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德士公司探讨采用私召车计价法

康福德高考虑实行类似优步和Grab等私人召车服务的动态计费方式,包括取消令乘客混淆的各项附加费,改为按照需求收取浮动车资。得运也表示新的收费方式会与私人召车服务的收费相似。

德士车队规模最大的两家德士公司正探讨简化德士车资结构,包括实行类似私人召车服务的动态计费方式,以免流失更多乘客给私召车业者。

经营1万6700多辆德士的市场“龙头老大”康福德高探讨简化德士车资结构,考虑实行类似优步(Uber)和Grab等私人召车服务的动态计费(dynamic charging)方式,包括取消令乘客混淆的各项附加费,改为按照需求收取车费。

拥有约4600辆德士的得运(Trans-Cab)也已在上月底致函公共交通理事会,申请调整德士车资结构,以“更好地平衡供需”。得运受询时不愿透露详情,只表示新的收费方式会与私人召车服务的收费相似。

公交理事会昨天答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证实已收到得运的申请,该局正与陆路交通管理局联合进行评估。至于康福德高,理事会表示还未收到它的申请。

本地德士单是起程费就有接近10种,再加上以各种名目,在不同时段收取的附加费,让乘客感到非常混乱。多年来,坊间一直有发出划一起程费和简化各种收费的呼声。

德士车资早自1998年起就已解除管制。去年初,当局修订公共交通理事会法令,规定德士公司若要调整车资结构,须先征求公交理事会的批准。

面对私人召车服务的激烈竞争,去年德士的平均空置率攀升至6.2%,高于前年的4.2%;每名德士司机每月的平均净收入也比前年减少约6.2%。

为协助司机减轻租金负担,及改善德士租不出去的问题,得运和宝威(Premier)德士已从上月起先后削减车租。康福德高则推出不同的德士出租模式,包括让行驶里数较低的司机可支付较低租金;司机若同意为公司接载企业客户,可支付一半的车租或甚至免付租金等。

德士师傅协会执行顾问:将德士司机利益纳入考量

对于德士公司探讨实行动态计费方式,全国德士师傅协会执行顾问洪鼎基有所顾虑。

他受访时指出,消费者较能接受透明的计费方式,例如固定的附加费,如果完全按照动态计费,车资可能出现大幅调整,这会让消费者无所适从。

他认为,午夜德士和预召德士可继续收取附加费,这些额外收费一直以来都是吸引德士司机在需求较低的时段外出载客的动力,德士公司在简化车资结构时,应该也将德士司机的利益纳入考量。

新跃大学经济系高级讲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指出,选择私人召车服务的乘客,可在召车时通过手机应用预先掌握车资,若车资因需求提高而升高,可拒绝搭乘;然而德士可预召也可在街上载客,直接在街上截德士的乘客可如何事先预估车资?

在他看来,动态计费和现有收附加费的方式各有利弊,简化车资结构并加入动态计费或许是较好的做法,这可应付供给需求,乘客也可更好地掌握附加费。他建议德士公司区别在街上载客和预召德士的车资结构。

新加坡国立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李德纮博士说:“德士公司如果要和私人召车业者一样,在乘客召车时提供预估车资,德士公司势必要对车资结构以及附加费种类加以调整。”

他认为消费者对德士公司采取动态计费的做法会有很大反弹,德士公司应该不会贸然实行动态计费方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