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报车费 国大研究员 与业者判监

法官说,案件涉及公共款项,数额并非“有限和轻微”,因此不能罚款了事,须判坐牢。法官也认为,诡计是杜莱拉裕博士想出来的,他的罪责较交通服务业者拉维重。

为索回无法报销的开支,大学高级研究员竟与交通服务公司老板串通,报大交通开支,欺骗校方8490元,结果得不偿失,双双被判坐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