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野对参议院制六大交锋

普杰立医生(白沙-榜鹅集选区)
余家兴(蔡厝港集选区)
许宝琨医生(宏茂桥集选区)
毕丹星(阿裕尼集选区)
贝理安(工人党非选区议员)
陈立峰(工人党非选区议员)
谢邕邕(官委议员)

多名执政党议员强烈批评和质疑工人党提出举行全国公投,以及组成参议院的建议,引发朝野激烈交锋。工人党议员林瑞莲、刘程强、毕丹星、费沙,

以及该党非选区议员陈立峰、吴佩松昨天都阐述设立参议院的建议。多达16名人民行动党议员和官委议员则在演讲或者补充提问时,对工人党的建议表示质疑,甚至强烈批评。

1. 参议院参选条件如何制定

李智陞(裕廊集选区):请问由专业人士和专家组成的参议院需要符合哪些条件才可以参选?

毕丹星(阿裕尼集选区):我们认为,参议院选举委员会(简称SEC)将接替总统选举委员会(简称PEC),因此同一组人将审议什么人适合参选。两个委员会的运作非常相似,须确保参选人可履行监管职责,也有相关的资历。

普杰立医生(白沙-榜鹅集选区):PEC目前没有特定合格人选限制,而是审议什么人可参选。但SEC要避免超过16人参选,那么委员会到底以什么考量,决定第16人可参选,而第17人不够好?

刘程强(阿裕尼集选区):我想澄清,工人党提出民选总统制度的替代模式,它当然不是完美的,所以我们要关注本质上的差异,看看哪个制度比较好。民选总统制度推行25年,遇到问题就修宪,所以这个参议院制度若被接受,也会有这个问题。我们应该辩论的是本质,这两个制度之间的利与弊,而不是着重在细节。

尚穆根(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SEC的行事和运作如同PEC,那么筛选标准是否与目前选出民选总统的一样?

陈立峰(工人党非选区议员):是非常相似。

刘程强:就如我所说,我们设计了框架,但细节可能需要调整。

尚穆根:我问了一个简单的问题,就是筛选标准有多大的差异?“相似”指的是什么?

贝理安(工人党非选区议员):筛选标准有非常相似的条件,因为这还是一个监管角色,只是从民选总统转移至民选参议院上,所以会考虑财务管理能力等。不同之处在于,不会有一套特定的硬性标准。

尚穆根:但那就像现有PEC根据申请者资历和能力,审议能否参选的途径。所以,我们会有16名合格参加民选总统选举的人。另外,你是否知道PEC不限制可参选的人数,但在你的建议制度下,SEC只选出首16人,完全交由他们决定?

贝理安:在这方面,两个筛选的机制确实很相似。

普杰立:所以,这八名参议员实际上是八名总统,而工人党认为“集体智慧”是一个较好的制度。

2. 合格参议员少于八人怎么办

尚穆根:如果在参议院选举中,少于八人合格可以参选,或者少于八人挺身而出参选,那会发生什么事?

贝理安:我想,目前的民选总统制度也可能出现类似情况。在(行动党的)制度下,如果没有人挺身而出参加总统选举,那要怎么办?我们有信心会有足够的人选愿意参选。我想你提出的难题,是所有竞选制度可能面对的难题。

3. 参议院是否会导致政治僵局

许宝琨医生(宏茂桥集选区):倘若参议院出现僵局,(动用储备金的)议案将交回国会表决,那为什么事先要把议案交给参议院考虑?

毕丹星:这是程序上应该做的,若在任政府要动用储备金,就须由参议院决定,但未必每次都是四人支持、四人反对的僵局。就算这确实可能是个问题,也不排除在参议院演变的过程,加入多一名参议员(使参议员人数达奇数)来解决这个问题,但这是一个简单直接的答案,关键在于让参议院履行职责。另外一个可能性就是由参议院主席投下决定性的一票。

4. 如何避免参议院过于政治化

谢邕邕(官委议员):我认同其他国会同僚的担忧,总统一职是否会被政治化,因此我想要询问工人党要采取怎么样的措施,确保参议员选举不被政治化,以及选出的八名参议员在决策时,不会有政治考量?

毕丹星:我认同,一旦有竞选程序,就必定有某个程度的政治化,而这其实也会发生在民选总统制度。问题在于我们是否要保留总统应该扮演团结国人的象征性角色,而有一个由人民选出参议院。参选的人需要凸显他们的资格,说服选民并寻求他们的支持,这过程中尽管会有一定程度的政治化,但我想这会比总统一职被政治化来得理想。

5. 如何确保参议院有多元化背景

余家兴(蔡厝港集选区):目前,总统顾问理事会成员包括资深公务员和退休法官等,背景非常多元化。工人党建议的参议院,能否通过选举得到这样的多元化,确保有从商经验者,熟悉政府运作的公务员,或者精通法律的法官等?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毕丹星:我想不出理由,为什么这些人无法参加参议院的选举。他们可以参选。

余家兴:他们当然可以参选,但问题是总统顾问理事会目前是通过委任的方式组成,而多元化背景有助向总统提供不同观点,决策时有更全面的考量。但他们若参选,可能因为无法发表有煽动力的公开演讲,结果无法当选。

毕丹星:我认为,这是SEC以及委员会评估的参选人的责任,SEC应该致力选出他们深信可以很好地履行职务的参议员。

6. 是否应该举行公投

普杰立:历史与国际事件证明,公投必须用在迫切和直截了当的议题上。这迫切吗?你无法说明它需要在这三两天发生……脱欧的情况就是如此,两项复杂的提案由公投决定,许多投票的人并不清楚他们为什么而投。公投的另一个替代形式是全国大选, 人民行动党就曾在竞选宣言中提出民选总统制,下届大选工人党也大可在竞选宣言中阐述如何执行参议员制。

贝理安:如果课题不迫切的话,我们为何在这个时候提出法案呢?你提及大选,民选总统制改革的计划没有在2015年大选公开给选民,不能凭大选相等于公投来说明选民同意这些建议。

普杰立:公投应该用于国家主权问题。今天在国会提出的这项法案是为了加强我国政治、民主和宪法程序。

热词 :

国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