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甲车被香港扣留事件 双方谨慎处理结果令人满意

英国广播公司●专访李总理

英国广播公司主持人赛克指新中关系“遇上一些大问题”时,李显龙总理指出:“我不会说我们遇上大问题,我们是面对一些问题和事件,军车是一起在两国之间发生的事件,而我们必须加以处理。”

新加坡和中国谨慎处理新加坡九辆泰莱斯轮式装甲运兵车及其装备遭香港扣留的“敏感事件”,并达致令人满意的结果。

在回应英国广播公司(BBC)“Hardtalk”(唇枪舌剑)节目主持人赛克(Stephen Sackur)以新加坡武装部队泰莱斯(Terrex)被扣留两个月的事件为例,说明新中关系“遇上一些大问题”时,李显龙总理指出:“我不会说我们遇上大问题,我们是面对一些问题和事件,军车是一起在两国之间发生的事件,而我们必须加以处理。”

由商业船运公司APL负责运送的九部装甲车及装备,去年11月21日在台湾举行例常海外军训后启程运送回国。这批军备两天后停靠香港葵涌货柜码头时,被当地海关人员查扣。

当时就事件回应媒体询问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一再强调,香港特区政府会按照相关的法律法规处理事件。我国则多次表示新中关系,以及新加坡同香港或台湾的互动,都以“一个中国”政策为基础。

赛克要求李总理评估中国和美国关系恶化的可能性,李总理坦言作为这两个国家的朋友,如果美中关系遭遇很大困难,我国的处境也更困难,因为那时“我们将被迫选择要与美国或中国交朋友。”

我国乐于与英国达成双边贸易协定

英国脱离欧盟将削弱欧盟,但此举是否会强化英国仍是未知数。

李显龙总理接受赛克访问时说:“从我们的观点来看,我们认为英国脱欧削弱了欧盟,但我们不确定这么做是否会强化英国。英国可继续存活,你们不会在欧盟以外挨饿,但那是你们门前的庞大市场,你们不能避免与它做生意。如果你们不能影响它,那你们或许也没能加深对世界的影响。”

英国外交部长约翰逊近日表示,世界不从英国是欧盟成员国的角度评估英国,而是尊重英国自身的力量,李总理没有正面回答是否赞同这个说法。

“我只会说,新加坡是个小国,我们尝试在世界舞台上摸索。成为亚细安这个区域组织的一员,我们认为这是有用的,而事实上也是必要的。亚细安没有像欧盟那么远大的志向,亚细安不以形成政治联盟或取得全面经济融合为目标。但它是让我们能够在世界上,发挥稍微多一点儿影响力的救生筏。”

他也说,新英目前虽没就双边贸易协定的相关事宜展开谈判,但一旦英国准备就绪,我国非常乐于这么做。

他也相信许多国家都会愿意与英国达成贸易协定。

新加坡言论媒体不自由?可登录世界任何网站

英国亲欧盟的自由民主党党魁法隆(Tim Farron)不久前说,如果英国要与新加坡达成贸易协定,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必须要求新加坡重视言论和媒体自由,赛克询问李总理对此论点的反应。

李总理说:“我不会自以为是地告诉你,你们的新闻理事会(Press Council)应该如何运作。那你为何要告诉我,应该如何管理我的国家?我们是完全开放的;我们的互联网连接是全世界最快速的之一;我们没有筑起城墙隔离互联网;你可以从新加坡登录世界的任何一个网站。请问限制何在?”

若英国政府果真把贸易协定与人权、新闻自由和示威权利挂钩,李总理将会如何应对?

李总理表示,须等到事情发生才能回应。

“看看美国人,他们不乏追求道德价值观、提倡民主、言论自由、女权、同性恋者权益的热忱,甚至是提倡跨性别者的权益,但不见得他们将这些加诸世界各地以及所有盟友……看看世界上最重要的石油出产国,他们赞同这些吗?他们是否受压?生意还是得做的。”

“这是个多样化的世界,没人拥有对道德或智慧的垄断权。除非我们接受这点,共同繁荣、合作,接受个中不同,包括价值观、人生观,甚至是人生目标的差异,不然就会困难重重。”

论民主与一党专政

李总理和赛克就新加坡的民主展开了一轮“唇枪舌剑”,以下是问答摘录:

:你对你们的民主感到自豪,但事实是,这里一直都是一党专政,就是你父亲创立和扮演中心角色的政党。多数西方国家的人会说,一个具活力(active)和成功的民主,应该存在可真的胜出的强大反对党。这方面新加坡并没有。

