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领导人须避免短视 尚达曼:让政治回归中道

尚达曼指出,欧美等发达国家极端左右翼政党为了短期政治利益而不对人民说实话,一些像医疗与养老金制度明显存在无法持续的缺陷,也没有得到正视,这些例子都一再体现在许多国家,政治本身就必须改变,中道政治需要获得重振与更新。

政治民粹主义的崛起不是必然趋势,若要解决世界当前面对的重大挑战,就必须阻止这股思潮蔓延,提倡诚实的政治,重视能够提供长期解决方案的领导人,让政治“回归中道”。

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指出,欧美等发达国家极端左右翼政党为了短期政治利益而不对人民说实话,一些像医疗与养老金制度明显存在无法持续的缺陷,也没有得到正视,这些例子都一再体现在许多国家,政治本身就必须改变,中道政治(politics of the centre)需要获得重振与更新。

他说:“在政治的世界里,诚信必须重新获得重视。领导人也需要有长期思维,因为不管是改善社会流动性、推动城市更新或提升人民技能,要解决这些重大挑战,都需要跨越好几个选举后才能看到成果的长期方案。”

尚达曼昨早在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与美国《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和国际公共事务学院(APSIA)联办的论坛上,向出席论坛的各国公共事务学院院长、学者、学生与公众发表主旨演讲,提出他对近来美国总统选举与英国脱欧等重大事件的观察与观点。

例如,他指出,尽管人们一般将保护主义浪潮与新浮现的社会问题归咎于科技与全球化的冲击,但他认为眼前真正的挑战不是全球化趋势,也非科技发展的破坏力量,而是政府与社会是否能对此做出有效应对。

尚达曼解释说,这是因为全球化和科技发展对不同社会造成的影响不同,像瑞典与新加坡在确保社会中低阶层薪资増长方面仍做得不错。“国内政策的应对一直以来都起着关键性作用,将来也仍然重要。”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与英国人民在公投中选择脱离欧盟等事件让世界震惊,但尚达曼认为,社会改变的迹象早已浮现,只不过这些趋势之前还未反映在政治层面上。

尚达曼提到普遍影响各个发达国家的趋势,即代际流动与社会流动变缓、社会团结感削弱以及人民对政府的信任降低这四个问题。

谈到代际流动与社会流动变缓这两个问题,尚达曼指出,这不只反映在数据上,人们如今也普遍意识到自己要攀爬社会阶梯的可能性比以前低,也不认为自己的生活会比父母辈好,而这种流动性的丧失将影响他们的思考方式和对未来的憧憬。

在政治方面,不论是99%的人民大众与1%少数精英之间的贫富之战,或是城乡差距扩大的趋势,尚达曼指出,这些都同样显示如今社会团结感已逐渐削弱,社会对立变得明显。

另外,他也指出,政治“本身就是一股力量”,尤其在社交媒体的放大下,政治的两级分化也让观点变得两极化,而这种极端的辩论无法改变现状,也解决不了问题。

他认为,要真正解决问题,关键在于“更新”(regeneration),除了中间政治的更新,也包括城市的更新,以及人民在不同事业阶段的更新。他指出,这些依赖的是市政府的有效领导、大学学府和培训机构与雇主的紧密合作,以及公共教育制度的调整与改革。

他说:“我选择用regeneration一字而非redistribution(指资源的重新分配),是因为两者是不同的。当然,重新分配还是重要的……但它不是问题的核心,仅仅这么做也无法让人们对未来产生希望。”

热词 :

尚达曼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