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局征询福康宁公园设计规划

国家公园局正寻找咨询业者,提出户外博物馆设计规划概念,要把公园变成户外课堂,让访客了解新加坡历史。

拥有700多年历史的福康宁公园未来可能成为一个户外博物馆,让访客从更详尽的资讯介绍和更丰富的导览活动中,透过福康宁公园了解新加坡发展历程。

国家公园局正在寻找适合的咨询业者提出设计规划,让福康宁公园发挥更大的教育功用。

据了解,规划中的“户外博物馆”概念犹如把福康宁公园变成一个户外课堂,融合公园里现有的考古发掘现场、文物展览区等景点,再通过详细的导览资讯,方便访客探知公园承载的新加坡历史。

目前,公园局每年大约组织20次导览游和15场工作坊,吸引不少学生、家庭、大自然爱好者和一些机构团体参加。公园局也希望业者提出点子改善现有活动,并为公园策划新活动,提升本地社群、学生、旅客、自然和历史爱好者等对福康宁公园历史文化的兴趣。

国家公园局园林处高级署长谢承然答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说,公园局正设法改善福康宁公园历史和文化策展内容,这也是该局改进公园标示和设施工作的一部分。

他说,福康宁公园的历史可追溯到700年前,见证新加坡很多重要的历史里程碑,如今这座公园每年吸引约120万人次访客。

“公园局希望通过与咨询业者合作,从新加坡历史的角度呈现福康宁公园的文化遗址,为访客提供全面的户外教育体验。”

根据公园局要求,业者需要对福康宁公园的纪念碑、历史建筑、遗址等硬件景观及植物和园艺景观等做全面研究和记录,也必须研究公园不同年代的历史,并收集与公园历史相关的照片、剪报等。此外,业者得整修福康宁公园内的考古发掘现场,融入可供举办工作坊的空间。

新加坡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主席陈有利博士受访时说:“福康宁公园是个非常特殊的地方,有新加坡开埠前的古代历史,也记载新加坡在二战期间的军事历史,莱佛士登陆后在那里修建居所,公园里甚至还有一个蓄水池。最特别的是,这些丰富的历史都集中在一座小小的公园。”

他认为,福康宁公园很适合成为与新加坡历史相关的户外课室,关键在于用巧妙的方法把各个年代的历史串联成完整的故事。“保留遗址是第一步,营造良好的走访体验,鼓励公众去了解遗址背后的故事更重要。”

陈有利提议,除了设立导览路标、解说板等,当局也可考虑为福康宁公园的各个地标制作数码导览。

导游:配上解说 香料园会更有趣

从事导游工作超过20年的林荣华(55岁)受访时说:“福康宁公园有不少富有历史意义的遗址,但这些地点目前讲述的新加坡故事比较零散,若没有内行的导游讲解,普通访客简单走一圈收获有限。”

他举例说,福康宁公园的香料园种有各种各样本区域的香料,它们曾经在香料贸易中扮演重要角色,关系到新加坡和东南亚早年的经济发展,假如能配上适当的介绍和解说,香料园其实就是一个让访客了解新加坡历史的有趣平台。

林荣华也指出,福康宁公园与其他景点相比,在配备设施上有很多欠缺,例如山上遮阳避雨的地方很少,厕所也比较难找。

他说:“福康宁公园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好好走一圈至少要一两个小时,要是公园局在改进过程中也能增设这方面的硬件设施,也会给访客带来更好的游览体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