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RE建议 放宽单亲家长组屋政策

国家发展部回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表示,该部门会依据个别案例酌情处理,以灵活的方式帮助单亲家长,包括未婚家长,解决她们的住屋需求。国家发展部会在检讨政策时,将AWARE的调查结果纳入考量。

妇女离婚后带着四名儿女相依为命,十多年来居无定所。六年前,她终于存够钱和大儿子联名购买了四房式组屋,让孩子们有个稳定的家。

祖碧(假名,54岁,顾问)近20年前和丈夫离婚后,结婚时购买的组屋就转到她一人名下,由她供房。

她受访时说,当时月入2400元的她根本无法负担每个月千多元的房贷和四个孩子的生活费,因此最终忍痛把组屋卖掉。

之后,因为相关条例和经济状况不允许,她十多年来时而寄人篱下,时而住在租赁组屋。

她后来存够钱,和大儿子联名购买了位于义顺的四房式预售组屋,两年前终于和子女迁入新组屋单位。她说:“以前住在租赁组屋时,不时有人打架,我很担心孩子安危。有了稳定的住所,我才有力气去专注做其他事情,例如工作。”

为了更加了解像祖碧一样的单亲家长面临的住屋挑战,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AWARE)早前针对相关课题进行了一项调查,过程中与55名单亲妈妈进行访谈。

调查结果显示,有95%单亲妈妈在寻找组屋的过程中面对挑战,当中有48%在寻求议员协助后,仍无法找到可落脚的组屋。

建屋发展局现有条例显示,申请租赁租屋的人每月住户总收入(total household gross income)不得超过1500元;刚卖掉自己名下组屋的人也不能在交易后的30个月内申请成为租赁组屋住户。

从四个方面提出16项建议

初步了解到这些条例或让寻找住屋的单亲家长面对挑战,AWARE完成调查后向相关政府机构从四个方面提出16项建议。

这四个方面包括放宽单亲家长申请租赁组屋时需遵守的条例及改善租赁组屋的居住环境、放宽单亲家长需遵守的拥屋条例、改善单亲家长申购组屋的过程以及简化售卖结婚时所购买组屋(matrimonial flat)的程序。

AWARE倡导与研究主管陈思认为,不论家庭结构为何,大家都需要像样的房子,而住屋情况对家庭生活和社会流动性都会造成重大影响,因此协会提呈建议是希望能减少单亲家长找房子时面对的挑战。

被问及对AWARE提呈的建议有何看法,国家发展部回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表示,该部门意识到单亲家庭面对的艰难情况,特别是在离婚或丧偶后的过渡期。

因此,该部门推出预售组屋时,会给予离婚或守寡,并育有16岁及以下孩子的家长优先权,透过第二次购屋者援助计划(离异/丧偶家长),让她们购买非成熟市镇的二房式或三房式单位。

单亲家长在等候预售组屋完工的过程中也有望在育儿短期住屋计划下租下单位,或居住在短期租赁组屋内。

然而,国家发展部也意识到,实施的政策可能无法解决人民所面临的所有状况。因此,该部门会依据个别案例酌情处理,以灵活的方式帮助单亲家长,包括未婚家长,解决她们的住屋需求。

国家发展部会在检讨政策时,将AWARE的调查结果纳入考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