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若有必要约半数愿住疗养院 近八成国人盼能在家中度晚年

调查也显示,约七成的受访者不清楚老龄护理的费用有多高,以及自己能否承担费用。

近千人参与的调查显示,78%受访者希望能独立或与伴侣在自己家中安享晚年。若需要另作安排,较年轻受访者不介意入住退休村或为年长者而设的小型公寓,但较年长者则倾向小型公寓或疗养院。

对于在本地尚未广泛推行的辅助生活(assisted living)原地养老方式,年龄介于30岁至44岁的受访者愿意每月支付1745元,以入住这类能提供辅助生活服务的养老设施,比45岁至59岁受访者愿意支付的1580元,以及60岁至75岁受访者的1386元高。

这类养老设施与疗养院不同在于它不集中提供医药和护理服务,因为入住的年长者一般较为健康,无须特别照料,但这些设施会提供代购日用品或帮佣等服务。受访者也希望这类设在自己所熟悉邻里的设施能提供身体检查,以及年长者可参与的活动。

调查由连氏基金会和职总英康委任尼尔森公司展开,998名受访者中,少于50人是永久居民,其余为新加坡公民。

连氏基金会项目经理林文祥受访时说,日本辅助生活养老设施的每月收费从2000新元起跳,但这不意味着在新加坡无法推行这个养老方式。他说:“我国已有政府组屋这个基础建设,可以探讨每几个组屋单位的年长居民,全由一名看护者照料。业者也可能有其他创新的经营模式,确保收费符合国人的期许。”

职总保健合作社医务保健总监雷丰庆受询时指出,合作社已推出一些辅助生活服务。例如,居住在乐龄群居住家(Senior Group Home)的年长者同住一间房,并由驻守在辅助生活设施的员工负责照料他们的医药需求。

职总保健也与职总平价合作社等合作。银之轩乐龄保健活动中心(SilverCOVE Senior Wellness Centre)的年长者上网购买日用品或蔬菜水果等食品后,物品会送到活动中心,方便居民直接带回家。职总保健的居家护理服务也包括协助有困难的长者洗澡及梳发等。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有约半数受访者表示若必须入住疗养院养老,他们会愿意这么做,却有近三分之一强力反对把家人送进疗养院。

愿意入住疗养院的受访者,只愿意每天多付平均15元至16元,以便住在单人房或双人房。若以每月30天计算,受访者愿意多付462元至495元。

根据资料,由志愿福利组织创办的疗养院,每月平均收费介于2000元至2500元,而私人业者创立的疗养院,每月收费则从2500元至2800元起跳。经过支付能力调查(means testing),符合资格者可获高达75%的津贴。

若选择单人房或双人房,每月收费则介于4000元至6500元,与受访者的期许有相当大的落差。

这项调查也显示,约七成的受访者不清楚老龄护理的费用有多高,以及自己能否承担费用。近半数年龄低于60岁者指出,尽管政府推出公积金、保健储蓄和乐龄健保等多项政策,但他们仍考虑购买长期护理保险。

职总英康昨天配合调查,宣布推出针对50岁至74岁群体的新保险计划——“年长者安稳计划”。投保人若患肾衰竭、失智症,或帕金森症等需长期护理的疾病,可每月获得现金补贴,另外也可以在因为青光眼,或骨质疏松症导致骨折等需要动手术时,另外申请一次性索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调查:近八成国人盼能在家中度晚年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