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佣案五年增加近一倍

客工援助组织“情义之家”执行理事长认为,被控上庭的虐佣雇主人数不过是“冰山一角”,相信还有更多女佣因为担心遭遣送回国,不敢举报无良雇主。

国家法院过去五年里每年平均审理20起虐佣案,这个数字或许不是特别起眼,不过从增幅而言,这类案件从2011年的14起增至去年的26起,增加了近一倍。

《联合早报》向国家法院取得的数据显示,2011年有14起伤害女佣的案件被提控;2012年18起;2013年和2014年各23起;2015年增至26起。虐佣案件包括蓄意伤害、持武器伤害和严重伤害三类,当中蓄意伤害最为普遍。

在媒体过去报道的案件中,雇主虐佣的手法各式各样,除了最常见的拳打脚踢,还有用铁锤敲打女佣的头、用剪刀刺其肩膀和把漂白水倒在女佣手上等。

客工援助组织“情义之家”(HOME)执行理事长希娜(Sheena Kanwar)认为,被控上庭的虐佣雇主人数不过是“冰山一角”,相信还有更多女佣因为担心遭遣送回国,不敢举报无良雇主。

她说,女佣为了来新工作一般都得支付数千元中介费,若在还清费用前就被遣返,她们回国后会被当地中介骚扰。

去年就有862名女佣到情义之家设在乌节路幸运商业中心内的援助柜台求助,平均每个月有约70名。希娜透露,当中多数女佣遭遇语言暴力,一些长期被雇主责备甚至是辱骂,雇主骂她们“笨”或说她们是“猪”等。另一个普遍的问题是女佣工作太多,以致没时间休息。

更多女佣更了解自身权益

希娜相信,虐佣案件的上升与更多女佣更了解自身权益有关。她留意到,不少女佣过去会等到情况很糟糕,例如被打后才求助,有些默默忍受好几年,但好些女佣现在面对语言暴力时,就会立即寻求支援。

据情义之家庇护所经理多米妮卡观察,那些不谙英语的女佣一般更为脆弱,语言不通导致她们更难向外界求援。不过,一些女佣之间逐渐形成互助网络,那些较“精明”的女佣见到其他人遭遇困难都会伸出援手。

家安女佣介绍所行销总监陈汶声认为,一些雇主觉得女佣无法达到他们的要求,加上双方沟通不良引发摩擦,于是把气发在女佣身上。他说,雇主不满女佣表现,有时是因为要求本来就不合理,有时则是女佣能力不佳,但无论如何雇主都不该动手,有问题大可把女佣带回介绍所。

根据法令,雇主若犯下伤害女佣的罪名,刑罚是一般刑罚的1.5倍。以蓄意伤害罪为例,一般最高刑罚为监禁两年和罚款5000元,但雇主伤害女佣则可坐牢长达三年和罚款7500元。

大法官梅达顺今年8月针对一起蓄意伤害女佣的案件发表判词时指出应对虐佣雇主施以更严厉的惩罚。

大法官说:“女佣往往无法为自己发声,她们只能把自己交托在雇主手中,所以法律应介入,给予她们保护免遭雇主虐待。”

他认为,回顾过去的案例法庭没有充分利用国会设下的刑罚范围,并透露往后若再审理类似案件,上诉庭将检讨虐佣案的刑罚上调基准判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