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善高:水费将调高以保障水供

马善高强调,政府提高水费,是为了确保供水的可持续性,同时应付包括建造新的新生水厂及海水淡化厂等的费用及水厂日益增加的营运成本。水费调涨细节将在财政预算声明中提出。

为长期保障本地水供不断,我国近年来大力投资水务建设,包括建造新的新生水厂及海水淡化厂等,使得运作和维修成本跟着上升。政府因此决定上调自来水售价,以确保供水的可持续性,调整的细节将在本月20日的财政预算声明中提出。

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昨早到坐落大士的第三座海水淡化厂视察建造工程进度。他透露消息时强调,为了应付日益上涨的用水需求,并确保我国水供不受持久干旱天气影响而出现短缺,公用事业局有必要继续大力投资水务建设,包括建造新的新生水厂及海水淡化厂等。这使得政府必须提高水费,以确保设施长期营运稳定。

他说:“导致成本上涨的不仅是新水厂的建造,随着国家逐渐城市化,我们须开挖更深的地道来铺设水管,同时翻新旧水厂和输水管,这些都将加重营运成本。”

马善高指出,通过水务设施如海水淡化厂和新生水厂等寻找新的水源至关重要。他举例,2014年旱季持续时,我国因有两座海水淡化厂和新生水供应,蓄水池水位才得以维持在良好水平。

他说,政府因此须正确地为用水标价,以避免水供因过度依赖天气而导致供给不稳定。

水价17年没调整

“我们过去17年不曾调整水价,水价目前过低(underpriced),因此是时候调整。很多国家不设定正确水价,结果无法收回部分开支以建造新水厂或维修现有水厂,最终造成水供问题。我们不希望这个情形在本地出现。”

我国自来水价格自2000年7月后维持不变,以家庭用户来说,用水量少过每月40立方米,须缴交的水费是每立方米1.17元;耗水税是水费的30%。用水量超过每月40立方米的用户,须付较高的水费,每立方米要1.40元;耗水税则调高至水费的45%。

马善高没有说明此次水费将上调的幅度,只表明细节会在本月20日的政府财政预算案中公布。他说:“自来水售价必须平衡水厂运作的可持续性,包括水厂内化学液体、人力等运营成本,以及反映水源的珍贵。”

我国大部分生水从马来西亚进口或来自国内的蓄水池,其余用水依靠已投入运作的两座海水淡化厂及五座新生水厂的供应。公用事业局预计,到2061年柔佛水供合约结束时,我国85%的水供将来自新生水和淡化海水。

学者:须调高至少三分之一

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温思敏讲座教授黄有光受访时说,可以理解政府此次上调水费的必要。“多数国家一般不会把水价标得比成本价更高。政府17年前若以这个原则为自来水标价,17年后所有相关费用都大幅上涨,唯独售价不变,其成本压力实际上非常庞大。”

黄有光指出,海水淡化和生产新生水的成本近年来有所下降,但仍是蓄水池和从马来西亚进口的生水的一两倍,之前则要贵上四五倍。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教授毕斯瓦(Asit K. Biswas)说,调高水费或能起警惕作用,促使国人节省用水。他指出,每名新加坡人的日用水量达150公升,比许多发展城市高不少。

问及水费应上调多少才能改善水供可持续性,并鼓励人们节省用水,他说:“以过去17年的通货膨胀率及相关成本升幅计算,自来水价格应提高约三分之一,公用局入不敷出的情况才能改善……不过,要让水价起警惕作用,我认为水价应翻倍,人们才能有意识地减少用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