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宅组屋非法出租日益猖獗

今年首九个月当局已接到469起针对违例出租私宅的投诉。此外,从2013年至今年6月,当局也发现79起违例出租组屋个案,六名屋主被强行收回单位。

尽管当局定期展开稽查,本地非法短期出租私宅和组屋的行为近来日益猖獗,其中针对违例出租私宅的投诉过去四年有上升趋势。

市区重建局提供给《联合早报》的数据显示,针对违例出租私宅的投诉从2013年的231起逐年增加,今年首九个月当局已接到469起投诉,超越去年全年的377起,也创下四年来新高。

另一方面,违例出租组屋的情况依然屡见不鲜。2013年至今年6月,建屋发展局共稽查2万2000多个组屋单位。在这三年半中,当局共发现79起违例出租个案,有六名严重违例的屋主被强行收回单位。这类个案今年有上升趋势,仅在首六个月就有21起,与去年全年一样多。

年限未满就出租最常见

  建屋局受询时指出,未满最低居住年限就出租整间组屋,是最常见的违例行为,也有屋主把组屋短期出租给游客而违反条例。

根据现有条例,无论私宅或组屋屋主都必须严守单位租约不能少过六个月的规定,但不少人依然通过网络住家出租平台短期出租房子。譬如Airbnb新加坡的网站上,就有超过300个短期房屋出租告示。

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本月初接受媒体访问时,已重述暂不会放宽短期房屋出租条例,但也不会禁止住家出租平台在本地营运。他表示当局将采取观望态度,不排除未来若有更多人支持短期出租房屋,重新检讨条例的可能性。

投诉增加但取缔不易

  截至今年9月30日的469起投诉案例当中,市建局只针对63起违例个案采取执法行动;去年和前年则分别针对23起和36起案例采取行动,远比所接获的投诉案例来得少。

智信研究与咨询总监王伽胜指出,要取缔违例出租行为相当困难,因为屋主和房客之间往往没有签署正规租约。他也说:“并非所有违例出租行为都对邻居造成困扰,只要不引来投诉,当局就很难进行取缔工作。一般违例出租房子的屋主也非常机智,熟悉整个系统和其漏洞,即便被发现也已做好应对措施。”

居住在东部公寓的雪莉(化名,60岁,家庭主妇)自2013年多次使用Airbnb短期出租屋内的一个房间。育有三个孩子的她,在孩子长大出外工作后常独自在家,因此喜欢通过短期出租结交来自世界各地的旅客。她说:“外国旅客留下的好评语令我感到温馨,同时还可赚取稳定收入,应付日常开支。”

Airbnb发言人说:“新加坡一直是全球的创新典范。如今随着分享经济的发展,通过制定明确、公平、先进的规章制度,允许大众分享自己的家,新加坡将有机会继续扩大它在分享经济上的领先地位。我们和新加坡政府保持正面积极的合作关系,一直努力与当局合作,帮助建立一个监管框架,以促进负责任的住房分享发展。”

欣乐国际(SLP)执行董事麦俊荣认为,若要放宽短期房屋出租条例,须制定新一套管制条例,以维护其他居民的安全和维持良好居住环境。

他也指出,目前屋主在长期出租房屋之前,须查明外籍房客的身份和居留准证,短期出租却无需遵循这项规定。此外,公寓设施管理费由所有屋主分担,短期出租房子的屋主不仅有可能给左邻右舍造成困扰,还可从中赚取收益,对其他屋主来说是不公平的。

相关新闻刊第4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