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突破宣道之家总干事梁西门 毒海施救以我为鉴

突破宣道之家位于有祥路尽头,环境恬静,适宜调整身心。
突破宣道之家健身空间实用至上,健身使命必达。
突破宣道之家庞大开支除了靠教会和信徒的爱心资助,也通过花圃与园艺、制作柚木家具等服务赚取维持费。
突破咖啡馆员工赖华忠(左起)、林利福和彭光荣,以新生命向曾经的同道中人伸出援手。
(站立左起)赖华忠、林利福和彭光荣,正在为到突破咖啡馆用餐的三名律师(坐着左起)蔡国祥、拉詹(Rajan Chettiar)和张艺婷服务。

实况报道

有祥路(Yew Siang Road)在巴西班让地铁站对面,路不长,不远的尽头就是突破宣道之家(Breakthrough Missions)——新生命开始的地方。

一些死硬派吸毒者,在这个非牟利机构里找到了信仰,体验生命有新光芒,照亮人生转个弯,远离毒品走在新生路上,伸出援手帮助他人脱离毒海。

突破宣道之家创始人之一兼总干事梁西门(64岁)今年迈入戒毒40年,他以过来人身份接受《联合早报》专访,

畅谈戒毒艰难、创设突破宣道之家初心,以及把“戒毒”做成事业、海外设“分行”等壮志。“突破”成员也坦荡荡分享他们的不堪回首,感恩现在。

梁西门小时住在陈笃生医院后面,3岁时父亲病逝,靠母亲拉扯长大。

他的三个哥哥全上英校,舅父说“通通是‘红毛派’不好,应该去华校”,结果妈妈把最年幼的他送去华校。

念小五时,无心向学的梁西门经常逃学,终于辍学。母亲经营咖啡店忙于生计,无暇管他。

小小年纪就“闯荡”江湖,梁西门15岁自组帮派,成为私会党小头目;厮杀、收保护费是家常便饭,16岁染上毒瘾,像是理所当然的事。

当年的他,嗜毒花样多,从吸大麻、服迷幻药、抽鸦片,到注射吗啡和海洛英,样样不缺。

1969年到1974年期间,他一共被捕三次,坐牢两次,曾在圣约翰岛和樟宜监狱服刑。

后来,几个同道陆续因吸毒暴毙。丧礼上,一次又一次亲眼看到他们的父母哭得呼天抢地,让他联想起自己的母亲,何尝不是为他流过无数的眼泪?这撼动了迷失方向的他,决心改过。

可是,吸毒容易戒毒难,后来的好几年,梁西门尝试了各种方法,还是徒劳无功。

1975年,他为了远离损友,到姨丈在樟宜的奎笼居住。毒瘾一发作,就跳海泡水,好让自己清醒,却没有成功。

他也尝试针灸、吃安眠药、喝烈酒等。十个月后,仍然戒毒失败。

1977年受新生兄弟启发 成功戒毒

1977年,梁西门在家注射海洛英时,一个道上的兄弟上门找他,改变了他的一生。

“那个兄弟曾是死硬派的吸毒者。见面时,我发现变成基督教徒的他,简直脱胎换骨成了另一个人,这大大重燃了我戒毒的希望。就是他带我进入‘希望之家’,改变了我的余生。”

梁西门完成六个月的疗程,成功戒了毒,但他自觉根基不稳,继续留下,待了足足三年。

有了信仰的他,积极向上。1980年结婚,与妻子李爱珍先后进入神学院修读神学课程。两人育有两个孩子,幼女还在念大学,当营运经理的长子已婚,给他添了个孙女。

1983年设立突破宣道之家

1983年7月,梁西门与几名前吸毒者本着协助吸毒者的使命,设立了基督教福音戒毒中途之家——突破宣道之家。

他们希望以过来人身份,协助吸毒者脱离罪恶和毒品的桎梏。

“突破”最早在樟宜租房,搬了几次,1999年“落户”有祥路的旧校舍,直到现在。

“突破”提供吸毒者免费住宿和餐食,更通过多个社会关怀福音企业,给予他们培训机会,为他们重返社会做好准备。

“突破”营造了一个无毒、无赌、无烟、无酒的环境,并在培训和辅导以外,加入大量的运动项目。

“一些人被这样的健康生活所吸引,意识到必须用新生活来取代旧生活,就会选择留下。”

突破戒毒成果获肯定 首家海外分行落户印尼

梁西门强调,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戒毒要按部就班,脚踏实地去做。

“学好三年,学坏三天。一些吸毒者因为根基不稳,容易走回老路。所以,要用三年的时间来打好根基,五年试根基,七年生根成长,之后才能开花结果。”

梁西门等人多年的付出获得当局认可。监狱部门视“突破”为关键的合作伙伴,每年送三四十名吸毒者到“突破”接受八个月的强制留宿培训计划。

突破宣道之家的工作,也获得印度尼西亚力宝集团(Lippo Group)总裁李白(James Riady)的支持。

2001年,李白在雅加达兴建可容纳百人的建筑物和泳池,连同1.2公顷(1万2000平方米)的土地,让“突破”免费使用。如今,李白是印尼突破宣道之家创办团主席。

除了印尼,“突破”的戒毒事业也扩展到加拿大、中国福清以及印度东北部曼尼普尔邦(Manipur)。这些海外“分行”,都一律使用“突破”的标志。

“突破”明年35年岁

梁西门不时到神学院或教会分享经验,一名来自印度的学生受到他的感召,回乡后设立了“突破”,帮助家乡无数的吸毒者。

梁西门说,联合国2013年统计数据显示,全球滥用毒品的人已达2亿4600万,每年因毒品暴毙者超过18万人。

“明年突破宣道之家将迈入第35年,我希望能将‘突破’带入七到10个国家,帮助更多吸毒者。”