:我不会说这是一党专政,政府由一个政党组成,但新加坡有很多政党,选举时竞争非常激烈。

:国会的反对党议员还是区区几个,事实上你甚至还得立法确保他们占一定数量的议席,否则几乎不会有反对党议员。

:目前有六名当选的反对党议员,三名非选区议员,数目以后将增加到12人。这正是我们民主制度运行的结果,人民通过选票表明他们更希望人民行动党候选人当选国会议员。他们有信心行动党能组织政府并很好地执政,只要这样的情况持续,这个结果就反映在国会中。如果政府无法正常运作,或者有个国会议员不能执行职务,以致支持者失去信心,但我却再度让他上阵,那情况就会一夜间改变。这是开放的。

:就经济而言,你的国家是开放的,但它在其他方面并不开放。

:不能只因为选民选了我和我的政党,就表示我们不开放。

:事实是你有内部安全法令,允许在不提控或审讯的情况下就扣留人。

:我们近数十年来所扣留的都是恐怖分子和伊斯兰极端主义者。

:你也对一个10多岁的博客采取法律行动,以致人权主义者说你步上父亲的后尘,全面控制人民和压制反对的声音。

:如果这是个如此凄惨的地方,你不会来访问我,你会去做街头访问,而形形色色的人会对政府恶言相向,一些人会移民。但事实是,新加坡人很开心,他们选择了这个政府,我们竭尽所能治理这个国家。

就新中和美中关系对谈摘录:

:恕我直言,你的一些决策惹怒了中国,更何况在南中国海纠纷上,你决定支持国际仲裁庭判菲律宾胜诉,中国人觉得你出卖了友谊。

:不,我想你错误地套用了我的话,我没有强力支持仲裁庭的判决。我当初说的是,仲裁庭发表了有力声明(strong statement),两者是有差别的。

:让我们说清楚,仲裁庭是个受尊敬的国际法庭……

:不,我说的是仲裁庭发表了有力声明,中国人不接受该 声明,菲律宾人接受了。如果你看了判词,那是个措辞非常强烈的判词。

:在那起纠纷中,正义站在哪一边?中国人还是菲律宾人?

:我们不去判断具体主张。新加坡尊重法庭的关注(interest)。我们尊重国际法庭,法庭做出决定,这些决定可被仔细审查、检视和批评。在新加坡,我们关注的是航行自由、国际法,以及亚细安的团结和亚细安可发挥什么作用。

:区域紧张局势升温,特朗普谈到“美国为先”的政策,此时新加坡想必面对越来越多的困难。

:如果美中关系遭遇很大困难,我们的处境也更困难,因为那时我们将被迫选择要与美国或中国交朋友。

:这是你真正的担忧?

:这是真正的担忧,我们目前与两国为友。这不是说我们与任何一方都不存在问题,但整体而言我们是两国的朋友,而且关系状况良好。

:但解读种种迹象,你相信北京和华盛顿的关系会恶化吗?

:关系需要双方密切和持续的关注,中方肯定会这么做。至于美方,我希望他们会关注,因为美方要担心的问题还有很多——欧洲、中东、乌克兰和拉丁美洲。除非你把注意力放在这段关系,不论是双赢的部分还是有分歧的环节,关系都可出现问题。这不只是发出有力声明,而是必须经过深思熟虑,必须具说服力,并在一定程度上开放地与另一方沟通,培养战略性认识,更理想的是信任,但至少是战略性认识,这样才不会失算。

其他话题

对于这些事情,我们的社会没那么开放。某些态度虽已改变,但我相信今天若举行公投,(新加坡刑事法典)第377A节条文还是会获保留……就算我废除这个条文,也不会解决问题。你看看西方国家,英国在1960年代把同性恋除罪化,你们的态度显著改变,但至今同性婚姻仍具争议性。如今,同性恋婚姻在美国还是备受争议,就连法国巴黎,也曾出现反对同性恋婚姻的街头游行。——李总理谈会不会因子女或孙子女是同性恋者而废除新加坡刑事法典关于违反自然性行为的条文

我相信新加坡选民会选择一个好人,一个能够与他们产生共鸣、一个他们认同的人……可能是像尚达曼这样的一个人,但选民投票时会有许多考量。很少国家会说候选人的种族完全不会左右选情,即便是奥巴马先生……他当选后,许多反对的声音在一定程度上,都跟他不是白种人有关。——李总理谈新加坡能否接受非华族总理,如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ZBcom): 
李显龙总理:装甲车被扣事件 新中双方谨慎处理结果令人满意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