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金涨生意额跌 芽笼士乃摊贩大呼吃不消

举办超过两周的芽笼士乃市集虽然人气旺盛,但一些摊主反映今年市集生意额比往年少两成,大叹生意难做。受访摊贩也表示,若今年生意额与大幅度上涨的租金“不成比例”,明年考虑放弃到该市集营业。

芽笼士乃市集从上月25日至本月24日斋戒月期间举行,设有超过900个熟食及零售摊位,自举办以来几乎每天人山人海,不少国内外访客都前来感受佳节气氛。虽然访客络绎不绝,但摊主在营业上面临更大的挑战,一些在该处摆摊多年的摊主向《联合早报》透露,今年为了为期五周的夜市,他们花了超过1万6000元才租下摊位,比往年多出约20%。

以1万2000元租下摊位卖马来食物的法里兹(30岁)是连续第三年到芽笼士乃市集做生意。除了在那里摆摊,他也到其他邻里夜市摆摊。由于生意不如往年,租金却大幅上涨,因此他考虑明年放弃在这个传统的开斋节市集营业。

他说:“这里人潮其实不是每天都一样好,同个地点的租金却从去年约7000元起到1万2000元,真令我吃不消。我在兀兰、淡滨尼及榜鹅等地方的夜市摆摊,租金不过5000元左右。希望有关当局介入,让租金受控制。如果租金继续涨,我会考虑放弃在这里摆摊。”

以3万2000元租下两个摊位卖泰式食品的蔡俊逸(52岁)则希望举办芽笼士乃市集的芽笼士乃公民咨询委员会改变招标模式,协助一些摊贩应付营业挑战。

租金提高或与竞标价上涨有关

他说:“这是我第四年在这里摆摊,从四年前每摊6000多元,到目前的1万6000元,对我来说负担沉重。希望芽龙士乃公民咨询委员会能改变或取消现有招标制度,否则按目前市场情况,我想租金会继续上涨。”

水涨船高的租金也令一些摊贩有意转让摊位。以1万2000元租下摊位卖影视光碟的何金龙(41岁)坦言,芽笼士乃市集租金高昂,加上买气薄弱,他逼不得已正在找人转让摊位。

他说:“我想以8000元让出去,不过现在行情要找人接手很难。这里卖熟食生意很好,不过零售摊很糟。像我这样卖产品的摊位生意越来越糟。我虽然继续以薄利多销的方式经营,但生意还是比去年掉了20%。”

受访摊主反映,租金提高相信与竞标者标价上涨有关。今年两个由芽笼士乃公民咨询委员会选出、获人民协会批准的得标者是Venture Trade Fair及Ability Trade Fair,前者以156万元得标,后者则交出179万元的标价。

Venture Trade Fair经理郑坤华向本报透露,由于打听到另两名竞标者将出价超过120万元,因此他才会把标价设为156万元。他还透露,由于市集摊位比去年多,加上预料有更多愿付高租金的年轻摊贩摆摊,才会促使竞标者“敢敢”以高价竞标。

他说:“大部分摊位由年轻人打理,他们不太关心租金,而是在乎产品是否能吸引人潮。今年我把摊位租金平均上调约3000元,获得5%到10%左右利润。”

Ability Trade Fair卓姓负责人在电访时指出,芽笼士乃市集租金上涨是历年来的“常态”。至于为何今年花179万元的高价竞标,他不愿多谈。

芽笼士乃公民咨询委员会主席黄彦臻答复本报时说,芽笼士乃市集的经营权投标多年来以“价高者得”的方式,让有意投标的业者竞标。他强调租金逐年上涨符合市场趋势,委员会无法干涉业者所开出的标价,或向个别摊主收取的租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