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瑞杰感恩:我非常非常幸运 大家帮我跑赢死神

“共同未来”策展团队给王瑞杰送来的祝福含展区狮子造型复制品,王瑞杰太太把它当做奖章,激励财长在复健过程中不断尝试,  向前迈进。  (梁麒麟摄)
王瑞杰住院期间,许多新加坡人寄送祝福卡片,祝愿他早日康复。(梁麒麟摄)
王瑞杰完好保存着这些卡片。(梁麒麟摄)
王瑞杰住院期间,许多新加坡人寄送祝福卡片,祝愿他早日康复。(梁麒麟摄)
王瑞杰住院期间,许多新加坡人寄送祝福卡片,祝愿他早日康复。(梁麒麟摄)

躺在陈笃生医院的加护病房中,他渐渐恢复知觉,接着察觉身躯不能动弹。

在内阁会议中突然倒下,已经过去六天,但他的意识还停留在昏迷前的那一刻。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脑海一片空白,他下意识地想问陪在身边的家人:“我在哪里?”“为什么被绑住?”“今天有没有内阁会议?”“我的资料在哪里?”

经过七个月休养,康复后的财政部长王瑞杰本月13日首次面对媒体,在接受《联合早报》和《海峡时报》的联合访问时,回忆他在加护病房恢复知觉的那一刻:

家人好不容易才向我解释清楚,我原来是在医院里;而我不觉得自己在医院,还以为在办公室开会……

我一直问有关工作的事,直到他们告诉我:你现在什么都不能做,你是躺在医院里。

今年5月12日下午,王瑞杰如往常一样出席内阁会议,与在场的同僚讨论国家事务。唯一不同的是,他在会议前服用了一颗班纳杜(Panadol)。

王瑞杰记得,内阁会议前他略感头痛,但没有太在意,以为只是因为欠缺休息,身体向他发出了一个再寻常不过的信号。

“我以为只是平常事,或许我没有休息好。不过后来医生认为,头痛的征兆可能就是一个开始。”

下午5时34分,王瑞杰突然倒下。当时三位医生出身的部长马上检查他的情况,立刻施于急救。这当中包括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以及教育部兼通讯及新闻部政务部长普杰立医生。

治疗急性中风犹如与时间赛跑,正是因为当下的抢救,让王瑞杰在这场与病魔的抗争中“幸运”地跑在了时间的前面,对后来手术成功和复健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对这一点,王瑞杰心怀感激。“我非常幸运,因为内阁中有好几个医生,他们立刻给我急救;普杰立医生扮演了重要角色,这让我的身体继续如常运作,呼吸和心跳都正常……救护车抵达后,随行的急救团队也非常优秀,他们继续对我施救,救护团队和医生把我妥善送到陈笃生医院。我必须承认,我非常非常幸运。”

奇迹挫败脑动脉瘤袭击

引发王瑞杰突然中风的是脑动脉瘤(aneurysm),即动脉血管局部出现薄弱后所形成的异常扩张。动脉瘤通常毫无征兆,但不少动脉瘤患者患有高血压。

王瑞杰平日经常运动,血压一切正常,客观的分析显示,他并不属于容易中风的高风险人群,就连医生也对突如其来的病发感到意外。

“但你知道,人生中有些事情总是难以预料。”王瑞杰自己这样解释。

很多人把他的康复视为不可思议的“奇迹”,但这个奇迹并非偶然。在王瑞杰看来,背后有很多关键的因素,而每个环节都发挥重要的作用。

病发当时的急救减轻了中风在第一时间对他造成的伤害,送往医院后他立刻接受扫描,随后通过手术缓解出血造成的颅内压力,成功闭合动脉瘤。

王瑞杰说,急救团队、医护人员和后来帮助他复健的治疗师都展现极佳的专业能力,而新加坡的医院所采用的技术,在世界上也都是非常超前的。

早在王瑞杰还在加护病房时,医护人员便开始帮他复健。据了解,陈笃生医院是从2012年起,让适合的病患在住加护病房期间就接受早期复健治疗,由医护人员协助他们做简单的运动,例如起身、坐在床边等,防止病患的肌肉失去机能。

专注做复健 循序渐进恢复之前的自己

转到普通病房后,王瑞杰每天都遵照安排,定时在治疗师的辅助下接受语言、职能和物理治疗。

和每个中风病患一样,他的康复进程也经历过步履艰难、手脚失衡,甚至连吞咽都需要有人指导的过程。这个过程并未让王瑞杰感到沮丧,他告诉自己要按照治疗师的指示,专注地做复健,循序渐进争取恢复到之前的自己。

