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裕廊”加入“莱佛士” 一些会员“连中双元”

裕廊乡村俱乐部刚在去年12月31日结束营业,有不少会员在过去两三个月陆续办理手续,加入附近的莱佛士乡村俱乐部,却再度面临失去俱乐部的问题。

继裕廊乡村俱乐部后,莱佛士乡村俱乐部也被征用,一些会员不幸“连中双元”,连续两次遭遇失去俱乐部的霉运。

政府昨天宣布决定征用大士第二通道附近的莱佛士乡村俱乐部整个地段,以兴建新隆高铁设施、地铁跨岛线的西部车厂以及其他交通相关设施。裕廊乡村俱乐部所在地段则已在2015年5月被征用,以建造新隆高铁的裕廊东终站。

高尔夫球俱乐部会籍经纪公司Tee-Up老板潘迎芬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尤其是在大士和裕廊贲耐路(Benoi Road)一带设厂的企业老板和高管,许多人都受到影响。

裕廊乡村俱乐部刚在去年12月31日结束营业,有不少会员在过去两三个月陆续办理手续,加入附近的莱佛士乡村俱乐部。

新会员:感觉被欺骗

她说:“有一个客户上个月30日才决定买莱佛士乡村俱乐部的会籍证。31日来签约,1月3日付款,不料4日就宣布被政府征地。”

一位不愿具名的陈先生(65岁,生意人)便是其中的“受害者”。他受访时无奈地说:“裕廊乡村俱乐部被征用后,我听人游说,上个月才加入新俱乐部。没想到一场球都没打,政府就宣布会再征用土地。”

“我的会籍经纪当时只说小部分的土地可能被征用,我才决定加入,现在感觉自己被欺骗。”

陈先生认为,政府若考虑征用某个地段,应向公众透露,或通知俱乐部暂停招收新会员,以免令大批人失望或亏钱。

莱佛士乡村俱乐部网站上的会员申请表格注明,土地租约2028年10月到期,而俱乐部正在向当局商讨续约的事宜。

另外,已是莱佛士乡村俱乐部会员多年的受访者也对土地征用的消息感到意外且失望。

参加近九年的萧诗婷(产业经济)告诉记者:“我每个星期都到这里和朋友聚会两三次,对这个地方和这里的员工都有浓厚的感情,会非常舍不得。”

加入俱乐部五年的裴罗宾(50岁,董事)则说,他可以理解新加坡因土地面积有限,必须征地发展设施的做法。但他坦言,最烦恼的是接下来没有打高尔夫球的好去处。

另一方面,也有业界人士指出,莱佛士乡村俱乐部被征用的消息突如其来,令许多人感到惊讶。

新加坡高球服务(Singolf Services)董事经理朗丽丽(LeeLee Langdale)说:“原本大家以为政府顶多只征用部分土地,没有人想到竟然是整个俱乐部都被征用。”

她指出,刚转会的新会员还没领到裕廊乡村俱乐部的赔偿金,又要面对莱佛士俱乐部的赔偿金问题,肯定会打击他们购买第三个高球证的信心。过去两三个月,莱佛士乡村俱乐部的会籍转售价徘徊在3万元至3万3000元。

莱佛士乡村俱乐部有约2600名会员,朗丽丽估计,即使只有半数的人转会,还是会刺激其他高球俱乐部的需求增加。“虽然现在的经济环境不好,但是因为供应量不断缩减,预料将提高一些俱乐部的会籍转售价。”

随着新隆高铁和新地铁线的发展,两个乡村俱乐部相续被征用,其他俱乐部的会员不免担心也会面对失去俱乐部的“命运”。

新加坡土地管理局局长陈文凯昨天在记者会上表示,虽然高尔夫球俱乐部占地面积大,但政府在征地时并不会只针对这些俱乐部,而会根据本地发展的蓝图及需要,再决定是否延续土地租约。

点击阅读:为新隆高铁工程“让路” 莱佛士乡村俱乐部被征用朱倍庆:将确保受影响员工获公平赔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27028727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