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宝琨: 改变政策以创意打造未来城市

 

我们可以更好地发展地下空间,比如把一些占大面积、但公共用途不大的设施,如发电厂和仓库设在地底,把地面上的空间腾出来,那我们肯定就有更多空间保留一些社区建筑。——国家发展部兼贸工部政务部长许宝琨医生
未来的制造业自动化程度会越来越高,很多工厂可以建设在地底下,因为所需要的员工并不多。可能管理人员可以在地面上办公,但很多操作则在地下进行,这也是我们要采取的前瞻想法。——盛裕控股集团国际业务总裁张永昌
高架基础设施上下方的空间都可以利用,我们的一些学生就很有创意,建议在高架地铁轨道上面多建一条脚踏车道……变成脚踏车快速车道,可以方便快速地到达新加坡各个角落。——新加坡国立大学设计与环境学院建筑系教授王才强
一个地区若发展得非常快,可能导致小商家和传统行业因租金上涨等原因,没法跟上步伐,而被排挤在发展之外。如果政府介入,在租户结构等方面取得更好的平衡,将能照顾到更广的社会利益。——《联合早报》采访组副主任杨丹旭

国家发展部兼贸工部政务部长许宝琨医生在《联合早报》推出的《时事讲堂之看见未来》节目中指出,政策必须与时俱进,否则不仅无法带动新加坡未来的城市规划需求,反而成为发展的绊脚石。

新加坡未来的城市规划须发挥创意和想象,在有限的土地上创造新空间,这包括朝地底和高楼发展新设施,改变国人的生活与工作方式。要带动商家和国人以创新手法打造朝气蓬勃的城市,政策也得改变。

国家发展部兼贸工部政务部长许宝琨医生日前在《联合早报》推出的《时事讲堂之看见未来》节目中指出,政策必须与时俱进,否则不仅无法带动新加坡未来的城市规划需求,反而成为发展的绊脚石。

他说:“我们要在基础设施上多运用想象力,政策也要跟得上这种想象力。”

在最后一集节目中,许宝琨等四名嘉宾聚焦我国未来城市发展,探讨城市建设如何支持未来经济发展,以及城市规划新点子与牵涉其中的决策考量。

张永昌:新空间产权

与相关法律条文须明确化

参与讨论的盛裕(Surbana Jurong)控股集团国际业务总裁张永昌指出,我国过去靠填海扩大土地面积,今后要考虑的是向“空中”和“地下”发展,这些新空间的产权与相关法律条文须明确化,以鼓励更多业主在地下或空中开发新空间。

张永昌说:“未来的制造业自动化程度会越来越高,很多工厂可以设在地底下,因为员工并不多。可能管理人员在地面上,但很多操作要在地下进行,这也是我们要接纳的前瞻想法。”

政府在2015年修改国有土地法令,明确规定地下空间的所有权,地表土地所有者只拥有根据新加坡高程基准计算(Singapore Height Datum)30米内的地下空间,这为政府长远的地下空间使用及发展奠定了法律基础。

我国近年来也大力开发地下空间,这些大型工程项目包括裕廊岛地下储油库(Jurong Rock Cavern),以及兴建中的深隧道阴沟系统(Deep Tunnel Sewerage System),这将把原本占用土地面积的设施置于地底,腾出地面空间用于其他用途。

至于向上发展的城市规划策略,也已运用在农业等领域。例如运用水耕和气耕(aeroponics)的垂直菜园,可在狭窄的土地面积上生产大量蔬菜,逐渐减少我国对进口食品的依赖。

王才强:

我国有许多待开发空间

不过新加坡国立大学设计与环境学院建筑系教授王才强认为,我国尚有许多等待开发的空间,关键在敢于大胆想和推行。

他说:“高架基础设施上下方的空间都可以利用,我们的一些学生就很有创意,建议在高架地铁轨道上面多建一条脚踏车道……此外,以前高速公路一般上会把两个社区分割开来,现在我们就有个契机,用这种方式把社区连接起来。”

近年来,我国大兴土木建造新地铁线等基础设施,导致在城市发展与保留自然和历史古迹的取舍经常引起热议。许宝琨指出,只要更有效地利用现有土地创造新空间,就可以两者兼得。

他说,我国可以更好地发展地下空间,把发电厂和仓库等占用大面积土地的设施转移到地底去。“这样一来,我们肯定就有更多空间去保留一些我们想要的社区建筑和公共设施。我们不要受到旧思维的局限。当然有些东西需要科技许可才有办法做到,但我们必须要以前瞻的态度去看待这个问题。”

《时事讲堂之看见未来》由华文媒体集团数码部制作,获通讯及新闻部和未来经济委员会鼎力支持及渣打银行协力赞助。

本集为《时事讲堂之看见未来》节目完结篇,有兴趣重温本节目五集内容的公众,可上网到zaobao.sg观看。

1526889293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