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鱼生鱼料理禁售一年多 小贩纷停卖传统“鱼生”

受访摊贩表示,顾客已习惯吃用西刀鱼做出来的生鱼片,三文鱼的口感很不一样。不卖生鱼料理后,摊贩的生意大不如前。

国家环境局禁止零售食肆售卖淡水鱼生鱼料理已超过一年,受访小贩中心粥品摊主表示,他们虽能申请改用深海鱼做生鱼料理,但其口感和味道不佳,因此早已放弃售卖这道传统佳肴。

根据环境局网站,本地小贩中心、咖啡店、食堂和食阁中,获准售卖深海鱼生鱼料理的摊贩共有12个,受批准采用的鱼类都是三文鱼。

前年本地发生多起与食用中式生鱼片料理有关的B族链球菌(Group B streptococcus,简称GBS)感染病例,环境局于前年12月5日扩大停售令,无限期禁止所有零售食肆售卖淡水鱼生鱼料理,业者今后只能采用深海鱼类制作生鱼片。

小贩摊位、食阁、咖啡店及自助餐供应商只能在确保食材处理符合当局规定,并获得当局批准后,才能够售卖深海鱼生鱼片料理。

卫生部提供给《联合早报》的数据显示,2016年1月至10月间,该部门接获通报的GBS感染病例每周少于五起,在历史基线(historical baseline)范围,比2015年上半年的每周九起至十起病例来得少。不过,这些GBS病例并非食用淡水鱼引发的。

有摊贩生意跌八成

记者昨天走访牛车水大厦熟食中心和麦士威熟食中心时,受访摊贩都表示,早已放弃售卖生鱼料理。

九记粥品摊主林秀龙(70岁)说,环境局下禁令后,生意就跌了约八成。“顾客喜欢吃粥配鱼生,没了鱼生,很多人也都不来吃粥了。”

他告诉记者,顾客已习惯吃用西刀鱼做出来的生鱼片,改用三文鱼,口感会不一样。

林秀龙说:“我们是中式料理,不是日式料理,用的配料和三文鱼不搭。既然找不到获批准的西刀鱼供应商,我们就干脆不卖鱼生了。”

叶莲芳(83岁)售卖粥品和生鱼料理已有30多年。她说,过去一年,摊位生意虽逐渐好转,但收入已不如从前。

“顾客以往都会买一碗粥和一碟鱼生,每人每次花费约五六元,现在只买粥,我们的收入当然受影响。”

她说:“如果要继续卖鱼生,就得花钱重新整修摊位,才有可能达到标准,我年纪大了,孩子也不想继承生意,所以还是选择放弃卖鱼生。再说,如果用三文鱼,成本高,我们也要卖得比较贵,哪里还有顾客想吃呢?”

真真粥品摊主龚运真(60岁)说:“发生GBS感染病例后,人心惶惶,顾客甚至避免吃鱼粥,改吃皮蛋粥或鸡粥。现在情况慢慢好转,但收入还是跌了至少20%。以往每天可卖四五十公斤的松鱼,现在只能卖出10多公斤至20多公斤。”

农粮兽医局发言人答复本报询问时说,基于公共卫生风险,本地禁止售卖淡水鱼生鱼料理。他也指出,当局进行严格检查,确保供应链的冷藏链管理(cold chain management)没出现疏忽,并也对进口的即食深海鱼货进行检测,不达标的都不允许售卖。

发言人说,目前获准提供即食生鱼的供应商有21家,比去年1月多了七家。若有食肆提交售卖深海鱼生鱼料理的申请,农粮局和环境局将一同进行审核工作。

食客虽觉得可惜但能谅解

食客王振森(69岁,退休者)说:“以前我很喜欢吃鱼生,几乎每个月都会吃两三次。现在摊主都不卖了,我当然觉得可惜,但也没办法。既然有卫生风险,不吃还是比较安全。”

温锦福(70岁,退休者)说:“以往每次到牛车水大厦熟食中心,就会点鱼头粥和鱼生。现在没了鱼生,只能吃粥。作为老顾客,我也能了解摊主的无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小贩纷停卖传统“鱼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