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炎:总统不能成为第二权力中心

陈庆炎总统针对民选总统制度的修宪建议致辞时认同政府已接纳的多项建议,并强调民选总统不能成为第二个权力中心。

国会昨天针对民选总统修宪法案进行二读时,国会议长哈莉玛代陈庆炎总统,针对此次修宪向国会致词。

陈总统表示,宪法委员会发表检讨报告至今,他一直没有对报告以及政府之后发表的白皮书,公开地发表看法。他说:“这是因为在法律上,我没有必要针对建议提出个人见解,宪法也没有赋予总统权力去支持或反对修改民选总统制的任何具体建议。这些都属于政府的决策范围。”

但陈总统也指出,政府的惯例是在修改任何会影响总统权限的宪法条款之前,征询并考虑总统的意见,并在推动修宪时,向国会公开总统的看法。陈总统说:“我担任总统的经历,让我对民选总统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总统应该如何服务国家和全体国人,有了个人的观点。因此我同意总理(李显龙)的建议,以现任总统的身份向国会致词,分享对这个议题的看法。”

陈庆炎总统说,过去五年,他秉承的个人使命是号召全体国人共同建设互相关怀、凝聚力强、具包容性的社会,而在新加坡这个多元种族的社会,总统的重要职责就是与各种族合作。

民选总统象征国家团结

陈庆炎总统说,总统的言谈举止和接待外国政要的方式,会影响其他国家对新加坡的看法以及新加坡在国际上的地位。这意味着总统必须博学多闻、具有战略思维,而且对地缘政治发展有敏锐的判断力。

此外,总统常与不同社群和各阶层的国人接触,因此其象征角色也在国内发挥作用。

陈总统说,过去五年,他秉承的个人使命是号召全体国人共同建设互相关怀、凝聚力强、具包容性的社会,而在新加坡这个多元种族的社会,总统的重要职责就是与各种族合作。

我国首四位受推举的总统是尤索夫伊萨、薛尔思医生、蒂凡那和黄金辉博士。陈总统指,他们分别代表马来族、欧亚裔、印族和华族并非巧合。

他说:“总统是国家团结的象征,历届入主总统府的人选必须反映出多元种族的特色,因为这是维系国家团结与和谐的核心社会价值。”

陈总统认同,政府接纳的“保留选举”建议是平衡的做法,因为这可确保新加坡必定会每隔一段时间,有少数种族代表担任总统,但若有少数种族代表在公开选举中当选,机制就无须启动。

监管国家两大资产

民选总统的另一重要职责是对我国两大重要资产的监管责任。陈总统指,国家储备金和公务员的诚信是一代代国人建立起来的两大关键资产。

1991年的修宪赋予总统监管国家储备和委任公共部门要职的权限,而总统通过选举被人民赋予民主合法性,可以在必要时在这两方面否决政府的决定。

因此,政府当时也决定为总统选举参选人设下资格标准,确保只有拥有这些必要条件的人选才可参选,而资格标准也应时不时更新和调整。

陈总统指出,宪法委员会在修订资格标准时引述不少数据,而根据陈总统个人经验,即使是在他任期内,总统监管的重要资产无论在范围和复杂程度上,都显著地扩大和提高了。

陈总统认为,他在金融方面的经验有助于他了解政府提案的技术层面问题,但总统也须具备良好的政策敏锐度和判断力,才能作出有利于新加坡的决定。因此,政府接受宪法委员会的建议是朝正确的方向发展。

应避免毫无建设性的僵局

尽管详尽地阐述民选总统的监管职责和其重要性,但陈总统强调,国人必须分辨作为监管者,以及与政府对立的总统是有差异的。

他说:“这两者并不相同。民选总统不能成为第二个权力中心。总统必须根据宪法规定的职责行事,不能阻碍在任政府履行它的行政职责。”

总统顾问理事会的成立就可以为总统提供专家咨询,并平衡总统的监管权。

另外,尽管总统有权接受或拒绝理事会的建议,但允许国会推翻总统否决的机制,也能确保总统不会武断行事。

陈总统说,历任总统与顾问理事会至今都有良好的合作关系,而所做的决定都经深思熟虑,以新加坡的长远利益为考量,因此无须动用这个机制。

陈总统形容自己作为总统,与政府的工作关系向来和谐,政府在作出重大决策时都会知会他,李总理定期与他共进午餐,也会另作简报,分享所面对的当务之急以及有意采取的应对措施,两人也会针对我国将遵循的战略方向互换意见。

陈总统形容这样的关系“建立在互信和互相尊重的基础上,而这对我而言,是这个体制可以有效运行的关键。”

热词 :

国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