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达曼:要维持工资增长须摆脱“双速经济”处境

要维持工人收入的持续增长,我国必须摆脱目前的“双速经济”处境。副总理兼社会及经济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提醒说,如果只有一些企业维持高速增长,而大部分企业在转型过程中不及时“换档”,驶上快车道,员工整体工资将陷入停滞,低薪工人尤其会受影响。

获颁职总最高荣誉

全国职工总会昨天在劳动节奖项颁奖礼上,将象征工运最高荣誉的荣誉奖章(Medal of Honour)颁发给尚达曼,肯定他长期以来对职工运动广泛与卓越的贡献。

配合奖章的颁发,职总周报(NTUC This Week)本周也刊载尚达曼的专访,访问于上个月11日进行。

尚达曼在专访中被问及他对我国经济与就业前景是否有担忧时,提到“双速经济”(two-speed economy)的概念。

他指出,维持工人收入增长是新加坡下来最主要的经济挑战,而要达到这个目标,各行业不应该排斥“颠覆性创新”所带来的转变,新加坡也必须“跨越目前双速经济的局限”。

他说:“创新不只对企业重要,它也能推动包容性增长。唯有这么做,我们才能确保大多数新加坡人的薪金持续增长,若做不到,薪金则会停滞,生活水平无法提高。”

热衷体育赛事的尚达曼以1968年墨西哥城奥林匹克运动会上,美国跳高选手福斯贝里用自创的背越式跳法(Fosbury Flop),打破大会纪录的事迹为例,阐述论点。

他说,福斯贝里那一跃颠覆比赛常规,选手过去习惯的剪式或俯卧式跳高一下被淘汰了,大家开始学起背越式跳法,也精益求精,结果30年后跳高纪录又再推高15厘米。

尚达曼认为,所有企业都必须像跳高选手一样,不断学习和模拟别人的做法,在基础上改进,尤其还在以低速档前进的企业更要这么做。

“这样一来,每一次创新不只是一家公司的大跃进,也会提升整个行业。”

所谓“双速经济”的格局在我国越来越清晰。尚达曼形容说,在快车道上的企业大多有出口与国际竞争能力,生产力维持在高水平,但有三分之一的企业还在低速车道上行驶,这些大多是国内产业,它们在适应改变时比较慢,生产力也较低。

尚达曼指出,双速经济会带来另一层问题,即员工工资的悬殊,在许多国家,面向国际的行业一般较能给予员工更好的薪金。

新跃社科大学应用研究中心主任陈奕光副教授指出,新加坡经济已达到发达水平,但过去几十年的增长态势显示,不同领域发展速度不尽相同,而这也扩大不同行业员工收入的距离。

他说:“随着科技发展速度加快,这问题近年更是加剧……一些员工在掌握新技能方面跟不上发展的步伐,他们的收入也直接受影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