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兄弟姐妹争父母遗产 把法庭当作宣泄平台

高庭韦思舜法官说:“显然的是,符氏五兄弟姐妹之间有不少怨恨以及对彼此有根深蒂固的不满,这些在多年来延烧到法庭……为了兴起和抗辩索偿,这些诉讼已造成遗产大幅消耗……我要强调的是法庭不应被用作平台,来宣泄对其他家人累积了一辈子的怨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