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差与大决赛失之交臂 柯正文期待出征2020东京奥运

陈庆炎总统在为我国奥运会和残奥会选手举办的茶叙会上致词时,赞扬我国运动员此次取得新加坡有史以来最佳的奥运会和残奥会成绩。

对我国游泳选手柯正文来说,在里约奥运会的200米蝶泳项目半决赛中,以少于0.02秒的微差与大决赛失之交臂,是一次“惨痛”的体验;然而,这次经历让他意志更坚定,也更期待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为奖牌而冲刺。

柯正文(19岁)昨天在陈庆炎总统为我国奥运会和残奥会选手举办的茶叙会上,分享奥运之旅苦与乐时,道出无缘大决赛的感触。

柯正文在本届奥运会上虽没夺牌,但成功进入100米和200米蝶泳两个项目的半决赛,并两次创下个人佳绩。其中,他在200米蝶泳项目中,以1分56秒01在所有29名参赛泳手中排名第10,与进入决赛十分接近。

对于本届奥运会,柯正文说,无论是自信心、体能或心理上,他比2012年初次出征奥运会,处于更好的状态,也有更充分的准备。

“随着我个人和作为一名运动员逐渐有所成长,我要实现的梦想,也更变得远大一些。我期待进入大决赛和世界上最优秀的泳手竞技……但我以0.02秒微差,排名第10。那是一次惨痛的经历,我要感谢队友和教练们在那个艰难时期给予我扶持。”

柯正文说,与大决赛擦肩而过,令他更向往出征2020年东京奥运会,而他也相信,我国运动团队有潜力争取更卓越成绩。

约瑟林在本届奥运会100米蝶泳决赛中为我国夺下首面金牌。游泳女将叶品秀分别在残奥会50米和100米仰泳S2级项目中摘下金牌,吴蕊思则在残奥会女子100米蛙泳SB4级决赛中,为我国摘下铜牌。

自小患小儿麻痹症的女射箭手塞西达(31岁),也在茶叙会上分享首次参加残奥会的心路历程。塞西达说,她投入射箭运动的时间不长,获知自己能参加残奥会,简直是梦想成真。“我很荣幸成为首个代表新加坡参加残奥会的射箭手。”

她说,残奥会的备战是一项艰苦过程,她感谢新加坡体育理事会、本地射箭运动社群给予的支持,让她能在体力和心理上做好准备。

“参加里约残奥运最难忘的经验是,在一次比赛开始前几秒,听到我坐着的椅子传出断裂的声响,让我感到摇摇欲坠…… 但身旁的教练鼓励我,不管成绩如何,即使没射中目标,也要保持镇定,微笑以对。这给我很大的鼓舞,让我一路鞭策自己,坚持到复赛。”

陈庆炎总统在茶叙会上致词时,赞扬我国运动员此次取得新加坡有史以来最佳的奥运会和残奥会成绩。

“对所有新加坡人来说,你们每一个人仿佛是一盏启发人心的明灯。你们在世上最大的运动赛场上为新加坡争光。你们排除万难,勇往前进,证明只要愿意尝试,任何目标都能实现。”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以及新加坡奥林匹克理事会和新加坡残障运动理事会的人员等,昨天也出席活动,同奥运会和残奥会选手共聚。

柯正文在本届奥运会上虽没夺牌,但成功进入100米和200米蝶泳两个项目的半决赛,并两次创下个人佳绩。其中,他在200米蝶泳项目中,以1分56秒01在所有29名参赛泳手中排名第10,与进入决赛十分接近。

热词 :

柯正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