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仁理:胜选意义在服务

今年的际遇教了他很多。武吉巴督区国会议员穆仁理坦言,少数种族候选人面对的最大挑战

是与居民沟通。他学习华语,用英文注音撰写华语演讲稿。他说:“要掌握一门语言就要反复应用。”

“我从不认为胜利有什么了不起,那是个不错的战绩但我没有太兴奋,我记得我当时感谢(对手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博士,领导了一场有组织的战役。胜利为我提供了一个能更好地服务居民的平台,更关键的是向前看。”

回顾半年多前在补选中以61.23%的得票率,成功为人民行动党捍卫武吉巴督区,议员穆仁理语气平和,仿佛在叙述一件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

就算一再被《联合早报》记者追问身为少数种族,他如何在武吉巴督这个华族比率高于全国,且年长者偏多的选区战胜对手,他也依然淡定回应。

“或许部分居民会更想投选华族候选人,但综观整个社群,他们透过补选发出清晰的信息,愿意根据我过往的表现和所制定的计划,给予我为他们服务的机会。我对大家的支持心存感激,希望整个新加坡也会认同这种对少数种族同胞的支持。”

穆仁理坦言,少数种族候选人面对的最大挑战是与居民沟通。“这有克服的方法:我学了一点华语,会设法以英语注音写下简短的华语演讲稿。如果是更深入的讨论,我的团队则会帮我……我很幸运,我的耳朵灵敏,但要掌握一门语言就要反复应用。”

至于方言,穆仁理笑说只学会一些福建词汇,“当然也会唱《爱拼才会赢》”。

深耕基层16载突重围

由少数种族拿下单选区,穆仁理并非第一人。2011年大选中,欧亚裔人士、前国会议长柏默当选榜鹅东区国会议员,但他后来因婚外情退出政坛,因此引发了另一场补选。可穆仁理少数种族的身份却因今年修改新加坡宪法,包括确立一套“保留选举”机制,确保各种族都有机会担任国家元首而被放大。

今年11月,李显龙总理参加修宪辩论时就说,少数种族候选人在选举中处于劣势,他之所以仍派穆仁理出征武吉巴督区补选,是基于穆仁理熟悉那里的基层。

李总理当时说:“穆仁理奋力而战结果胜出,但他可以告诉你,我也可以告诉你,相比我委派同样熟悉武吉巴督的华族当候选人,他要取得胜利就得更努力。这是新加坡社会和新加坡政治的现实。”

印证“爱拼才会赢”的穆仁理在参加补选前,曾深耕武吉巴督基层16年,并担任行动党武吉巴督支部秘书多年。工人党在2011年大选攻下阿裕尼集选区后不久,穆仁理出任行动党巴耶利峇支部主席。然而,武吉巴督区原议员王金发因婚外情辞去职务后,穆仁理又被行动党派往捍卫该区议席。

受教于今年的际遇

针对确保各种族定期当选总统的机制,求学时修读马来文为第二语文的穆仁理,以这个他熟悉的语言在国会中阐述马来族群在新加坡的历史足迹。他解释自己多年来都与朋友讨论相关课题,“很幸运的能够借鉴朋友的观点和本身实际的经验”。

在半个多小时的专访中,穆仁理多次强调自己是幸运的,并对此表示感恩。即便是谈到工作或家庭生活是否因当选议员而改变,他也说“幸运的是”因为多年来活跃于基层,负责家访和协助议员接见选民,自己或家人都没感觉到太大的转变。

这名律师与当教师的妻子育有四个孩子,两个17岁的孪生儿子在外国求学,念小一和小二的一对女儿在他宣誓就职时还提前下课到国会观礼。“我不清楚她们是否搞清楚宣誓是怎么一回事,她们跟着其他人说我做得好,但更在乎我几时带她们到公园散步。”

紧跟居民需求转变

然而,要穆仁理以一个词概括今年的际遇,他没选择幸运或感恩,而是用了“教育”两个字,来说明他今年所得到的一些新领悟。“要不是参加补选,我或许永远也不会意识到家人和居民对我深切的感情,也不会感受到他们为了支持我,付出了那么多。在竞选期间,有些义工每天都到支部助选,包括带来食物与大家分享。”

穆仁理报答大家的方法是:贴近基层、了解基层脉搏;跟进居民不时改变的需求,不只聚焦竞选时的承诺清单,例如:争取到足够居民支持邻区更新计划,包括建有盖走道、三代同堂公园、跑道、无障碍走道及游乐园;预计明年启动全新的年长者看护中心和流动诊所;成立照顾弱势家庭孩子的工作小组,包括为他们补习;为400多名居民提供在社区免费用餐的食品礼券。

另一个武吉巴督区致力推行的项目是留意接见选民时的艰难案例,并集合志愿福利团体、基层组织和义工等所接触的这类案例,通过共享信息以充分提供援助。武吉巴督区正在跟进大约20个这类艰难案例,包括家中有两三个智障成人的家庭。穆仁理说,这需要有人与他们交朋友,慢慢地取得他们的信任。

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担任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期间曾以“千层糕”形容政府如何通过不同援助模式,帮助各种经济条件的新加坡人。穆仁理说,武吉巴督区也秉持同一理念。

“千层糕概念是好的,一些居民可能因经济条件无法获得政府援助,但他们却可以获得社区的帮忙。社区工作配对就是个例子,我们很多时候能顺利地把求职的居民介绍给有职位空缺的社区领袖。”

热词 :

穆仁理
15264308509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