资金方面,“突破”这些年来,靠教会和信徒的爱心资助,也通过所提供的各类服务,得以维持庞大的开支。

突破宣道之家提供的服务包括搬运、花圃与园艺、洗车打蜡、裱镜框和画框、烫金书本装订、脚底推拿,并且售卖铜雕木雕和烧烙画、柚木艺术家具,甚至在圣诞节售卖蜜汁火腿。

对“突破”社会关怀福音企业有兴趣者,可拨电联络(电话:6479 7734∕56),或亲临有祥路突破宣道之家查询。

咖啡馆有故事的人

国家法院对面的“突破咖啡馆”今年迈入第10个年头,顾客都知道,这家咖啡馆的员工态度谦和、服务至上,完全看不出他们以前是死硬派吸毒者。

咖啡馆的食物和服务水平口碑甚好,但自新的国家法院大厦工程两年多前动工以来,生意受到影响,但打理这家咖啡馆的梁西门坚决不停业。他说,咖啡馆是个让员工接触社群的平台,为日后融入社会做好准备。对员工而言,咖啡馆也是个生命的见证。

他说,咖啡馆的顾客包括法官、主控官、律师、嫌犯和他们的家属。“在那里开咖啡馆的最大目的,就是要随机提醒——我们再也不要进去法庭。”

突破宣道之家目前正在积极物色中央厨房,以便提供自助餐服务,为前吸毒者或释囚制造更多就业机会。

彭光荣:靠信仰改变生命

咖啡馆厨房员工彭光荣(56岁)因参加私会党、收保护费、吸毒等,五次进监狱,扣除刑期折扣,总共坐牢22年,鞭打38下。

他最后一次因贩毒而坐牢,216克毒品,海洛因纯度达13.18克,“差1.82克就判死刑了。”

彭光荣最终判坐牢23年兼鞭打15下,扣掉刑期折扣,关了15年半才获释。他在2007年10月17日出狱时,靠信仰努力改变生命。

他在咖啡馆工作,学习放下自己,多体谅和包容他人,与大伙儿一起成长。

林利福:朋友说我是新造的人

林利福(46岁)曾是私会党徒,被灌输“武力是解决问题的方法”的思想,十七八岁因吸毒等罪,进出监狱五六次。

2011年出狱时,监狱部门安排他到突破宣道之家,从此生命彻底改变。

林利福温文尔雅,很难想象他以前暴戾,使妻子非常惧怕他的样子。如今,他是两名小孩的好爸爸,妻子引以为傲的好丈夫。

在国家法院对面的这家咖啡馆服务,让他常有机会看到牢房旧友,有的来保释朋友,有的吃了一顿就准备进去坐牢了。旧友惊讶他的改变,说找不到他昔日的影子,像是新造的人。

受访时,林利福出示手机里一张旧照;少年十五二十时,20名党友的合照。他感慨地说:“这些人有一半不在了,不是被吊死,就是吸毒而死。”

赖华忠:从破坏社会到建设社会爱社会

赖华忠(76岁)是突破咖啡馆的元老。他在马来西亚居銮出生,父亲在他3岁时过世,自小由姑姑抚养。

14岁时他当咖啡仔,与流氓混杂,误入歧途,无恶不作。18岁被警方追捕,逃到新加坡后,继续捞偏门,还染上毒瘾,多次进出监狱。

赖华忠说,1983年他最后一次吸毒,罚款2000元,“我步出法庭就马上被捕,原来当局要送我回马国。”

他给扣押了数小时,奇迹般获释,继续居住本地。20多年前,他成为新加坡公民,在58岁时成为老新郎,与小一岁的教会姐妹结婚。

赖华忠现在充满喜乐,对社会赋予的一切尤其感恩。“我们以前破坏社会,现在应该建设社会,更爱社会。”

他在突破帮忙辅导吸毒者,“最高兴的是看到他们有改变,成家立业,不再进监狱。”

新生人说新生

林德兴:“突破”扶持了我

“突破”总务林德兴(49岁)已婚,有一对子女。他因吸毒,22岁时首次进监狱,后来再判监三次,总共坐牢七八年。

“1996年2月26日出狱那天是我的生日。我打给姐姐,她怕了我,叫我不要回家,否则报警。我无处可去,在电房睡了一晚,隔天摸到‘突破之家’,梁西门收留了我。

“在这里我什么都做,帮忙手工艺品、园艺和搬家部,也辅导前嗜毒者。

“我以前是烂泥巴,‘突破’扶持我,给了我新生命。我现在内心充满的喜乐和平安,是金钱买不到的。”

陈昊德:我知道什么叫做非常感恩

“突破”足部推拿师陈昊德(58岁)因误杀罪坐牢23年,2007年到“突破”求助。

“我来这里时,什么都没有。因为‘突破’,我考到三张足部推拿专科文凭,还进修神学课;现在无所缺,非常感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