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病患者指医疗人员歧视 医院与机构办课程提高认知

爱之病患者安迪因两次不愉快经验,对医疗人员的信任大打折扣。受访医生表示,必须加强医疗人员对爱之病患者的认知,避免患者因害怕异样眼光而延迟或拒绝相关治疗。

除了来自社会的歧视,爱之病患者有时也面对医疗人员的异样眼光。

爱之病患者安迪(假名,40岁,营运经理)今年中前往医院进行心脏复健治疗时,一名医疗人员获知他的病史后,表明无法为他进行复健,让他当下感到震惊不已。

他说:“经过这件事后,我不想也没有再去进行心脏复健。虽然院方有安排见面约谈这起不愉快的事件,但我拒绝了。我对于医疗人员因为我患有爱之病而贬低和歧视我,也感到很失望。身为医疗人员,他们不应该带有任何偏见看待我们。”

这并非安迪首次受到医疗人员歧视。四年前刚被确诊感染爱之病时,他因长疣(warts)前往皮肤诊所求诊时碰上医生冷言冷语,觉得非常难堪,促使他后来选择前往私人诊所求诊。

他认为,两次不愉快经验是因医疗人员对爱之病病毒认知不足,而这也破坏了他对医疗人员的信任。安迪说:“我以为医疗人员都会理解爱之病患者的情况,但事实并非如此。我是因为相信他们才主动透露病情,但现在除非被问起,否则我不会主动告诉他们。”

本地共有5324爱之病患者

根据卫生部的数据,新加坡去年共有455名公民和永久居民确诊感染爱之病。截至去年底,共有7140人患上爱之病,其中1816人已过世。

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感染病科高级顾问医生苏菲亚·阿奇乐塔(Sophia Archuleta)受访时说,爱之病治疗过去20年来大有进步,若患者定期服用药物和接受治疗,他们的寿命和普通人无异。

她说:“爱之病患者将接触更多医疗人员如牙医、眼科医生或社区护士。每名医疗人员都学过接触传染疾病病患时需采取的防护措施,但可能因多年或从未接触这群患者,不熟悉导致他们对爱之病产生误解或恐惧。”

苏菲亚举例,有些医护人员在柜台和患者沟通时,可能不经意说漏病情,又或者患者从未向家人说出自己染上爱之病,却在送入急诊室就医时,医生无意间向其家人透露病情。这说明本地必须加强医疗人员对爱之病患者的认知,打破双方隔阂,让病患感觉安心和受保护,避免患者因害怕异样眼光而延迟或拒绝相关治疗。

为了提高医疗人员对爱之病患者的认识,国大医院、新加坡综合医院、陈笃生医院传染病与流行病学研究所、性病诊所(DSC Clinic)及爱之病行动小组(Action for AIDS),在本星期三(30日)至星期日(4日)将首次携手举办四天培训课程,让医疗人员学习如何更好地照顾病患,同时减少他们面对的歧视。

此外,国大医院与陈笃生医院联手为综合医疗保健人员、社区医疗人员等推出半天课程,内容包括如何保护病患隐私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