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党建议公投决定总统制

工人党也倡议由一个民选的八人参议院(Senate),接手总统原有的监管权限,让总统只须继续扮演团结国人的象征角色。

一向主张废除民选总统制度的工人党认为,政府不应急于修改制度,并建议举行全国公投,由国人决定应该如何选出国家元首,以及保障国家储备金的机制。

工人党也倡议由一个民选的参议院(Senate),接手总统原有的监管权限,让总统只须继续扮演团结国人的象征角色。

七名工人党国会议员昨天先后针对宪法(修正)法案二读展开辩论,并表明工人党反对这项法案。

率先发言的工人党主席林瑞莲(阿裕尼集选区)指出,法案有意授予总统顾问理事会更大的权利,但理事会不是通过民选程序产生,因此这么重大的修宪法案应该交由全体国人通过公投表态。

提出公投两选项

工人党也草拟全国公投的内容,让国人从两个总统制度的提议中,选出其一。

第一个选项是人民行动党政府推行的民选总统制度,由总统同时扮演象征性,以及监管国家储备金和要职任命这两个角色。

另一选项由工人党建议,在废除民选总统制度后,改回由国会委任总统,并把总统的监管权限交由一个由国人选出的参议院负责。

林瑞莲指出,就如宪法委员会指出,民选总统的这两个角色相抵触,所以工人党提出这项建议。此外,由国会委任总统,可确保不同种族的代表可轮流受委。

工人党建议的参议院有八名参议员。一个类似总统选举委员会的遴选委员会,将先筛选16名合格参选人,筛选条件“类似民选总统的资格标准”,八名在全国选举中得票率最高者出任参议员。他们不得属于任何政党。

若参议员在决定是否让在任政府动用储备金时,支持和反对者各占一半,议案则交回国会表决,在获得四分之三大多数赞成票后,才可动用储备金。

工人党认为,由于参议院只有受限的监管职责,而没有行政权,因此参议员“不会误会自己有任何行政或政策决策的功能”。

林瑞莲说,拟议的修宪引起许多讨论,也有质疑声音,就连李显龙总理也承认,要说服国人修宪的必要不容易,因此工人党认为不应急于推动修宪。

唐振辉(马林百列集选区)则批评,若要八名参议员都由选举产生,情况将更政治化,也会耗费过多时间和精力。

他也指出,李总理1月就提出可能修宪,宪法委员会也举行公开陈述会,工人党有各种表达意见的机会,却选择直至昨天才抛出公投以及成立参议院的建议。

工人党质疑亲执政党总统阻碍反对党政府运作

林瑞莲也说,民选总统选举的门槛太高,可能导致只有亲执政党人选可以合格当选,而日后若有政权的轮替,总统很可能因政治因素,阻碍新政府的运作。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也质疑,执政党修宪的动机是要进一步保障行动党,并可能利用民选总统制度牵制非行动党政府,形成“跛脚鸭”。他称行动党只顾及自身利益,“(修宪)是意图瘫痪政府的设计手法。”

他指,国会在1988年辩论民选总统制度白皮书时,行动党的前内阁部长王邦文说过,若出现意外的全国大选结果,让反对党政府掌权,“行动党总统若要损害和打击反对党政府和总理是可想而知的”。

他认为,储备金不属于任何一任政府,而属于全体国人,因此不应只交给总统一人监管,应该由民选的国会承担这个责任。

唐振辉则指出,修宪以及民选总统制度的基本原则其实恰好相反,因为民选总统拥有的否决权可以限制在任政府唯所欲为,而且行动党应该是全球极少数会提议限制自己权限的政府。

热词 :

国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