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墨春秋曾有 姹紫嫣红不再

湘灵今年的南音感官别宴《何日君再来》,呈现一场结合了爵士乐的复古盛宴。(谢燕燕摄)
台下是阿姨与外甥女的朱爱芬(左)与陈泠孜,在台上成为一对明朝末代情侣周世显与长平公主。(谢燕燕摄)
平社永久荣誉社长兼永久执行社务顾问陈木辉(左)在今年的《京剧经典折子戏》演出前,与反串花旦的任伟辰(中),还有任伟辰的母亲合影。(平社提供)
新艺剧坊靠朱家兄弟姐妹的热忱维系了八年。这是《粤剧宝典献知音》上演前的合照。左至右:朱洁仪(炳坤之女)、陈绿漪(少芬之女)、陈泠孜(敬芬之女)、朱敬芬、朱炳坤、朱少芬、朱爱芬、朱惠欣(炳培之女)和郭栩彤(泠孜之女)。(龙国雄摄)

传统艺术被边缘化的今天,很多肩负着文化传承使命的本地团体,正日益陷入举步维艰的困境。方言多而分散,加上传统文化和语言的式微,使到这些团体面临种种困境,例如无法筹到足够演出经费,后继无人,观众不断流失等。在艰难的环境中,也有团体通过创新思维和创意手法,另辟蹊径,勇敢突围,只不过在成功突破眼前困境后,又面对新的挑战。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