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上司揭杨家伟乘刘特佐专机打工

杨家伟把刘特佐坐在机舱内工作的照片,发给前上司凯文,照片列为呈堂证据。(呈堂照片)

杨家伟在瑞意银行的前上司凯文自爆未经银行许可,私下与杨家伟赚取“秘密收益”,他所得超过695万新元。

新加坡瑞意银行(BSI)前财富规划员杨家伟,两年多前离职后,原来是为马来西亚富豪刘特佐打工,乘刘特佐的私人飞机工作,还陪新老板等一行人到美国赌城观看拳击赛。

目前在法庭受审的被告杨家伟(33岁)的前上司凯文·斯瓦姆比莱(Kevin Swampillai,52岁),昨天在控方引导下供证时,踢爆杨家伟的许多内情,包括他行事谨慎,采取防范措施以防被执法机构监视,避免被当局追查。

凯文在庭上承认未经银行许可,私下与杨家伟赚取“秘密收益”,他自己所得超过500万美元(约695万新元)。

他指两人今年3月27日在瑞士俱乐部见面后,开始用自创的“信号”系统(ping system),互通对方是否被当局问话的信息。

凯文原为瑞意银行的财富管理服务主管。他去年被商业事务局调查后停职,今年9月离职,目前无业。凯文供称,约2014年2月,被告说刘特佐有意聘用他,问凯文意见。凯文感到惊讶,因为被告属于奋发型,有主见,认为被告其实是要善意通知可能要离职。

他说,刘特佐常出现在媒体上,与世界各地一些名人和大型投资有联系。

杨家伟曾提及与刘特佐到美国赌城看拳击赛

从旁观者角度来看,刘特佐对一些人具吸引力,最终愿意替他打工或在他的公司任职,因为他们能跟刘特佐一样,去体验同样的生活方式和经验。

被告2014年中离职后,一天用手机发了张照片给凯文。照片中,刘特佐坐在机舱内工作,半边脸被椅子遮挡。

被告不在镜头内,但凯文相信他也在私人飞机里。这是被告第一次用“视觉”证明他与刘特佐的关系,以及他为后者工作。

不过凯文觉得,被告发照片证明他乘坐某人的私人飞机,“有点炫耀”,因为“对多数人来说,那是相当大的事”。

根据凯文,杨家伟称刘特佐为“老板”,也提及他跟刘特佐等人,一起到美国拉斯维加斯观看拳击赛。杨家伟一次也说,刘特佐派他到吉隆坡工作,他感到“恐惧”,但凯文没说明详情。

凯文指这名前下属勤奋、表现杰出、不炫富,两人关系良好,相处融洽。

杨家伟是首名涉及一马公司(1MDB)事件而被控的新加坡人,被指积极联络和教唆证人,以隐瞒犯罪证据,妨碍司法公正,前天起就四项罪状在国家法院抗辩。他的另七项欺骗、伪造文件、接收和转移赃款控状暂时搁下,料明年4月开审。

被指从一马公司卷走至少数10亿元的刘特佐,曾坦承和马国首相纳吉继子里扎阿兹很熟。刘特佐是槟城人,父亲刘福平是商界名人,家族从事多元化跨国业务。

一马公司案越演越烈,刘特佐至今行踪不明,以致马国当局无法传召他回国协助调查。

坐在犯人栏的杨家伟精神抖擞,专心听审和作记录,不断传递纸条给代表律师。

辩方律师方应发今天将继续盘问凯文。(人名译音)

杨家伟被指行事谨慎 沟通不留记录

杨家伟为人谨慎、细心,被商业事务局调查后,积极采取防范措施,甚至传授几招给前上司。

凯文供称,杨家伟建议他用另一台手机沟通,在手机里保存杨家伟的号码时,不要用真名。两人也使用不留记录的Telegram短信应用沟通。

杨家伟也要凯文删除电邮、合约与文件记录等。两人甚至自创“信号”系统,每天早上互给对方一通未接来电,以示自己还未被叫去问话。

凯文说,去年较迟时候,杨家伟叫他用另一台手机与Telegram后,他才发觉两人的对话与活动可能被监视,变得多疑,担心自己掉以轻心。

今年3月27日,杨家伟在获保期间会见凯文与伙伴吴思伟。两人因为商业事务局已开始调查他们与涉案基金的财务往来,担心对方又会被叫去问话,于是决定利用未接来电作为暗号,互报平安。

揭刘特佐圈子用假名相称

凯文在第二台手机里以“James”这个假名保存杨家伟的号码。据他所知,杨家伟在刘特佐的“圈子”里被称为James。

凯文说,“圈子”里的人用假名称呼彼此,所以他认为James是杨家伟的代名。他只知道“圈子”里有刘特佐,不知道还包括谁。

从他与杨家伟的谈话中,凯文认为,杨家伟在替刘特佐做事、与伙伴通话时,他们所作所为和说话方式,感觉“高度机密”。

用Telegram“秘密聊天”

凯文也称,两人使用Telegram时,杨家伟总会确保他们先启动自动删除功能。有时他还没来得及看短信,短信就已被删,他还得叫杨家伟重发短信。

他指出,Telegram之所以被视为较安全,是因它有个“秘密聊天”功能,双方可互相删除留在对方手机里的聊天记录,而且它不准用户截图或转发聊天记录。

热词 :

一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