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入座 幸福就位?

担任婚姻宣誓官超过40年,王雅兰总会提醒新人,婚礼只是一天,婚后生活幸福才是最重要。      (萧紫薇摄)
孙敏炎(左二)视主持婚姻宣誓为服务社会另种方式。(孙敏炎提供)
黄邦颉(左)与卓瑞珍从事调解工作多年,受委为太平绅士后,欣然扮演婚姻宣誓官角色。(谢智扬摄)

一场婚礼,没有婚姻宣誓官,就无法进行;一纸婚书,没有宣誓官的签名,也等于无效。

婚姻宣誓官的重要,更因为他们会以阅历及过来人身份,指点新人如何经营美满婚姻,幸福生活。

在很多情侣看来,结婚是一生一次的大事,讲究一点不为过,但担任超过40年婚姻宣誓官的王雅兰(72岁),总不忘提醒步入婚姻殿堂的新人,婚礼只不过是一天,婚姻却是一辈子,“未来生活幸福才最重要”。

对邀请她主持宣誓仪式的情侣,王雅兰坚持一个原则,就是在结婚日前,两人必须同她会面一次。

“筹备结婚的情侣很忙碌,但我坚持会面至少半小时至一小时。除了处理必要的文件、解释仪式程序,我会花一点时间了解他们是怎么认识,以及日后的住房、生活等安排。我还会介绍他们上婚姻注册局开办的婚前预备班,可惜情侣对这类课程不热衷。”

数名接受本报访问的婚姻宣誓官也有类似观察。他们发现,不少新人花费心思和金钱,务必要办一场难忘的婚礼,但对接下来如何经营婚姻生活,未必有足够思考。

不少宣誓官强调,婚礼既是人生大事,能理解为何新人对它如此重视,由于自己并非专业辅导员,所能做的是在与新人接触的短暂时间里,强调经营婚姻的要点,包括处理摩擦的技巧,以及在柴米油盐的生活压力下,掌握好家庭理财的重要性等。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上个月在该部门为400名婚姻宣誓官举办的慰劳午宴上说,婚姻宣誓官不只是为新人注册结婚,他们对协助新人迈入良好的婚姻生活,扮演重要角色。

陈川仁鼓励宣誓官凭丰富的人生阅历,为新人指引方向,有余力者还可进一步去认识新人,在他们迈开婚姻旅程时,给予精神上的鼓励,协助他们扮演好各自的婚姻角色。

王雅兰:夫妻相处之道 关键在于谅解包容和信任

  本地目前有1104名婚姻宣誓官,他们为约70%的法定婚姻(civil marriage)主持宣誓仪式。其余的法定婚姻主要在婚姻注册局进行宣誓。婚姻宣誓官当中包括太平绅士(Justices of The Peace)、基层领袖,以及由人民协会推举的家庭生活领袖(Family Life Champion)

王雅兰是其中愿意花心思,协助新人为婚姻生活做好心理准备的婚姻宣誓官之一。

她在1973年加入婚姻注册局从事行政工作,2006年退休后,继续肩负婚姻宣誓官这份义务职务。至今已有约9万对情侣在她面前说“我愿意”,是本地主持最多宣誓仪式的宣誓官之一。

与退休公务员丈夫经营46年婚姻的王雅兰说,对于如何维持稳定良好的婚姻,她主要从个人经验给新人一些提点。

“在我看来,夫妻相处之道,关键在于谅解、包容和信任。没有人是完美的,有摩擦是难免,但两人应控制情绪,不要火上加油,彼此冷静下来后,摊开来谈。

“自认理亏的一方,态度放软,说一声抱歉,很多事往往迎刃而解。处理任何人际关系,何尝不是相同道理?”

陈炳炎许菲立:婚姻是相濡以沫 同甘共苦

结婚56年的陈炳炎和许菲立(同为83岁),对于夫妻相处,也秉持“以和为贵”的精神。两人20多年前退休后活跃于志愿服务,同在2006年在婚姻注册局邀请下,受委为婚姻宣誓官。

陈炳炎曾担任银行助理总经理,许菲立则是李国专学校前校长。对他们来说,为缔结良缘的新人主持宣誓,是一件“成人之美”、非常有意义的事。

这对夫妻分别都会要求在宣誓仪式前同新人会面,交代仪式程序后,借机会分享对经营婚姻的一些体悟。

陈炳炎说:“我会提醒新人,结婚后不可能每天像谈恋爱时那样甜蜜。每个人的缺点都会‘原形毕露’。婚姻就是对彼此许诺,今后相濡以沫,同甘共苦。”

陈炳炎也鼓励新人尽可能培养一些相同的嗜好。他与太太多年来就一同参与合唱团和交际舞课程。“夫妻如果能经营共同的爱好,可增进彼此的沟通和默契。”

许菲立说:“宣誓仪式后,看到新人脸上洋溢幸福,自己也感到很愉快,仿佛也年轻了许多。除了提醒新人尊重双方的家人和父母,我也建议他们多记得彼此的优点,别老是记缺点。我相信,小矛盾能化解,夫妻之间就不会有大问题。”

“丑话”说在前头

有婚姻宣誓官选择“丑话说在前头”,希望能够帮助新人认识客观现实,以做好心理准备,接受婚姻生活的不完美。

卓瑞珍(68岁)和黄邦颉(73岁)从事社区和法院调解工作多年,受政府委任为太平绅士后,欣然扮演起婚姻宣誓官的角色。两人主持宣誓仪式的条件,同样是要求事前与准新人会面。

退休教师卓瑞珍担任宣誓官已经13年了。与她结婚44年的丈夫去年过世,她如今时常在怀念已故丈夫、回忆过去婚姻生活的当儿,重新审视婚姻盟誓的意义。

“婚姻对我来说是美丽且神圣的。两个人来自不同家庭,拥有不同生活习惯,彼此有那么多的差异,要做到相互接纳并不容易,也需要极大的毅力和决心。”

