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二战残酷生还者献身防卫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至今已近72年,但对于亲身经历过那段黑暗时代的人而言,时间并不能冲淡惨痛回忆,战火在他们生活中留下永恒的烙印。

今年是新加坡二战沦陷75周年,配合后天(15日)的“全面防卫日”,《联合早报》记者访问了两名本地二战生还者,让他们叙述战争对他们家庭的迫害。

两名受访者的父亲都是战争的受害者,他们与家人也亲身经历了战争的残酷,因此更珍惜新加坡现今的和平。

“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句励志的话,竟让黄宝财的父亲在二战时被日军逮捕,饱受牢狱之苦,之后也无法再照顾家人。

父亲被捕时,黄宝财(78岁)还不到三岁,他对当时的战乱记忆模糊,只能通过母亲得知事情经过。

他们一家人当时在马来西亚的雪兰莪州居住,日军入侵后,村里的反日份子要村民出钱出力抗日,黄宝财的父亲因此答应帮他们分派反日传单。

“但他后来误信了一名会讲广东话的日本卧底警察,结果被捕,关到吉隆坡的监狱里。”

为了接近父亲,黄宝财一家搬到吉隆坡,但他们却始终没有机会探监。

“二战结束后,我父亲也被释放。他瘦得不成人样,而且可能因为不堪折磨,出狱后完全失去工作能力,再也无法照顾我们。”

除了生活艰辛,黄宝财也记得二战时常要在防空洞躲避飞机轰炸,也曾在街上看到日军斩下的头颅。

“日本兵非常残暴,为了避开他们,我已成年的姐姐们还得躲在屋顶的夹板上,我上街时也必须装扮成小女孩。”

为防卫和平稳定 1960年加入志愿军团

黄宝财成年后来到新加坡工作,并在1960年加入新加坡志愿军团(Singapore Volunteer Corps,简称SVC)。

由于记得在战争中曾遭敌军欺压,黄宝财在志愿军团中格外卖力。他在1964年镇压种族暴动及1965年“马印对抗” (Konfrontasi)的行动中都担任排长(platoon commander),之后还擢升为军官。

他说:“我母亲受二战影响,不支持我当志愿军人。但我后来用花木兰、穆桂英和岳飞等爱国战士的故事说服了她。”

为了教育年轻一代保家卫国的重要性,黄宝财退休后加入了“献身防卫大使计划”(Commitment to Defence Ambassadors Programme),在各种交流会上与学生和现役军人分享历史事迹、以往的军事任务以及个人经历等。

二战的历史告诉我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应时时都做好准备以捍卫国土。日本兵非常残暴,为了避开他们,我已成年的姐姐们还得躲在屋顶的夹板上,我上街时也必须装扮成小女孩。——黄宝财

15320421694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