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跟访支援处职员 看他们街头扶贫让老有所依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的贫困及庇护支援处工作人员,会根据公众反馈的行乞行为,展开巡逻和调查,将有需要的流浪者送往福利所,并跟进他们的情况。记者上个月就随支援处工作人员到数个地点,了解他们的工作。

平日的一个下午,一名60多岁的老伯蹲坐在中峇鲁地铁站的地下行人道,向公众兜售纸巾。

在执行任务的李佳鸿上前表明身份后询问老伯的生活状况。老伯表示要赚钱买香烟,家里没有水电,但当李佳鸿要介绍社工给他时,这名住在红山一带租赁组屋的老伯却婉拒了。

李佳鸿只好尊重老伯的决定,询问后推测对方是公共援助金的受惠者。他记下老伯的身份证号码和住址等资料,以便同事跟进。

李佳鸿是社会及家庭发展部的贫困及庇护支援处(Destitute and Shelter Support Branch)工作人员。这个部门会根据公众反馈的行乞行为,展开巡逻和调查,将有需要的流浪者送往福利所,并跟进他们的情况,以协助他们重返社会。

记者上个月随支援处工作人员到乌节路的地下行人道、淡滨尼、亚拉街(Arab Street)等地点,了解他们的工作。这些地点是根据当局之前几天接获的反馈而定,由于行乞者没有固定行踪,工作人员到场时未必有所获,采访当天就没有发现公众所通报的乞丐。

为了不影响日后的巡逻工作,《联合早报》不能刊登会曝光工作人员身份的照片。

虽然售卖纸巾的小贩不是支援处的主要追踪对象,但工作人员一般还是会根据情况上前了解,以便提供必要的援助。一些纸巾小贩获国家环境局的执照,在接受经济援助并有住宿。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发言人答复本报询问时指出:“当局在2015年调查83名乞丐,其中66名是本地人。大多数是男性,年龄介于50来岁至60来岁。被调查的本地乞丐,24人送往福利所入住,其余则回到家人身边。”

根据贫困者法令,行乞在我国是违法的。行乞者若没有住处或维持生活的能力,当局可将他送往福利所。

被发现贫困者 大多是满60岁年长者

我国共有12个政府指定的福利所收留贫困者,包括武吉巴督养老院、柏兰夷村(Pelangi Village)、德教慈善院、回教传教协会安老院等。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发言人说:“住在福利所的居民中有540人是支援处工作人员巡逻时发现,之后送往福利所的,他们大多是满60岁的年长者。”

截至去年第三季,福利所的住户有1275名年满60岁者,大约四成是支援处工作人员发现后,安排入住的。

即使安排行乞者住在福利所,支援处的最终目标还是尽可能协助他们重回社区。

李佳鸿说:“他们大多面对住屋问题,有些与家人的关系欠佳,有些则有健康或精神方面的问题,我们会根据情况安排支援,并联系他们的家人。”

截至去年11月,当局安排住进福利所的住户中,有两成已离开福利所,重返社区生活。

个案一:因家中经济困难行乞 获当局提高援助款额

50来岁男子阿里(化名)在宗教场所行乞被调查,他育有五名孩子,因家里出现经济问题而行乞。

支援处发现,他是不同社区机构的受惠者,于是同这些机构联系,并为这家人提高经济援助款额。阿里目前与家人生活,支援处也继续跟进这家人的情况。

个案二:妇女曾露宿街头 受援助重返社区

陈女士(50来岁)前年因露宿街头被支援处发现后入住福利所。

她通过社会服务中心获得暂时的经济援助,支援处也协助她找到工作,同时在单身者联合住房计划下申请租赁组屋。

她领取组屋钥匙后,定期获准离开福利所,到组屋区生活以适应环境。去年,她正式离开福利所,重返社区。

点击阅读:当局过去三年接获更多行乞活动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记者跟访支援处职员 看他们街头扶贫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