他说:“保持积极的心态很重要,要不断尝试,即便每次只是走一小步。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你必须持之以恒,不能放弃。”

感恩大家关心

王瑞杰入院的消息传出后,人们纷纷通过不同管道为他祈福,祝福来自他的家人、朋友、同事、邻居、同学,还有许许多多素不相识的公众。

陈笃生医院的其他病患得知王瑞杰住院后,特地去探望他,一名年长女病患还给他送去鲜花。一些人寄书给他,或是发电邮激励他,与他分享心得和建议。很多国人也把写满祝福的卡片寄到医院、财政部或是王瑞杰在基层的办公处,希望他早日康复。

对于人们的关心和鼓励,王瑞杰满怀感激,在一小时的访问中不下五次用“感恩”来表达由衷的谢意。

祝福的卡片成了家人和医护人员敦促王瑞杰复健的工具。他们把祝福卡贴在医院的墙上,让卡片与王瑞杰的视线平行,鼓励他站起来阅读大家的祝福。

“狮子奖章”带来特殊能量

王瑞杰去年领导新加坡50周年庆委员会,其中一项活动是在滨海湾花园举行的“共同未来”(The Future of Us)展览。展区中有一座巨型狮子造型,在聚集了人们在这地带走动时的一定“能量”后,会发出 “狮吼”。

策展团队送来以狮子造型复制的装饰品,给王瑞杰带来特殊能量。他说:“我太太把它当做奖章激励我,因为一开始走几步都很困难,她鼓励我不断尝试,只要我达到她定下的目标,就能得到奖章。”

妻子孩子熬过最艰难阶段

6月25日,王瑞杰住院45天后出院回家修养。这期间,他看报纸、看电视、关心美国大选,也尽量让自己保持活跃。

初步恢复接触工作是在回家之后。王瑞杰坦言,一切都得循序渐进,虽然习惯阅读大量资料,但出院后的头几次阅读,仅仅是短短的15分钟至20分钟后,他便感到疲惫,无法继续。

问他从入院到复健,整个过程中最艰难的是哪一段。王瑞杰停顿片刻后说,因为昏迷不醒,最难熬的那段过程他其实是“缺席”的,真正扛起那份艰难的是他最亲的家人,他的妻子和他的孩子。他说:“最艰难是在最初阶段,更多是我的太太和家人(在承担),因为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肺部感染 医生建议避开人群

与王瑞杰的访问安排在部长办公室旁的会客室。摄影记者原本希望在访问结束后,跟随部长到办公室,捕捉他工作的镜头。不过王瑞杰直言,办公室空空荡荡,原本摆放的一些植物也因医生的嘱咐移走了。

原来王瑞杰在中风入院期间,肺部发生严重感染,导致病情不稳定。医生得在他的气管插上管子,帮助他呼吸,他也因此必须在加护病房住更长时间。

正因如此,王瑞杰在8月22日复工后一直避免公开露面,即使在工作上需要开会,也会尽量把与会人数控制在10人以下。医生嘱咐他,必须像对待中风那样,严谨对待肺部感染,避免人多的地方,以免再受感染。

王瑞杰是淡滨尼集选区领军部长。在他归队之前,淡滨尼中区的工作由集选区内其他议员协助。至于什么时候可以回到他负责的淡滨尼中区接见选民,参加各种社区活动,一切还得等医生检查,估计还需要几个月。

人生侧重没改变

整个访问,王瑞杰始终保持平和的语气,仿佛刚刚跨过这道坎的不是他本人。至于这场大病是否会改变他的人生侧重,王瑞杰否认了。

他说:“我一直坚信无论做什么,我们都应该尽力而为。现在我又有能力了,我会继续竭尽所能。

“从家人到普通新加坡人,他们给我的支持和鼓励让我非常感动。素不相识的公众给我发来早日康复的祝福,我必须说,这些都非常感人,令人鼓舞,也帮了我。这让人感觉到,原来你是群体中的一分子,我想这很有意义。”

新年祝语:最重要还是健康

5月的那场意外至今在外人看来都心有余悸,但今天的王瑞杰精神不错,除了比之前略瘦一点,看不出这场危机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痕迹。

访问最后,记者问王瑞杰,对自己和家人,还有所有新加坡人有什么新年祝语。他说,有了这次的经历,“最重要的还是健康”。

要不是这番话,差一点让人忘了,眼前的王瑞杰,曾与死神擦肩而过。

更详细内容,请阅读12月18日《联合早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