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瑞杰:水供建设投资远高于水费收入

为确保国人和企业能享有安全和清洁的水资源,政府和人民得共同负担成本,而政府在水供建设上的投资与拨款远比收入高。

财政部长王瑞杰昨天总结国会对新财政年政府财政政策的辩论时指出,公用事业局向用户收取的费用只足够应付运作开支,以及水务工程、输水管和用过的水回收厂等的折旧成本。

此外,公用局每年的盈余都会转入它的资本储备,以资助这些水厂和设备。该局在年报中已清楚说明这一点。

王瑞杰说,国人这几年在干旱期间还能享有不间断且高质量的食水,并非是“我们好命或与生俱来的权利”,相反是政府长期规划、不断创新和施行健全政策的结果。

将增加更多水供基础设施

未来五年,我国将增加更多的水供基础设施。除了公用局将做出的40亿元投资,王瑞杰透露,政府也将在污水处理网络建设上投入大量资源。这包括预计在2025年建成的深隧道阴沟系统,其成本超过40亿元。

与此同时,政府将在其他阴沟系统项目花费约30亿元,以加强水供的韧性。

但是他也说:“政府在这段期间征收的耗水税估计有16亿元,明显少于(上述)支出。换句话说,在为人民和企业保障安全和清洁水供时,政府得承担总成本的一部分。”

王瑞杰强调,水资源政策的重要基石是根据生产下一滴水的长期边际成本(long-term marginal cost)来制定水价,而下一滴水很可能来自新生水或海水淡化,这能确保用户省水,也让政府及时投资供水系统。

水费将上调30%引起国人热议,许多议员过去几天也在国会针对这个课题展开辩论。李显龙总理昨天在个人面簿留言说,水一直是事关国家安全的战略资源,因此水的定价须反映其重要性,让国人用水时意识到每一滴水都很珍贵。

他希望这场辩论能提醒国人水资源有多重要和珍贵,大家应协助省水,才能确保国家有足够水资源。

李总理:国人应正确看待水费上调

李总理也指出,国人应正确看待水费上调。他说:“许多家庭都会获得额外水电费回扣。一房式和两房式组屋家庭的水费都不会有任何净增。多数政府组屋水费的净增幅是每月2元到11元。四分之三企业水费每天增加少于1元(每月25元)。”

我国上一轮调整水价是2000年,距今已有一段时间。总理说,我国在这期间研发新生水,也投资设立海水淡化厂,后者成本与过去相比虽然已降低,但这项技术“依然昂贵”。“我们必须兴建更多新生水和海水淡化厂。因此生产水的成本增加了,水价也得相应提高。”

针对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有关水价上调时机的补充提问,王瑞杰答说,如果大家都认同明确的价格讯号是重要的,能让消费者知道资源的实际成本,进而采取行动减少浪费,那么涨价“永远不会有好时机”。

他认为,正确的事就应该去做,而尽早采取行动,往往意味着政府可以有能力推出必要的援助配套,缓解新措施可能带来的冲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