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达曼:自动化取代传统工作岗位 政府须资助中小企助员工适应新经济

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在咨询公司麦肯锡举办的创新论坛上探讨未来工作趋势时,一再重申经济与工作队伍结构改变可能延伸带来的社会影响。他指出,政府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必须更积极地介入。

自动化与科技变革已开始让传统工作分阶结构瓦解,在面对这股破坏力量时,政府不应任由市场自由操作,而必须更积极地介入和扮演协调角色,尤其是给予较弱势的中小企业更多财政补贴,推动他们帮助员工适应新岗位和新经济。

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昨午在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举办的创新论坛上探讨未来工作趋势时,一再重申经济与工作队伍结构改变可能延伸带来的社会影响。他指出,政府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必须扮演更大的角色,以避免“中间阶层”员工被自动化机械取代后,造成“社会两极分化”(polarisation)问题。

政府必须充当协调者

  不过,尚达曼也解释说,政府如今的角色已与它在工业时代所扮演的角色不同。“我们并不是要培养国家冠军企业或保护国企,帮助他们在国际上与对手竞争,这都是旧工业时代的策略,而且并不是非常有效。我们也不需要去预见新的科技与产品趋势,因为这方面应由企业自己推动,但我们必须当协调者……我们必须加深产业内的互动,整体提升学习的速度。”

在30分钟的午餐论坛上,尚达曼在面对主持人、麦肯锡全球董事经理鲍达民(Dominic Barton)的多项提问时,不断提到政府可发挥的不同作用。例如,他指出,政府也必须关注工作队伍结构改变的另一项新趋势,即企业依赖合约员工或自由职业者的“零工经济”(gig economy)现象。

零工经济模式不可持续

  尚达曼认为,所谓合约员工队伍的扩大代表的可能只是企业为保护自身利益而“将风险转嫁给工人”做法的普及化,毕竟企业一般无须为合约员工提供任何社会安全等长期保障。他指出,若是如此,这类社会模式不可持续,长远会带来人民退休保障不足的问题。

他说:“我目前还不是零工经济的推崇者。我在观察这个趋势,但我认为它也存在弊端,因为所谓的零工经济也让我看到一些人可能因为找不到全职和安稳的工作,被迫接受合约工,这是我们大家必须正视的问题。”

美国等发达经济体最近出现企业培训投资额与创业率下跌的趋势,尚达曼昨天在对这类现象表达不解之余,也表示政府必须避免设立太多可能妨碍起步公司与中小企业发展的条规。相反的,他认为,政府必须加大协助这些规模较小企业的力度,确保使用科技和进行创新不能仅限于少数大企业,而且须在各领域内推动技术扩散。

他指出,政府在今年财政预算案中推出45亿元的产业转型计划(Industry Transformation Programme),为23个工商领域制定蓝图,当中最重要的就是解决每个工商领域企业转型与生产力参差不齐或甚至两极化的问题,因为这会间接影响员工福利与薪金。例如,在一些领域里,同个职位在不同公司可能薪金大不相同,而尚达曼认为,这也是社会不平等最大的根源,此现象必须根除。

尚达曼昨午也为麦肯锡一项新的“灯塔计划”(Project Lighthouse)主持推介仪式。按这个计划,麦肯锡将与先进再制造与科技中心合作,在洁净科技园成立新的数码运作能力中心(Digital Operations Capability Centre)。中心将以“未来工厂”的形式向有兴趣投资新科技的企业,展示新器材与创新技术可如何运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