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于国内

2017年的首场国会辩论,没有精彩的舌战和交锋,也没有妙语如珠的演讲,不过对于坐在记者席上的我而言,倒是格外发人深省。

首先是错综复杂的地域政治环境中,小国面对不由自主的艰难处境,应该如何做好平衡,寻找前进的道路。

新加坡武装部队的装甲运兵车遭香港海关扣留事件,不出意外成为口头询问环节最受关注的课题。反对党议员刘程强(阿裕尼集选区)和官委议员谢邕邕问得很直接:这起事件是否凸显崛起中的大国欺负小国?外交部凭什么假定香港海关这么做不是因为背后有中国指使?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