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中蕴藏新机遇

财政部长王瑞杰
贸工部长(工业)易华仁
携手塑造未来

未来经济环境充满变数,随时可能刮起逆风,但每个危机中也可能存在新机遇。

由财政部长王瑞杰领导的未来经济委员会指出,亚洲区域中产阶级崛起和城市化,就会带来许多需求增长机遇。数码科技的迅速发展,也会颠覆现有行业,消除地理距离的阻隔,让企业更快打入海外市场。

新加坡必须为未来做好准备,重新拟定经济发展策略,以便捉住先机,把握亚洲市场的迅速发展。

王瑞杰昨天在发布《未来经济委员会报告》的记者会上说,自去年委员会着手探讨我国经济的未来方向以来,全球局势出现前所未有的变化。科技创新也加快变化速度。

他说:“我们基本上必须了解这些变化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它们虽会造成全球价值链变革、科技颠覆和反全球化的情绪等消极影响,但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很多积极影响。”

过去50多年,新加坡经历过多次顺境和逆境,仍能享有长期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国人收入大幅增加,生活素质也达到成熟经济体的水平,这是因为我国能顺应全球和国内的时势变化,不断重组国家经济结构。

自建国以来,新加坡进行过五次经济发展模式和转型过程,上一轮经济转型是在2010年展开,自经济战略委员会(Economic Strategies Committee)提出转型建议后,我国取得长足发展,整体实际生产力在2009年至2016年期间取得2.5%年增长,失业率维持在3%的低水平,实际薪金增幅达每年2.6%。

然而,在这个崭新年代,全球经济环境经历巨大结构性变化。全球增长持续疲弱,增长预计比上个10年来得低,生产力增长显得迟缓。全球价值链也在转变中,一些国家攀上价值链,包括中国在内的主要贸易国,则转向内需型经济体。

全球也进入技术变革时代,创新周期缩短,新技术可取代某些行业或改变工作性质,造成一些工作机会减少,与此同时创造了新工作机会。

更令人担忧的是,本土政治和经济保护主义在欧洲和美国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这股反全球化浪潮将危害国际贸易,给所有国家带来负面影响,特别是像新加坡这样一个开放型的小规模经济体。

我国要如何应对未来挑战,继续取得可持续增长?又须要做出哪些改变,以维持竞争力和顺应世界的发展趋势?

为此,负责为新加坡寻找下一阶段经济发展战略的未来经济委员会,建议通过七大策略来推动我国未来10年取得每年2%至3%的经济增长,打造下一个世代的新加坡。

对个人和企业,未来的新加坡具有什么意义?未来的新加坡城市是怎样的一道风景?未来的政府又如何带领国家前进?

委员会主要是提出经济转型方向和广泛战略,而非一个详细发展蓝图。这是因为我们很难确定将来哪些领域会取得良好增长,经济互动的本质也是广泛、复杂且变化莫测。所以,我们必须建立敏捷性和适应能力,以应对变化,把握新机遇。

——未来经济委员会联合主席

财政部长王瑞杰

在全球经济和科技方面都出现巨大变化,我们也看到某些地区的反全球化情绪涌现。在这个背景下,我们认为重要且一再强调的是保持新加坡开放,这包括开放的贸易、开放的投资环境、勇于尝试的环境,以及本区域和全球经济维持互通。我们相信这是确保新加坡继续为企业和国人创造机会的最可靠方法。

——未来经济委员会联合主席

贸工部长(工业)易华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