卓瑞珍:为婚姻做好心理准备很重要

  卓瑞珍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夫妻关系会随着两人的成长和彼此磨合而演化。“磨合过程有时很痛苦,甚至会让人觉得是一种苦差,但两个人会逐渐意识到,夫妻结合并不意味要消除彼此的不同,关键是要能接受和谅解,求同存异。

“有些忙昏了头的结婚情侣,担心婚礼筹备是否有遗漏。我会告诉他们,别紧张婚礼,为婚姻生活做好心理准备才是最重要的。婚姻是一生一世,你必须珍惜这段婚姻,并不断去经营它。”

黄邦颉:婚姻是学习旅程

  担任宣誓官七年的黄邦颉希望准新人能意识到,恋爱的情侣总认为彼此是天作之合,但实际上没有两个人是百分百相配的。

“两个人越是亲密地生活在一起,任何小瑕疵也就更明显。除了包容彼此缺点,双方都得明白,婚姻是一个学习旅程,发生冲突和摩擦时,必须学会放下身段,聆听对方心里的话;很多事情,未必一定要争个谁对谁错。”

婚礼场地五花八门

如今婚礼场地五花八门,无论是泳池内、沙滩上、校园里、缆车上或新加坡摩天观景轮车厢内,甚至是一棵树下,都能举行宣誓仪式,经验丰富的婚姻宣誓官已见怪不怪。

南洋理工大学校友事务处主任孙敏炎(63岁),多年来投入基层工作,他自1997年起担任油池区民众俱乐部管理委员会主席至今,是第一批受委为婚姻宣誓官的资深基层领袖,至今已为500多对新人证婚。

孙敏炎常在云南园主持宣誓仪式

  自从2004年加入南大,孙敏炎时常在云南园为校友主持宣誓仪式,华裔馆前八角亭等景观,是受新人欢迎的场地。

孙敏炎把婚姻宣誓官的任务,视为校友服务的一部分,之前曾在办公室布置一个房间,供原本选择在南大校园户外进行宣誓仪式,却碰到天不作美的新人使用。

树下宣誓结婚 陈炳炎印象深刻

  至今已为900多对新人主持宣誓仪式的陈炳炎说,担任婚姻宣誓官的任务,让他见识各种独特的婚礼场地。沙滩、缆车或观景轮车厢内,对他来说已不算很新颖。“有一次在亨德申波浪桥上,在人来人往的环境下,为一名澳大利亚新郎和他的泰国籍妻子主持宣誓仪式,倒是特别的体验。”

另一次,一对美国籍准新人邀请陈炳炎在滨海湾花园为他们注册结婚。“我以为是在某家餐馆,结果两人在几个朋友的陪同下,随性地选在一棵树下宣誓结婚。一般是外国人才这般随性,本地新人大多选择酒店或餐馆等传统地点。”

王雅兰难忘赤脚主持宣誓仪式

  近年来令王雅兰印象深刻的一次宣誓仪式,是在一个高档酒店的泳池内进行。

“新人要求在池中央搭建平台,布置成一个水上凉亭。我也得赤着脚,双脚湿淋淋地主持宣誓仪式。”

在宣誓现场……

婚姻宣誓官有时得扮演“辅导员”或“传话人”,为准新人指点迷津;与新人短暂的接触,也让他们见证感人的爱情。

■故事① 病床上宣誓结婚

  准新娘病入膏肓,新郎坚持与她在慈怀病院完婚。

王雅兰回忆起几年前为这对40多岁终成眷属,却无法厮守到老的新人证婚时,眼眶仍泛红。

她说,新娘是癌症末期病人,进行宣誓仪式时,护士让她半卧在床并暂时取下氧气管,病房也简单布置一番。

医生和护士在一旁见证仪式并做好准备,一旦新娘感到不适,便能第一时间给予医疗照顾。当新人说“我愿意”时,房内每个人眼眶都湿透。新郎念出婚姻誓言,我才知道,他多年前离婚,这名女子无怨无悔帮他带大孩子。

对于终于有了名分,新娘当天悲喜交集。遗憾的是,她两三天后就过世了。

■故事② 宣誓官客串传话人

  公婆与媳妇语言不通,要求宣誓官代为传话。

王雅兰某次在一对跨国新人的婚礼现场,临时扮演媳妇与公婆之间的“传话人”。

她说,新郎是餐馆少东,与泰籍新娘在酒廊认识不久后就决定结婚。

“新郎的父母要确认准媳妇愿意与儿子同甘共苦,一起在餐馆打拼,双方却鸡同鸭讲。结婚当天,公婆两人趁着一名泰语通译员在场,要求我以英语与通译员沟通,向准媳妇传达他们的想望。”

王雅兰当天是在确认新娘明白未来公婆的期望后,才主持这场宣誓仪式。

■故事③ 新人临时取消婚礼

  新人结婚前夕大吵后取消婚礼,宣誓官隔天到场扑一个空。

黄邦颉说,主持宣誓仪式多年来,最“戏剧性”的一次,是婚礼取消了,他却不知道。“我抵达举办婚礼的餐馆,赫然发现新人和宾客都没来!联系上准新娘才知道,她与准丈夫大吵,临时取消婚礼。”

黄邦颉说,之前与这对情侣会面时,已隐约感觉两人关系有些紧张,因此提醒两人婚后要注意相处的方式,想不到两人最终还是翻脸。“一对新人该不该结婚,不是婚姻宣誓官有权力劝说的。当情侣向我们倾诉对结婚有疑虑时,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建议他们向专业辅导员求助。”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