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澜:艺术家虽有权自由表达 但反映人性者更受尊敬

中国知名媒体人杨澜说,每位艺术家都有自由表达个人观点的权利,但有的艺术家在全球获得更多尊敬,因为他们反映人性问题,而不仅触及政治性问题。

杨澜昨天出席新加坡国际妇女论坛其中一场围绕“异中求同:文化,语言与艺术影响”主题的讨论会上,以英语回答与会者提问时,作出上述表述。该名与会者以中国行为艺术家艾未未为例,询问有关艺术性的自由表达权问题。

60岁的艾未未是中国已故知名诗人艾青的儿子,除了艺术创作,也曾经活跃于中国网络舆论,针砭时弊并声援异见人士。

杨澜在回应中,大量引述另一位中国艺术家蔡国强的谈话。与艾未未同龄的蔡国强出生于福建泉州,是国际知名爆破艺术家,目前在美国纽约定居。

杨澜说,她之前采访过蔡国强,对方提出一个引人深思的问题:当我们找到一个敌人来对抗时,那是艺术性或政治性的表达?当你失去敌人时,你还能否为世界作出贡献?

杨澜说,蔡国强讲述的是上世纪9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状况。当时,具有政治性表达意涵的作品深受西方收藏者欢迎,许多中国年轻艺术家都朝那个方向发展,因为那类作品更受西方赏识,也更容易找买主。

不过,蔡国强提出了一个问题:以人性为主题的作品是否比具政治性争议的作品更加历久不衰? 杨澜认为,两种表达方式都对,每个艺术家都有自由表达个人观点的权利,但有的艺术家在全球获得更多尊敬与认可,也更受欢迎,因为他们思索并反映人性问题,不仅仅触及政治性问题。

同场其他嘉宾为本地知名小说家玫若(Meira Chand)、耶鲁—国大学院执行副校长(学术事务)陈大荣教授和新加坡女设计师素娟。主持人为外交部巡回大使陈庆珠。

在同一问题上,陈大荣认为,关键在于艺术性表达背后的意图是什么?纯粹是为煽动仇恨和制造问题,又或希望挑战极限,刺激人们做深入思考?陈大荣说,如果是一个好的艺术家,他的真正用意是创造一件能够反映现实的作品,哪怕这个现实让人不舒服,也应当让他创作。

陈大荣也表示,回顾世界史,艺术很少能完全政治中立,它经常被极权政体当作政治工具,用于宣传某种意识形态,或诋毁可能对政权构成威胁的群体。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