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穆根: 聘员工考量宗教种族 将会导致反效果

建立互信●严防自我激进化

尚穆根指出,类似辅警凯鲁自我激进化的事件,或许导致一些雇主在聘用雇员时,开始考虑其宗教或种族背景。但他强调,过去数次逮捕事件都是个别孤立事件。

当凯鲁在2015年加入翔鹰(AETOS)保安管理公司成为辅警时,因为没有明显迹象,相信雇主在筛选过程时,也无法侦查到他已自我激进化。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指出,类似凯鲁的事件,可能使一些人联想到种族课题,或许导致一些雇主在聘用员工时,开始考虑其宗教或种族背景。

尚穆根强调,过去已有数次逮捕事件,但都是个别的孤立事件。

“如果因(这类事件)而建议雇主开始用不同方式去甄选回教雇员人选,这将是大错特错的,而且会导致反效果。”

目前,提供辅警的公司有三家,包括翔鹰(AETOS)、策安保安机构(Certis CISCO)和新翔集团(SATS)。

尽管作出不少努力,辅警单位从2011年至今只招募到250名新加坡籍辅警。去年12月,《联合早报》独家报道,因新加坡人不愿加入辅警行列,策安保安机构转向台湾进行招聘。

新加坡警察部队后来发文告说,本地未来几年需要增加至少600名辅警,但有关单位越来越难聘请到新加坡人,因此转向台湾等地区招募人力。

根据尚穆根,凯鲁从工艺教育学院毕业后,打了几份散工,才成为翔鹰交通执法组的辅警。

他说,虽然新加坡籍辅警享受更优厚待遇,但相关机构因为找不到足够新加坡人填补空缺,只能到海外聘请,而他认为应该到不同地区寻找供应来源。

目前,本地有数千名来自马来西亚的辅警,但因为某些原因,我们无法获得更多马国方面的供应,“如果没有其他来源,我们将被卡住,所以我们转向台湾,如今也有了台湾来的辅警。”

尚穆根说,超过90%国人对警察部队有高度信心,而国人一般不会特别区分辅警和警察。

看到警察处理事务时,国人不会分辨他的种族,去联想与种族有关的课题,仅少数人会这么想。

他指出,类似凯鲁的事件,可能会让一些人想到种族,导致雇主聘员工时,考虑到他们的种族或宗教。但值得庆幸的是,在本地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的社会里,人人享有良好机会,国人大受裨益,能面对这些挑战。

此外,政府推出一些措施,对抗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散播的极端主义信息,比如,确保所有回教宗教师能正确引导学生的回教宗教师鉴定计划(Asatizah Recognition Scheme),也将在未来六到九个月内推出更多计划。

李显龙总理昨晚到东陵警署出席开斋饭会时指出,为确保各种族之间的互信关系不受影响,他下月起将与马来和回教社群领袖以及其他族群的社区领袖陆续展开闭门对话会,借此了解不同族群的顾虑,同时也提供保障,让他们了解大家都站在同一阵线,携手对抗恐怖主义威胁。

总理:须确保“伊斯兰恐惧症”不在本地生根

李总理强调:“恐怖主义不只关乎马来和回教社群,其他社群的应对方式也至关重要。”

他举例说,国外近日就发生非回教徒针对回教徒展开的袭击事件。“伊斯兰恐惧症”(Islamophobia)和恐怖主义一样不可容忍,因此政府也必须确保“伊斯兰恐惧症”不在本地生根。

尚穆根说,要对付小部分人的激进化思想,应确保主流社会加强关系。“我们的责任是去接触回教社群,确保他们继续感受到我们的紧密关系和凝聚力。”

他说:“我们已巩固那些关系,但回教社群,尤其是那些社区领袖和宗教领袖,也须确保回教徒也走入和参与我们的社区活动,强化关系。”

