客户的需要来决定应该进行的测试,然后按测试的种类和数量来决定收费。”

大案解读

1

2013年小印度骚乱

■ 重要性:

交通事故重建:

分析闭路电视画面,确定巴士的轨迹和速度、死者的行动、人流和交通量,巴士司机的盲点。

■ 引人关注点:

警察部队委任TFEG的第一起案件。

2

验尸庭研审美籍工程师沙恩·托德

(Shane Todd)2012年吊死案

■ 简介:

死者女友第一个到场,发现他已吊死在门上。警方排除他杀可能,但死者双亲认为他被人谋杀,事件引发美国媒体和新加坡的广泛报道,以及两国政府的关注。

■ 重要性:

用现场找到的物件、上吊的方式,通过模拟实验来确实死者能否自行上吊,即把绞索套颈,再站到椅子上将绞索的另一端挂到门后上吊。

■ 引人关注点:

模拟实验有助于说明上吊过程,以及现场找到的物件、微量证物和损痕。实验结果与现场的迹象和证物的位置吻合,证明即使没人帮忙,一个人也能用上述方法上吊。

3

鞋底“走私”海洛英

■ 简介:

2009年,三名韩国男子因涉嫌用“加料”鞋子走私海洛英被捕,但没有直接的证据可以证明后来被捕的另五名尼泊尔籍男子也涉案。

■ 重要性:

利用从不同酒店客房起获的毒品包装、鞋子、鞋油、鞋刷、胶带和其他包装材料,重组证据。这是中央肃毒局首次使用法证重组技术,将五名嫌犯连接到贩毒的案件。

■ 引人关注点:

法证专家重组毒品包装、重建毒品如何被安装到嫌犯鞋子上的顺序和方法,为不同嫌犯在贩毒集团“总蓝图”中所扮演的角色,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

4

义顺三尸案

■ 简介:

2008年,中国男子王志健在义顺11道组屋,捅死女友张孟和她女儿冯建宇,攻击房客杨婕和李美霖,导致杨婕坠楼死亡,女儿李美霖受重伤。王志健在整个调查和审讯期间,否认杨婕的死与他有关。

■ 重要性:

确定事发顺序、使用的武器、凶手和四名死伤者在房子移动的情况、不同地点发生何事,凶手事发后的举动。

■ 引人关注点:

通过重建案发现场和物证,解释三名死者死亡经过,包括王志健如何导致杨婕死亡。结果证据与唯一生还者李美霖的供证吻合,甚至还包括她没目击的详情。

多数的罪案现场调查,都是法证专家重建现场对比被告的证词。这是首起有生还者确认或否认重建准确性的案件。

真实档案

未婚女拿男友衬衫 验出脂粉不属于她

待嫁姑娘拿着男友衬衫,要求林靖静帮忙,检验布料上微量的口红印和香水,是不是她的?

女子担心男友脚踏两船,未婚就已“出轨”,她得慎重考虑该不该嫁他。

经过化验,证实衣物上的脂粉不是她的。

林靖静冷静地说:“我们只负责检验,婚嫁的最终决定,还是在于她。”

向陌生人购买保健品 女子尿液含毒品成分

年轻女子突然被警方调查,证实尿液里含毒品成分。

她坚称从没吸毒,尿液中怎么会有毒素?

林靖静的团队深入调查,得知女子服食多种药物,于是要求她把药物带给他们测试。不过,最终发现,这些药物都不含尿液中所发现的毒素。

他们锲而不舍,找到女子向陌生人购买的保健品来检验,终于发现其中一种保健品,含有警方找到的毒素。

大型储存罐含掺杂物 原来是正常磨损所致

某厂房有个大型储存罐,例常检查油是否受污染时,须扭开输油管下的水龙头。

一日,管理层怀疑油内含掺杂物,送去某实验室化验,分析报告确定含有掺杂物,并列出其中一些物质。

林靖静说,他们知道有掺杂物,但这报告对他们毫无意义,因为没人懂得解读。

“他们想知道掺杂物是怎么来的?是有人偷放进去、还是燃油本来就已受污染,或是储存罐不干净?”

报告经TFEG解读后,发现物质像是水泥,而储存罐是混凝土做的。

她判断储存罐极可能正常磨损(wear and tear),导致水泥脱落,建议厂家彻底检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