针对凯鲁的亲人和同事里扎尔知道他激进化,却没向当局通报,尚穆根说,情报机关不可能无所不知,家人有重大责任。

“他们理当前来(通报),才能帮到那人,也能帮到我们和国家,我们须吁请(他们)必要时采取行动。”

翔鹰也发文告说,它与当局全面合作,并寻求当局协助,教育员工自我激进化的危险,同时指示主管查看员工有否激进化迹象。

总理出席开斋饭会表达对执法人员支持

李显龙总理昨晚出席东陵警署的开斋饭会,以表达对本地执法人员的信任与支持。

活动昨晚6时许于东陵警署举行,共有200名东陵警署警员、翔鹰保安管理公司(AETOS)和策安保安机构(Certis CISCO)辅警、民防部队人员,以及中央肃毒局人员参与饭会。

李总理受访时说,AETOS辅警因自我激进化被捕的事件可能使国人对本地治安感到担忧,但他劝请国人不要一竹竿打翻全船人,对执法人员失去信心。

他说:“我希望通过参与开斋饭会,表达对内政团队人员的信任和支持……在AETOS辅警被捕事件后,各社群更加需要确保国人获得保障,并了解各社群都会一如往常地,并肩对抗恐怖主义威胁。”

回理会:社媒并非学习宗教恰当平台

新加坡回教理事会强调,社交媒体并非学习宗教的恰当平台,尤其是要了解穆斯林世界的复杂政治和武装战斗方面。

主管回教事务的通讯及新闻部长雅国博士也在面簿贴文中提到,两起新的自我激进化案例提醒了回教社群,“我们的青年急需帮助”。

内政部昨天发文告说,一名思想激进化而有意到叙利亚参加武装斗争的年轻辅警穆罕默德·凯鲁(24岁),本月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拘留。

凯鲁的同事莫哈末·里扎尔(36岁)则因为支持他的思想,并且没向当局和上级举报,从本月起受内安局发出的限制令(Restriction Order)约束,为期两年。

本月初,22岁的新加坡女子伊莎也因自我激进化,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拘留。

回理会说,在凯鲁和伊莎的案例中,两人都是通过社交媒体自我激进化。更令人不安的是,凯鲁的同事得知他的想法后,不但没有举报,反倒鼓励他,导致凯鲁胆子越变越大。

回理会指出,社交媒体并非取得宗教知识的恰当平台。“回教徒透过互联网接触到这些激进组织和极端分子所宣扬的教义时,会误以为他们参与这类武装战斗是在履行宗教义务。”

回理会重申,协助亲人远离激进化的最佳办法是在发现不妥时,及早向有关当局举报,让亲人接受所需的帮助。

雅国也表示,新案例再次凸显家长、宗教导师和社会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我们不能轻视激进化所带来的威胁,全然认为一个人能自己戒掉(这种想法)。”

卫生部兼内政部政务次长安宁·阿敏也在面簿谴责凯鲁和里扎尔的行为,认为他们的所作所为让制服团队蒙羞,对不起国家和社会。

佛教总会会长广品法师受访时说:“长期以来,本地各种族都互相合作,一起游戏、交谈、参与对方的节庆等,建立起友情和信任,因此这些独立事件不会动摇我们的互信与和谐。”

道教总会会长陈添来也提到,凯鲁和里扎尔的行为并不代表回教群体,并不会影响各种族之间的友谊和关系。

谈及各宗教之间如何能一起努力,避免极端主义渗透进我国社群中,基督教全国教会理事会秘书魏丰年说,各宗教组织可呼吁成员不要发表任何具敌意的说词或仇恨言论,尤其是在社交媒体上,因为这会造成不良的猜疑和反回教徒的情绪。

回理会说,他们正在发展本地回教宗教师(asatizah)的能力,让他们能在社交媒体上与我国回教徒沟通。“我们希望让适用于新加坡的社会宗教内容布满社交媒体,否定那些误导凯鲁和里扎尔的危险内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477458701001